辛亥革命洪流中的台港澳 (潘漢唐 演講、蘇 熙 整理)

  以大歷史的角度觀之,辛亥革命運動包括了一八九四年興中會成立所領導的兩次革命,以及一九〇五年同盟會成立之後所領導的八次革命,甚至包括蔡元培、章太炎等人領導的光復會及黃興領導的華興會等一系列大時代運動,直到一九一一年陰曆八月九日、陽曆十月十日、辛亥雙十武昌起義,終於成功而開花結果。辛亥「全球化」革命的歷史意義  我們先來回顧近二百年來中國的命運與歷史。在辛亥革命前中國曾遭遇鴉片戰爭、英法聯軍、中法戰爭、甲午戰爭及八國聯軍等多次戰役,並簽訂無數次不平等條約。這是中國的恥辱嗎?也許,但我認為這更加是英、法、美國等列強的恥辱。在加爾各答有很多倉庫是當年用來儲存鴉片,由東印度公司將之運送到香港再轉口至廣州;以國家之力販毒,荼害無數中華大地上的生靈,在英國歷史上卻稱之為「貿易戰爭」,對照西方及中國的近代史,實為一大諷刺。  從大歷史來看,辛亥革命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全球化」的革命。另外,我要強調的是它是全民革命,是全世界華人的革命,也是知識分子領導的平民革命,而並非是所謂的「資產階級革命」。辛亥革命之前幾個西方國家的革命,其範圍是非常小的。追溯一七七六年美國獨立戰爭的範圍只限於美東;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戰場僅及部分法國領土,並集中在巴黎,最後人民進攻巴士底監獄而一舉成功;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只限於俄國西部。  從宏觀意義而言,參與支持辛亥革命者不只在國內,甚至跨越亞、歐、美各洲。孫中山去過美國七次,歐洲也去了幾次。革命運動雖在神州大地發生,但全世界華人熱烈響應,且有眾多西方人士認同並支持,甚至還有日本人為之犧牲。所以應賦予辛亥革命全球化的意義,而台港澳居間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少數人因為革命發生時孫中山人在國外,而作了保守的批評,認為孫中山並沒有親自領導。我反而覺得他是一個主席(Chairman)兼首席執行官(CEO)及劃策者(Strategic Planner)。他可能是全世界少有或唯一有自己一套理論系統的革命家,包括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建國大綱、建國方略等等。近代革命家有的是有理論無行動,有些則是有行動無理論。美國革命基本上是無理論的,只是清教徒反英國殖民主義;法國革命所訴求的是推翻專制,受啟蒙思想的影響而提出自由平等博愛主張;俄國更是單純地由列寧以馬克思主義推翻帝制。  孫中山有機會接觸全世界,十分難得。他到海外留學時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觸發了窮西學之想。這是那個年代的人少有的。辛亥革命成功時他正在美國丹佛籌款。革命家並非都要擔當成吉思汗或朱元璋的角色。在新時代的革命形態裏,孫中山是一個計劃者、執行者、組織者、宣傳者,也是募款者。他雖被放逐,但長久以來建立的領導形象,在革命陣營中無人可比。他的聲望在一九一一年革命成功返國時即見端倪,十七省派代表投票時他獲得十六票,反映出他的成就眾所皆知,大家公認他是推翻滿清第一人。台灣:篤信「中華民國孫逸仙救」  我們再回頭檢視過去一百年間台港澳三地在辛亥時期發揮的影響。  一八九五年,興中會策劃第一次廣州起義失敗後,孫中山被清政府通緝又被香港政府驅逐出境,即轉赴日本,一九〇〇年已結交多位日本友人。第一個為中國革命犧牲的日本人山田良正和宮崎寅藏陪同孫中山至台灣,與十分贊同中國革命的日本總督兒玉源太郎會面,並獲得支持。孫中山在現址長沙街二段一百一十一號的新起町建立革命總司令部指揮所,前後待了四十四天策劃惠州起義(庚子,一九〇〇),與在香港的鄭士良之青山紅樓基地相配合。後日本內閣改組,嚴禁台灣總督與中國革命黨接洽,計劃遭到破壞而失敗,但惠州起義乃是台港首次合作之革命,意義重大。  一九一三年討袁,發起第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秘密來台住進御成町梅屋敷,由主人大和宗吉親自接待。孫中山還題「博愛」、「同仁」字幅相贈。此地在日據時代為高級旅館及休閒中心,國民政府將之改為青年服務社交予救國團管理,後因台北鐵路地下化,北移至國父史蹟紀念館現址。  一八九五年興中會第一次革命失敗後,翠亨村族人楊心如至台灣,邊做生意邊從事革命志業,與四大寇之一陳少白相配合,於一八九七年十二月在台北成立興中會支會,吸納台灣志士。  一九一〇年,中國同盟會會員王兆培到台灣發展革命組織,他一面在台北醫學校習醫,一面秘密吸收革命夥伴,同學翁俊明(翁倩玉祖父)、備受台灣藍綠兩黨推崇之蔣渭水及杜聰明等人宣誓入會。翁俊明被委任為交通委員,負責發展台灣會務,同盟會台灣分會宣告成立。次年同盟會發動「三二九」黃花崗之役,板橋林家是重要支持者。馬總統經常援引此例:「世居台北大稻埕的商人林薇閣,慨捐三千元日幣,資助林覺民、林文等福建留日志士返國旅費及購械之用」,以證明台灣在推翻滿清革命中所擔當的積極角色。  印尼華僑羅福星,參加「三二九」黃花崗之役,失敗後與被炸斷兩根手指的黃興及徐宗漢逃到香港青山紅樓,不久即返台抗日號召組織「苗栗事件」。羅福星失敗被捕槍決前寫一首絕命詩,將「中華民國孫逸仙救」嵌於字首,足見孫中山受到革命志士尊敬﹕「中土如斯更富強,華封共祝著邊疆。民情四海皆兄弟,國本苞桑氣運昌。孫真國手著初唐,逸樂中原久既章。仙客早沽靈妙藥,救人千病一身當。」  一九二五年孫中山過世時,無數輓聯中最為感人的是由洪炎秋執筆、北京大學台灣留學生同學會致送的:「三百萬台灣剛醒同胞,微先生何人領導?四十年祖國未竟事業,舍我輩其誰分擔?」盡顯台灣人對孫中山逝世哀痛之情。香港:孫中山思想發源地  中山史蹟徑是一條位於香港中西區的步行徑,在香港各方社會賢達努力下,於一九九六年設立,由於路線標識不是很清楚,加上年久失修,遊客難以辨識,為配合於二〇〇六年落成的孫中山紀念館,港方斥資修葺史蹟徑。香港是孫中山革命思想發源地,將孫中山在港遺迹做如此完善保存至為重要,更能讓後人緬懷先人投入革命事業的艱辛。翻新後的史蹟徑以香港大學為起點,景點則由十三個增至十五個,沿般咸道至德己立街為終點,全長共三點三公里,行畢全程需時一個半小時。  一八九四年在檀香山成立興中會後,一八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搬到香港結合輔仁文社,在中環士丹頓街十三號成立興中會總部,對外以乾亨行商號做掩護。輔仁文社於一八九二年在百子里成立,由楊衢雲與謝纘泰等人創辦,以「開通民智」、「盡心愛國」為宗旨,藉「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發展組織。與興中會合併後,楊擔任第一任會長。一八九五年十月,興中會第一次在廣州起義。楊衢雲在香港任總指揮,由於事機不密,為清政府通緝。一九〇〇年庚子起義失敗後楊衢雲以教書為業,一九〇一年在結志街五十二號上課時遭清廷派人暗殺。謝纘泰為楊衢雲安排下葬於跑馬地香港墳場,並為楊衢雲設計墓碑,碑上沒留名字,只刻有編號六三四八。  與楊衢雲同為輔仁文社發起人的謝纘泰,亦為興中會成員。他於廣州起義失敗後協助楊逃往南非。興中會第一篇對外宣言即是由他執筆。一九〇二年他與英國人Alfred Cunningham、AG Ward 合資創辦《南清早報》,即《南華早報》前身,謝纘泰身兼編輯,在報內經常鼓吹革命。  一八九九年秋,孫中山派陳少白由日本往香港籌辦《中國日報》,宣傳革命。報館設於中環士丹利街二十四號,該報於次年一月正式出版,到一九一三年停刊。其間,該報一直都是宣傳革命的有力工具。辛亥革命在西方人眼中是沒流多少血的革命,借助媒體鼓吹是最主要力量,外界稱之黑血革命取代紅血革命。  香港商人李紀堂於一八九五年加入興中會後,就把青山農場提供給興中會做秘密基地,用作軍事訓練及儲存武器,惠州起義及黃花崗起義均在此策劃。而農場內的紅樓內藏有一革命理論牌匾,相傳為孫中山墨寶。該處至今每年仍舉辦元旦及雙十節升旗典禮,升起中華民國國旗高唱國歌及國旗歌,在香港是少見的。這代表兩岸政府都具備相當的理性和智慧,我們才能在此談論如此重要的議題,着實難能可貴。  孫中山兄長孫德彰因長期資助弟弟從事革命,一九〇七年,夏威夷政府新租例對他不利,遂結束在茂宜島經營的農場,母親楊太君夫人即隨孫德彰遷居香港九龍東頭村農場。一九一〇年六月十三日,孫母在香港病逝,享年八十三歲。孫中山想到香港為母親服喪,但被港英政府拒絕入境。孫母的喪事由同盟會會員羅延年等辦理,安葬於農場後方飛鵝山百花林,墓碑題「香邑孫門楊氏太君墓」。由此可知香港真是寶地,涵容世界史上多次重要事件及多位偉人,是其他地方無法比擬的。  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孫中山應香港大學學生會邀請返回母校(前身為西醫書院),於本部大樓大禮堂(後更名為陸佑堂,現為港大最重要地標)公開演說,出席者四百餘人,演說完畢後,學生高呼將他抬起至戶外空地拍照,當日香港報刊均以頭條報道該宗歷史盛事。孫中山在演講中稱香港為其知識誕生之地,這對香港而言,彌足珍貴,應好好珍惜。澳門:第一位華人西醫  澳門與孫中山相關地點多達十幾個。其中國父紀念館所有權屬台灣,一進門就看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是澳門唯一展示中華民國國旗的地方,現為澳門紀念孫中山最重要的據點,也是最完整的,其他多已面目全非,有的僅留下一個地址而已。  一八九二年,孫中山在西醫書院畢業後無法在香港取得執照,遂轉至澳門開業,在鏡湖醫院行醫,成為該院第一位華人西醫,並設立中西藥局為貧窮病人義診。一九八六年,澳門民間捐款鑄造的孫中山銅像豎立在醫院正門前最為特別,是全世界唯一孫中山醫生造型的雕像。孫中山在澳門結識葡籍人士飛南第。飛南第經營的《濠鏡日報》成為孫革命的忠實後盾。該報常刊載有關孫中山行醫的報道及讚美孫中山的感謝廣告,印證他二十幾歲開始行醫時即懂得如何行銷,堪稱最佳宣傳家。  他在此行醫一年左右,藉醫術為「入世之媒」。於救治患者疾苦的同時,愈益熱衷於「醫國事業」,不畏艱辛探求救國的真理,不斷吸引革命夥伴,鼓動風潮造成時勢,點燃這把革命聖火。而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之勢,革命大業臻於成功。換言之,孫中山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早期民主革命思想和藍圖,都是在澳門這段時間形成的。  澳門除了有革命前期以及同盟會的活動地點外,更難得的還有中華革命黨時期的遺址。第二次反袁世凱革命失敗後,一九一三年在日本成立中華革命黨又在澳門成立分會,台港都鮮有該黨活動紀錄,只有澳門有分會,通訊處設在大三巴附近,成為中華革命黨領導的武裝反袁十分重要的基地。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最大公約數  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紀中國社會的首次歷史變革,在中國近代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台港澳三地在當時所擔當的角色不容小覷,我相信三地未來對中華民族也會產生巨大影響。當中國戰敗時,這三個地方被割讓,這固然是中華民族的重大挫折,但也是列強的無比恥辱。法國大文豪雨果曾說:英法兩國是強盜,對知識分子而言,他們是沒辦法接受自己國家這種掠奪行為的。  台灣經過五十年、香港經過一百五十年、澳門歷經五百年殖民統治,但這三個地方卻同時吸收了不同文明。就文化而言,台灣擷取日本民間講究的精美細緻、創新求變;香港學習到英美文化長處,如文官制度、依法行政、財務金融及都市計劃等;澳門則吸收了拉丁文明、天主教和基督教文明以及歐陸文化藝術。邁向新世紀,三地多元文化之風華與傳統中華文化相融合,並加以去蕪存菁,必然對未來復興中華文化產生積極影響,亦將對中華民族乃至全世界帶來良好效應。  (演講於三月十一日——國父逝世紀念日前夕舉行,由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策劃主辦,亞太台商聯合總會會長潘漢唐主講。潘氏著有《台灣與文明對話》(香港版)、《台灣與世界對話》、《台灣與未來對話》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