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能可貴 (香港讀者 謝時亭)

  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明報月刊》出版了五百期了,真不容易!謹此祝賀!  我是一九六三年來港的,當時國內的經濟情況並不太好,票券滿天飛。那時我已高中畢業,對國內的政治經濟很關心,所以來港後,通過《文滙》、《大公》來了解國內的情況,同時,也閱讀《明報》來知悉國內人民的困苦情況(這在《文》、《大》是不會刊登的)!所以《明報》是我閱讀的第一份非左派報紙。  到了一九六五年,國內烏雲蓋天,批判「海瑞罷官」的文章出籠,政治形勢一下子又嚴峻起來了,就在此時《明報月刊》創刊,它是一本集政治、經濟、文化一身的綜合性刊物,內容豐富,文章翔實,並以一定的篇幅來報道文革中知識分子遭受迫害的內幕。我一眼就喜愛它了!我差不多每期都閱讀,有錢時買來看,經濟差的時候就去圖書館閱讀,有時甚至佇立在報攤檔前翻閱(當然,只能看看目錄而已)!現在我託女兒的福(她是學生,訂閱便宜了許多,千萬別說我貪心,一笑!)訂閱了《明報月刊》可以安心在家中閱讀!  在閱讀《明報月刊》創刊號後,我曾寫了一封祝賀該刊出版的賀信,蒙刊登於第三期的「讀者來書」頁上,我記得我曾寫上﹕「在此時此地,能出版一本嚴正的大型綜合性雜誌——《明報月刊》,真屬難能可貴了。」現在我要說:「在此時此地,能堅持出版五百期的《明報月刊》更屬難能可貴!」祝它永葆青春,能永遠的出版下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