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翻譯金庸有感(謝衛東)

至今,筆者仍然對如何開始翻譯金庸的那段時光記憶猶新。記得巴黎友豐書店的潘立輝前輩在審閱了幾頁筆者的試譯後對我如此告誡:「小謝,我同意你翻譯《神鵰俠侶》,你要用心,要嚴謹,不可隨心所欲。」如此,我揣着一顆既誠惶誠恐但又興奮的心走上了翻譯金庸之路。 一冊比一冊有進步說實話,我當時的法語水平充其量是「瓶底水」,連濺出瓶口的資格都沒有,至今也最多是「半瓶水」,所幸有賢內助Nicole Tagnon的把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