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中建造的天梯--王安憶談小說寫作 (鄧樂兒)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於本年度開設「中文創意寫作」分流課程,禮聘華文世界著名作家王安憶教授出任訪問教授,執教「創意寫作坊」,為有志寫作的同學提供學習和交流的平台。今年三月二十日,王安憶教授舉行公開講座,以「服從與抵抗—小說寫作」為題分享她對小說寫作及創作教學的看法,並引領聽眾探討小說的本質。王安憶公開講座當天的下午,演講廳早已座無虛席,慕名而來的聽眾擠滿樓梯、走道的每個空隙。王安憶一開始便回

更多

憶饒公 (楊 健)

饒公走了,走得平靜,走得安詳,也走得有點突然。饒公家客廳牆上的掛曆上二月九日這一欄,至今清楚寫着「楊健 4 pm.」幾個字。就在幾天前我與饒公家屬約好,九日下午四點陪同我辦王志民主任去探望饒公,提前給他拜年,未料他六日凌晨竟溘然仙逝,令人歎息不已。     一我在廣東工作時,饒公的名字就如雷貫耳,學術界、文化界人士說起「饒宗頤」三個字更是推崇備至、稱頌有加。他被認為是最後一位集大成者,其卓絕學術造

更多

莎劇節中的《第十二夜》—首次執導莎劇的緣起 (楊世彭)

我生平第一次執導莎士比亞的劇作,是一九七三年的夏天,場合是美國科州莎翁戲劇節(Colorado Shakespeare Festival),劇名是Twelfth Night,一般中譯都是《第十二夜》。當時的我,是在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戲劇舞蹈系擔任副教授。我這個華人導演怎麼一下子就被邀請在這美國相當有名的莎劇節導戲?其實有幾段故事,且讓我逐一道來。首先,美國的職業戲劇界人才濟濟,競爭非常激烈,我這華人

更多

〔傑出華人系列〕孿生素數的猜想—數學家張益唐對完美的追求(葉 豐)

一個原來默默無聞的半職微積分講師,一心只做想做研究,十幾年如一日,從不怨天尤人。他心平氣和,知難而行,獨自開創了破解存在一百五十年數學問題的新方法,獲得了多項數學大獎。他到底是像西方人眼中的孤獨「超人」,還是更像東方人眼中的隱世「高人」 呢?原來他從少年時代起就對數學情有獨鍾,曾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得系主任和校長推薦去美深造。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普渡(Purdue)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因與導師意見相

更多

紀念西南聯大建校八十周年 (楊振寧)

我非常高興能夠參加這個慶祝盛會。西南聯大在昆明開學是一九三八年,結束是一九四六年,前後只是八年的時間。可是這八年之間,教育出來的學生,對於後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後所發生的影響、貢獻,那是沒有方法能夠描述的。我很幸運自己在這八年之間,就曾經有七年是在西南聯大學習、做研究。這七年的時間,對我後來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七年之間,頭四年我是本科生,在本科畢業的時候(一九四二年),我需要寫一篇學士

更多

在歷史的重要關口:談家父與右派改正問題 (楊榮甲)

一九七六年,一個重要的年份。「老實人」華國鋒在葉劍英、汪東興等的幫助下「一舉粉碎了四人幫」,讓中國人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歡天喜地慶祝了一番。但是,一旦平靜了下來,立即就面臨着一個天大的問題:文革之後中國向何處去? 胡耀邦入主中組部家父楊士傑,農民出身,上過初等師範學校,一九三一年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四九年後一直在地方上任領導職務。直到一九六二年得病,便回到北京,成了在中組部老幹部支部的一名

更多

什麼時代用什麼人:明搞管治暗搞政治的林鄭月娥 (楊岳橋)

我從政的資歷淺,與官員打交道的機會不多,與林鄭月娥正式交手的機會更少。對林鄭月娥最深印象的一次交手,是當上立法會議員後的一次會面。 務實的能吏正正是去年三月中旬,我剛透過補選晉身立法會,當時立法會因為審議幾個逆反民意的法案,泛民同事需拉布抗爭而積壓了大量議程,在衡量過民生事項的緩急先後,決定約見時為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要求政府急市民所急,調動立法議程,讓立法會先行審議其他沒有太大爭議的項目,讓一

更多

故宮文物與我的藝術生活(靳埭強)

收到《明月》編輯約稿的訊息,就引動了我陣陣的思潮,西九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事,本來是一則文化議題,已變成了政治議題。身為一位藝術尋夢者、文化公職大義工,我對這個自己關心的議題,在不同的傳媒上,無保留地寫下不少文字,和說了很多率直的話。對各方給我的讚賞和批評,我都要感謝大家的重視。身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成員,我已負責任地坦誠在會內和會外提出了意見。我真不希望那些意見,和這篇文字成為加深對立的辯

更多

憶明事理拒張揚的慈祥老人 (李景端)

楊絳先生走了,按說壽高百零五福終,在民間稱為喜喪,但內心還是無限傷感。近幾年老人聽力極度衰退,每逢她生日或過新年,我都是通過服侍她的梅月阿姨,轉達我的祝福。今年春節,電話中得知老人身體依然康健,倍感欣慰。入春後,時常關照她的傅研醫生(已故施咸榮兒子施亮之妻。施咸榮是錢鍾書學生)發現老人飲食欠佳,就將她接到自己主管的泰康老人公寓休養,情況一度好轉。但不久出現肺部及腸道異常,隨即轉送協和醫院。此病雖非

更多

有關英譯《幹校六記》 (彥火)

楊絳一九八二年一月十八日寫了一封信給我,全文如下: 耀明先生:奉來書欣悉拙作已由Jeremy Baré先生譯成英文,但鄙意譯本不必再冠以序言,區區三萬字原作,一序再序,似近頭重腳輕,時賢著作輒自作長序長跋,津津樂道,未敢效尤。日文譯本我亦未作序。乞諒鑑為荷。港地文星聚會,濟濟多士,聞之神往,柯靈兄去港前曾來晤談也。種費清神,感謝之至,草此 即頌撰祺 楊絳一月十八日 兩周前得美國來信,據言Goldb

更多

「經受折磨,就叫鍛煉」:懷念楊絳先生 (金聖華)

初次會見楊絳是在上個世紀的一九八五年,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回,香港翻譯學會的執行委員發起兩岸三地交流活動,也許因為是第一次舉辦這種活動,也許是因為大陸改革開放不久,這麼一個沒有財力、沒有後台的民間學術團體,居然在兩岸都得到了高規格的接待。在北京我們拜會了各種機構,包括了地位超卓的社會科學院。當天出席的有名聞遐邇的錢鍾書、楊絳伉儷,還有翻譯高手羅新璋等人。我的座位恰好安排在楊絳和羅新璋中間,

更多

夫唱婦隨:錢鍾書和楊絳的兩則故事 (欒貴明)

要讀懂楊先生的話張世林兄來電,命我作文弔唁楊絳先生。往昔錢鍾書先生曾在醫院囑我,「辦完那點兒事」,便可「退休」。如今報刊網絡正反話語似都已說盡,計劃之外為文,宜選新題,那就寫早就想寫的《夫唱婦隨》吧。友人知吾追隨錢先生有年,在文革中運動,性多喜談諧。又曾與侯大師寶林亦師亦友,遂煉得真身,自然笑話不斷。當聽到《夫唱婦隨》題目時,世林卻在電話裏沉吟再三,「恐有不妥……」他大概想起兩件事:一成語貶意,一

更多

楊絳作品掠影 (胡真才)

楊絳先生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即以寫散文和短篇小說走上文學創作道路。一九三五至一九三八年她同錢鍾書先生一道留學英法,回國後定居上海。四十年代初,迫於生計,連續創作劇本《弄真成假》、《稱心如意》、《風絮》和《遊戲人間》,後者於一九四四年在上海巴黎大戲院上演,但劇本未能留存下來。彼時楊絳在「孤島」享有很高聲譽,據說人們在介紹錢鍾書時,一般稱「他是楊絳的丈夫」。在此期間,楊絳還翻譯了理論著作《一九三九年以

更多

楊絳在一九九九年 (田奕)

出版錢著 出版社畏難張世林先生來電轉告,香港《明報月刊》組織紀念楊絳先生特輯,要我寫一篇文章,同時要我多找幾張楊先生的照片,文字不必太多,供該刊發表。後來我發現,瞬間的照片,說明問題往往不透,如果引出意外疑問,反為不美。所以用「楊絳在一九九九年」為題,提供稀見照片,詳述其來龍去脈,讓讀者閱文看圖兩相方便。錢鍾書先生於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九日逝世,他有言在先:「只要兩三個親友送送,不舉行任何儀式,懇辭

更多

懷念楊絳先生

二○一六年五月廿五日,楊絳先生辭世。消息傳來,《幹校六記》、《我們仨》、《堂吉訶德》、《斐多》等書名紛紛浮現,按捺不住,馬上在網絡上重溫二○一一年播映的紀錄片《坐在人生邊上楊絳》,反覆聆聽楊先生的二段話語: 因為我是一個人代表三個人,我自己一個,還有已經去世的錢鍾書和我們的女兒錢瑗,那個時候,我跟錢瑗在錢鍾書的病牀前邊我們一起就商量好了一件事,就是說將來我們要是有錢,我們要捐助一個獎學金,這個獎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