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的結論──讀林賢治的《巴金:浮沉一百年》結尾有感(樓乘震)

見廣告,林賢治先生的新作《巴金:浮沉一百年》出版,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在內地難以很快看到,就想託友人代買帶來。如此迫不及待,一是因為本人是巴金先生崇拜者,二是林賢治先生是我尊敬的作家,他著作等身,在中國現代文學的研究上頗有建樹,而且常常「語不驚人誓不休」。哪知書遲遲不帶來,微信上卻見林先生大作的最後一頁的照片,而這一頁又恰恰是該書的結論,真不知此發帖者的用意,但給我的感受是:又是驚人之語!原來

更多

默默實踐人道主義:懷念翻譯家草嬰 (樓乘震)

著名翻譯家草嬰先生(原名盛峻峰,一九二三年出生)於二○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在上海華東醫院因病去世,享年九十三歲。 草嬰先生此次在上海華東醫院住院診療已整整七年。我幾乎每個月都要去看望他,目睹這根紅燭一點點燃盡的過程。近兩年,他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每當走進東樓十七樓的病房裏,草嬰先生靜靜地躺在上,臉頰瘦削,任憑醫生護士進進出出,任憑電視的節目有多精彩,老人家都雙目緊閉,不哼一聲,唯獨在他耳邊說一聲「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