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用字 (福 甸)

  貴刊圖文雙茂,每期恭讀,受益匪淺。今有數則關於文字方面的問題,特提以請教商榷,當否請酌。  一、貴刊二○○八年九月號第七十七頁,有小標題曰「最初識荊」,文中又有「初次識荊」云。竊以為「識荊」一詞,或以李白句「生不用封萬戶侯,但願一識韓荊州」為其出典,其本身即已包含「初識」之意,不宜再冠以「最初」或「初次」為妥。「識荊」也可作「結識」解,那就更無「初次結識」和「再次結識」之謂了。但是,若言「識荊之初」,可通,蓋所言角度有別也。  二、貴刊同期第七十八頁,數次用到「蒙童」一詞。竊以為用「童蒙」較好。《周易.蒙》云:「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雖然《周易》後也見有用「蒙童」者,然似以「童蒙」為主流和正統。  三、貴刊所使用的「寺、侍、持、時、詩、等、特、待」等字中的「寺」部,不知何故均作「上士下寸」狀?查諸多字典古籍,這些字中的「寺」部,均作「上土(『土』乃『之』的變形,此形聲)下寸」,而且其「土」字中的下一橫筆,不但長過其上一橫,還略長過它下面「寸」字的那一橫。筆者譾陋,自童蒙課識,即熟識此種字體。  四、貴刊所使用的「奧、澳」等字,不知何故其框內部分均作「采」字?查諸多字典古籍,這些字中的框內部分均作「米」字。此不知有何說法,願聞其詳。謝謝。  說明和訂正:  多謝美國讀者來信指教。問題一和問題二之說法甚是。有關字形問題是本刊採用的「華康」字體其字形不正規所致。讀者指出的字形才是正確的,惟我們權宜用之,以便排版作業順利,將來考慮轉用另一種字體。又本刊三月號頁一○八三處「款式」應作「款識」。特此訂正並致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