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虹影 (蔡登山)

  「五四」反封建、反禮教,女子不再是「無才便是德」,受教育的機會大為增多,因之「才女」輩出,猶如潛沉已久的冰山,一時之間「浮出歷史的地表」。她們或出身於仕宦之家,或留學於異邦;她們上承古典閨秀,又別具西方新姿。她們經歷新舊交替的時代風雨,她們衝破了幾千年的沉悶死水,她們以其詠絮的健筆,幻化出絢爛繽紛的虹彩,形成新文學獨有而又讓人不可不看的一道風景。  這批所謂新文學的第一代女作家,後來為人所熟悉的有陳衡哲、冰心、廬隱、林徽音、凌叔華、馮沅君、蘇雪林、石評梅、陸晶清等人。而她們很多都是從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畢業的,因為當時它是唯一的一所國立女子高等學府,北京大學招收女生要晚至一九二○年夏天。  在北京女高師作家群中,廬隱無疑是享有盛名的。她的《海濱故人》是早期的成名作,也是新文學運動初期不可多得的中篇小說力作。這篇小說反映了幾位女大學生的思想感情與戀愛經歷,極為真實而細微。廬隱在求學期間,積極地參加愛國運動,並與該校學生會主席王世瑛,文藝幹事陳定秀、程俊英結成了好友。這四位意氣風發的姑娘還以春秋戰國時的「四公子」自詡。而《海濱故人》就是以這四位女學生為原型的。  這四人皆能文之士。王世瑛就曾以本名及好友冰心為她取的筆名「一星」,發表諸多文章。據筆者蒐集到的有:發表於一九二一年六月十日的小說《心境》、同年七月十日的論文《怎樣去創作》、七月二十日的小說《不全則無》、八月十日的小說《二百元》、八月三十日的小說《出洋熱》。另外還有發表於《晨報.副刊》的長篇遊記《旅行日記》,及發表於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十二月一日的赴日旅行而作的系列小詩《東京行》。  與廬隱同為文學研究會成員的王世瑛,同樣為「人生」而創作,但她更熱衷於寫身邊的瑣事,認為從「平常生活中取材」的作品,「才近情近理,村嫗都懂,而又耐人尋味」。因此她的小說已經擺脫古典小說注重故事情節的窠臼,直接逼視故事人物的內心世界,沒有刻意編造的劇情,但卻有著真實細微的觀察。例如《不全則無》寫兩個女孩子的論辯,利用大量的對話呈現女主角在感情上寧「無」也不要「不全」。作者以淡墨淺繪的筆法,刻畫出複雜的思維之網,不能不佩服她筆力的遒勁。  至於她多達五萬餘字的長篇遊記《旅行日記》,除了是一部極為優美的遊記外,更是不可多得的研究一九二○年代中日教育史的珍貴資料,它是王世瑛花了兩個月實際訪問考察的心得報告。據其夫婿張君勱言,「及畢業,遊於日本,所作遊記,在《北京晨報》,一時傳頌。」而當時王世瑛還只不過是個雙十年華的師範畢業生,我們不能不訝然其早慧的才華。  一九二五年,她和政治學家張君勱結婚,惜乎!從此相夫教子而不再寫作。她贏得「賢妻良母」的美名,但文壇卻從此少了一位寫手。可惜的是,她這些已發表的作品,也跟隨塵封八十餘年!人們早已遺忘了這位女作家,在文學史上也見不到她的名字,更遑論有人會對其作品作研究。她成為了現代文學裏一閃即逝的過客,在暮色蒼茫中,人們甚至還來不及看到她的身影。因此筆者從早已發黃的報紙中翻找出她的作品,編定這本文集,是有其特殊意義的。因為在當時「寥若晨星」的新文學女作家中,她是其中的「一星」,而且是閃亮的一星!只是人們忘卻她近乎一個世紀了!文集的首度出版,將讓這「消逝的虹影」重回人們的記憶!讓早被遺忘的身影,再度「浮出歷史的地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