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紀忠的現代之路 (趙 冰)

  馮紀忠先生是中國老一代建築學家、建築師和建築教育家,現任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名譽院長,我國第一位美國建築師協會榮譽院士。他是中國現代建築、城市規劃和園林景觀的一代宗師。  馮紀忠先生一九一五年出生於河南開封的一個書香世家,祖父馮汝騤是清代翰林,歷任浙江、江西巡撫。父親曾任民國大總統徐世昌的秘書。馮紀忠先生從小就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一九三四年入上海聖約翰大學學習土木工程,當時的同班同學有貝聿銘、胡其達等。  一九三六年馮先生赴奧地利維也納工科大學續修建築專業,其間曾獲得德國洪堡基金會獎學金。一九四一年畢業,是當時兩個最優等的畢業生之一。一九四六年回國。  回國後,馮先生曾參加了當時首都南京的都市規劃,參加了一九四九年後的上海都市規劃,設計了武漢東湖客舍、武漢醫院(現同濟醫學院附屬醫院)主樓及上海同濟大學和平樓等建築,在業內有重大影響。  馮先生一九四七年開始執教於同濟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並在同濟大學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城市規劃專業和風景園林專業,為國家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現代建築、城市規劃和景觀規劃設計師,桃李滿門。  一九七○年代末,馮紀忠先生規劃設計了滬郊松江方塔園,一九八六年方塔園的何陋軒落成,標誌着馮先生完成了現代建築的全新超越,在建築及園林領域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其間,他也通過上海舊區改建探索舊城改造的新方法,繼續規劃領域的拓展。馮先生雖已九十三歲高齡,目前還在進行畢生從事的建築設計探索。   現代建築成形於包豪斯,盛行於美國,而維也納則是現代建築的發源地。 和包豪斯相比,維也納有其獨特之處,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其現代建築並不完全和包豪斯一致,它走了另一條現代之路,在今天看來,維也納的現代之路更有恆久的價值,它既追求現代性,又強調歷史性。當人們回顧現代主義變遷的時候,另一條現代之路變得越來越清晰了。在這條路上,我們更看到了馮紀忠先生所開創的從維也納走出,並在具有深厚歷史的中國發展的世界現代建築之路,這就是「與古為新」之路。  馮紀忠先生以「與古為新」來表達他的創作思想,方塔園的規劃設計是其代表。  方塔園是一座露天博物館,園內有宋朝方塔、明代照壁和清朝天妃宮,還有馮先生設計的現代的何陋軒。在整體上以現代設計方式將歷史遺存和現代建築組織在一起,今與古呈現出新的面貌,這是包容了歷史的現代空間。這種空間是東西古今相通的,是貫通的生命境界的通透化的意動空間。  何陋軒設計中所體現的意動中的空間不僅是通透的,同時意動中的時間也參與了空間的變換,更重要的是在外在空間體驗中以巴洛克式和當地傳統民居中的開放曲線的動態,使空間在光影的變化中運動起來,真正在建築意義上達成了時空轉換,完成了世界現代建築的真正的自我超越。  為慶賀馮先生執教六十年及推動馮先生學術思想的研究,今年十一月下旬在深圳畫院舉辦馮紀忠和方塔園多媒體展覽,十二月十日則將舉辦首屆馮紀忠先生與方塔園學術思想研討會。多媒體展將於上海、歐美等地作巡迴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