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文物與我的藝術生活(靳埭強)

收到《明月》編輯約稿的訊息,就引動了我陣陣的思潮,西九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事,本來是一則文化議題,已變成了政治議題。身為一位藝術尋夢者、文化公職大義工,我對這個自己關心的議題,在不同的傳媒上,無保留地寫下不少文字,和說了很多率直的話。對各方給我的讚賞和批評,我都要感謝大家的重視。身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成員,我已負責任地坦誠在會內和會外提出了意見。我真不希望那些意見,和這篇文字成為加深對立的辯

更多

評介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 (靳埭強)

  精彩摘錄: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該展分五個組別:意識形態、文化活動推廣、商業與廣告、專題——「豁」及新生代——「活」;頭四個組別各設金、銀、銅獎,今年新增設國際評審獎,是以五位評判命名,從四組中選一名得獎者,而新生代組別設有五個以評判命名的新生代大獎。展覽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至五月一日。——編者

更多

由文化研究做起的書籍設計 (靳埭強)

  記述了一位歐陸書籍設計家的演講,使我回憶起另一位香港書籍設計家的演講來。這是我早已欣賞的年輕人趙廣超。  多年前,他在香港做了幾本書,很獨特。由於我三十多年來醉心水墨畫,首先吸引我看的是《筆紙中國畫》。封面非常高調清雅,大片留白,中央豎排細小的文字,字旁點綴着纖巧的插圖,安靜得使你平心靜氣,不敢打擾了眼前的輕舟。輕輕翻開扉頁,緩緩迎來作者的文字,言簡意清,柔和的視覺語言節奏,說着一個又一個早有所聞的國畫逸事,聽來新鮮動人,行文間精妙的插圖似是作者的表情,與他說話的語調互相呼應。  中國畫是一門廣博高深的學問,我懷着疑問細讀這位年輕人的著作,看他如何將文簡意深的古人畫理說清楚。然而,不到片刻就疑團盡散。他圖文並用,行文淺易,觀念準確,深入淺出,說個明了,真是難得。我第一次與我的研究生上課,就推薦這本書,並一起閱讀和討論——從中國畫理、寫作方法到做書方法和文化研究。我們盡情享受跨學科範疇互動學習的趣味。  趙廣超有他自己做書的獨特風格。他是從文化研究做起,然後寫作、編輯、插圖、設計和製作,全方位的自主創作。  我把他多本好書編在研究生參考書單中,希望學生在學習傳統嚴謹規範的論文寫作法之外,借鑑一些另類的文化研究方法。運用視覺語言談保育   回想我第一次聽趙廣超的演講,是約三年前在香港演藝學院舉行的亞洲文化創意論壇上。他與其他三位來自香港和國內的老教授同台,他獨特的風格和語調配以豐富的圖像,令我印象深刻。  他展示希臘神殿古迹圖像,斷柱頹垣之間遊人不絕,他說很欣賞那類珍貴的文化遺產。接着放映一張北京故宮中荒棄了的雕花大木椅。這已不似椅形的一堆木柴似的廢料,冷清地封着灰塵,甚具視覺衝擊力。這種圖像對比的視覺語言,不費一言,掀動了文化保育的議題,使我心中喝采。  很可惜,國內的專家教授並不明白趙氏要表達什麼。他在討論時詢問,我記不起趙廣超是怎樣回應的。當時,趙氏已北上進行故宮紫禁城的文化研究。我不知道他們花了多少時間,把東西向七百五十三米,南北向九百六十一米的城牆和每一個建築物,繪畫成一個完整而且非常細緻的三維效果地圖。地圖不但描繪了中軸線上的大宮殿,還有無數大小形狀不同的宮、門、樓閣、庭園、橋與河道,且鉅細無遺地記上名號。最後還配上樹林和人群,真使人讚歎感動。〇九年,《大紫禁城——王者的軸線》一書出版,封面正好採用了這幅地圖(圖一)。數碼媒體表現古畫   在講座中,趙廣超還介紹他臨繪的《清明上河圖》的筆記畫集《筆記清明上河圖》(圖二)及動畫。收藏在北京故宮的張擇端原作曾在香港藝術館的「國寶」展與香港市民見面,我也兩度前往觀賞,非常珍惜。任何人臨摹這幅名作都要有過人的意志。趙氏以電腦製圖技術重繪研究,還嘗試以動畫技巧將之轉換成動態意象,殊不簡單。雖然趙氏與他們團隊初作實驗,效果未達完善,但藉此向青少年推介中國傳統藝術應有積極的意義。然而,同台老教授又說,該原作最可貴就是畫家用紙筆生動的描繪,趙廣超的動畫多此一舉。我忍不住舉手回應說,若張擇端生於當代,很可能也試用數碼媒體來表現此作的情景。這論調博得一陣掌聲,觀眾支持我的觀點。  趙廣超在演講中還介紹了一些他做的書。如《不只中國木建築》,他用精準的細線圖,解構中國傳統建築的一梁一柱,一磚一瓦,一門一窗,令讀者很容易理解這種工藝技術的奧妙。  另一本合著作品《一章木椅》(圖三),趙氏又從中國人遠古以來坐的習慣演變過程,說到由此而衍生不同朝代的坐椅設計和美學。他的寫作、繪圖、版面設計與裝幀的構成,用自創的語法與風格,都使讀者體會到愉悅的閱讀過程。  (作者是本港著名設計家。圖片由香港三聯書店和本文作者提供。)

更多

不尋常的閱讀經驗 (靳埭強)

  談了一些富有創意的書籍封面設計之後,轉而談談日本設計師在整體書籍裝幀構成上一些突出的例子。  原弘是比龜倉雄策輩分更高的日本設計大師,他亦擅長書籍設計。他的遺作集《原弘》是我的故友田中一光設計的,一九八五年平凡社出版,有白色與灰色封面兩冊。白書以白紙內頁編排原弘不同年份所創作的眾多書籍裝幀的彩圖;灰書稱為《紙之本》,以不同色紙裝訂成冊,呈現圖書原本用紙的效果,非常講究。兩冊專集放入一個硬殼書套中,書套以紙根肌理突顯的紙料裝裱,運用七色橫條配置典雅而鮮晦適度的色域,簡潔大方。書名選用筆劃粗細分明的明朝體(老宋體)排得平正大方,乾淨俐落。這是田中大師的一貫風格,又與原弘前輩身份非常匹配。擅用紙材突出風格   田中一光擅用紙材突出裝幀風格。早在一九七五年,我的老朋友杉浦康平與海保透,已有成功的先例,他們為新建築設計的專集《多木浩二與四人之對話》,是以藍色紙材裝裱精裝封面,配上淺茶、橙、黃綠、青綠等色紙內頁裝訂成冊,別具風格。這也恰當地區隔四位美術評論家與多木浩二的對話。全書內容以對談文章為主,多彩的色紙增添了藝術氣質。封面只用白色的文字和四個造型不同的箭頭符號表現對話的主題,恰到好處。翌年他們再為宮協檀設計另一冊對談錄,另選一組色彩紙材,構成了系列的統一風格。  在更早的時候,田中一光在裝幀的形式上已有大膽的創新,而這些書籍結構的新形式又要考慮不少客觀條件的配合。日本是個重視工藝的國度,印書工藝者敬業樂業,不但印刷技術先進,手工操作亦細心認真;另一方面,小眾品味有市場,所以出版者對另類創意亦樂於採用。  一九六九年,現代思潮社出版的《鎌鼬細江英公寫真集》是舞蹈家的舞台照攝影作品集。田中氏將全書做成摺頁(日稱為觀音開本),把黑白照片出血印滿在摺頁內,外頁全以藍色印全版。讀者翻開書本,一頁頁盡是藍書頁,一種極不尋常的感覺油然而生。進一步打開摺頁,就好像看見一幕幕舞蹈依次呈現。書的封面全版出血印上黑白斑紋強烈對比的高反差圖像,配合全白的扉頁,套上白地藍字的書套中,設計渾然一體,格調鮮明。設計從內容特質出發   同年,勝井三雄為求龍堂出版社設計了奈良原一高的攝影集。與前述的舞台照攝影集相同,這本以鬥牛賽為題材的圖冊也是全書用摺頁裝,不同的是摺頁兩面全是黑白相片,圖像與圖像緊密相連,形成視覺衝擊,產生張力,這與鬥牛的動態題材相得益彰。設計者還分別運用鮮明對比的紅綠二色配置在封面和封底襯紙中,加上藍天、黑牛圖樣的封面,火紅色鬥牛和紅白配色的書套,突顯火熱的激情。兩本書不約而同運用了相同的裝幀手法,從內容特質出發,所以成功創作了風格各異的作品。  本本堂於一九八五年出版的一本攝影家的《寫真日記82-85》,設計師成瀨始子與河上妙子,運用相片連續不斷自由拼貼,就好像擅用文字的詩人,以圖像作句,構成富意境的視覺詩篇。她們將那長長的寫真日記編排在約五十頁的經摺裝本中,背頁排上坂本龍一的文本,配合英文書寫純文字的封面設計,感性浪漫,讀者翻閱起來應是充滿情趣的。  從竹尾日記本《書物之時空》看日本書籍的創新,是賞心悅目的閱讀經驗。  (作者是本港和本刊著名設計師。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