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畫好水彩而寫油畫 (歐陽乃霑)

  開始學畫時,以街頭為課堂,畫了大量的素描速寫,鍛煉繪寫技巧。繼而畫水彩畫。水彩畫看來簡單,其實要畫得好,頗不容易:要恰如其分地掌握色彩、空間、遠近關係等,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  一九六○年代,嘗試畫油畫。油畫的表現力強,能解決水彩畫不能解決的難題。這個時期,我同時對水墨畫深感興趣,每個星期天帶着畫具,跋涉港九郊野,畫樹林、瀑布、山石結構,引證中國山水畫的皴法和運墨繪寫技巧。用引證的方法,比臨摹古畫所得的實際知識多。  將油畫、水墨畫的知識融和在水彩畫中,在技巧上豐富了我水彩畫的表現能力。這不是說將油畫顏料畫在宣紙、水彩畫紙上,或稀釋了油彩顏料寫在油畫布上製造水墨畫或水彩畫的假象。不是嫁接、製造混血兒,而是打通水彩的經脈,以油畫的調色方法調出水彩細緻的色彩效果,或以水墨渲染的濃淡乾濕技巧用在水彩畫中,擴大水彩畫描繪技巧。「物我兩忘,就是創作」  踏入新世紀,我嘗試將水彩畫提升到新的境界,借油畫可以反覆塗改之便去探討表達主題的方法。創作《前世今生》時,我在背景上畫上「女」字的象形文字,嘗試將古代和現代的形象併合在一起,讓畫的內涵更豐富。是寫生同時也是創作,寫生是書寫生命,描寫物象的同時也表現自我。  創作不等同在室內造畫。創作也可以在畫室外進行。寫生的時候,主觀地選擇素材,或借景重新編排自己所需要的畫面。主客相融,物我兩忘,就是創作。當然,在外面寫生取得素材,在畫室內加以發揮,同樣也是創作。我曾在粵西西江岸邊的長灘寫生,早上綠草上露水未乾的景色很感人;但是單有景,尚欠情,便在畫上安排了人物。原來頗滿意的作品,回到畫室再仔細端詳,又覺得不合心意。首先是畫幅尺寸比例未能表達長灘的氣勢,其次是露水未乾的特點不充分。於是重畫了一幅水彩畫,仍未滿意。又以油彩重畫,且加闊畫面,增加新的設想,例如﹕畫上的人物走向哪裏?他從何處來?背着的是什麼東西?這很難在畫上說清楚,那就用文字來拓展畫上的內容吧,好像中國畫的題詩。  這讓觀眾有更多的想像空間。一幅作品由作者創造了基本的想像基礎,還得觀眾共鳴和發發揮想像,使作品更完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