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秋天,陽光變得特別猛(潘銘基)

香港市區裏不是沒有樹木,而且還有很多,更多是融入石屎之中。每次遇上風災,總會出現一些奇景,那便是樹木塌下來,連帶附近的石屎地磚一併連根拔起。還是揚雄說得好,「海水群飛,終不可語也」。我們走在紅磚石地上,美侖美奐,感覺好極。我們不是樹木,但也會知道樹木的感受。聞一多說:    也許你聽這蚯蚓翻泥,  聽這小草的根鬚吸水,  也許你聽這般的音樂,  比那咒罵的人聲更美; 〈也許〉我們都讀過,小草的根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