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八十年代啟蒙先驅者  悼念包遵信先生 (薛 明)

  著名啟蒙先鋒、中國八十年代民主思想先行者包遵信先生於十月二十八日因病在北京去世。十一月三日,北京東郊殯儀館大告別堂舉行了葬禮。儀式由獨立作家筆會負責人劉曉波主持,著名知識分子于浩成和包遵信的女兒分別致悼辭。在告別堂中間掛着包遵信的巨幅遺像,北京三百多名思想文化界人士、年輕學者及包氏生前友好參加了送別行列,向遺像鞠躬敬禮,場面相當壯觀。一百多個花環中最顯目的是方勵之、李淑賢夫婦的大花圈,以及著名學者余英時先生的花圈。前往參加悼念活動的有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前副院長,《中國社會科學》總編輯丁偉志、前社科院研究員、著名哲學家李澤厚,《二十一世紀》前執行編輯劉青峰等。因儀式周圍有幾十名便衣警察監管,所以有一些維權人士和知名社會評論學者被攔阻,但整個活動還是莊嚴肅穆,沒有發生任何衝突。「走向未來叢書」影響大  包遵信出生於一九三七年九月,享年七十歲。安徽人,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先後任職於中華書局、國家出版局、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曾任《讀書》雜誌副主編、《中國哲學》主編。一九八三年他因主編「走向未來叢書」,推出一系列帶有很大先鋒意義、啟蒙意義的叢書,在國內產生很大影響。這套叢書包括《人的發現》、《人的現代化》、《語言學與現代科學》、《看不見的手》、《在歷史的表象背後》 、《現代物理學與東方神秘主義》、《西方文官系統》、《增長的極限》、《經濟控制論》、《現實與選擇》、《凱恩斯革命》、《定量社會學》、《西方社會結構的演變》、《西方的醜學》、《走向現代國家之路》等數十種,重心是介紹西方二十世紀文、史、哲、經的新成就、新理念,由於每本書只有十萬字左右,且深入淺出,因此被青年學人廣泛閱讀,對八十年代的思想革新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包遵信在《編者獻辭》中也表明自己推動改革、復興中華民族的情懷。他說,這套叢書的目的在於「嚴肅認真地對待一個富有挑戰性的、千變萬化的未來。正是在這種歷史關頭,中華民族開始了自己悠久歷史中又一次真正的復興」。通過這套叢書,包遵信成為八十年代中國思想界一個開啟未來的啟蒙先驅者,一個公認的新思潮的推動者與知識精英,談論八十年代的思想文化,排斥包遵信,便沒有公平。毫無疑問,包遵信的名字將與中國八十年代的思想史相連。「煽風點火」的呼籲書   作為啟蒙思想先驅者,他在一九八九年的民運中也扮演了支持學生運動的先鋒角色。該年五月十三日,他與嚴家其、蘇紹智等學者在北京大學貼出「我們再也不能沉默了」的大字報,呼籲知識分子參加他們發起的聲援學生絕食運動的大遊行。五月十四日,他又和嚴家其、溫元凱、李澤厚、蘇曉康、戴晴、于浩成、劉再復等十二名知識分子參與調節政府與學生衝突的行動,聯名發表了《我們對今天時局的緊急呼籲》,呼籲書要求政府「發表公開講話,宣布這次學潮是愛國民主運動,反對以任何形式對參加學潮的學生秋後算帳和以任何藉口、任何名義、任何方法對學生採取暴力」。同時,也要學生保持理性。呼籲書對學生們說﹕「人民會永遠記住你們在一九八九年春天做出的歷史功績。但是,民主是逐步成長的,不能期望它在一天實現。為了中國改革的長遠利益,為了避免發生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為了使中蘇最高級會晤能夠順利進行,我們懇請同學們發揚這次學潮中最寶貴的理性精神,暫時撤離天安門廣場。」這一呼籲書,後來被芝加哥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鄒讜先生稱作「六四」運動中最有理性精神的文件。但是,前北京市市長、國務委員陳希同(後來因犯貪污罪而判刑十六年)在「平亂報告」中代表黨和政府點了這十二個知識分子的名,說他們「煽風點火」,「從後台跳到前台」,導致這些知識分子有的受批判,有的流亡海外,而包遵信則被指控為「六四黑手」、「動亂精英」,並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刑五年。出獄前,他的工作單位——社科院已開除他的黨籍、公職;出獄後,則拒絕他回到院裏工作。不給出路的決定和政策,造成他生活極為困難,身體健康也隨之惡化,但他的思想信念依舊不改,出獄後,先後又參與聲援天安門母親、維權律師等維護人權的簽名活動。其信念始終不變。  十月二十八日,包達信先生突發腦溢血,因未能及時搶救,終於辭世,臨終沒有留下一句遺言。包遵信先生雖然去世,但他為中國的思想解放事業而開拓道路的精神與功勞將永遠留在人間。在悼念活動中,參與悼念的各界人士對包遵信的人品皆有很高的評價,認為這是一個正派的人、單純的人、不會搞陰謀詭計的人、光明磊落而有創造精神的人。我們相信,歷史會還給他公平,判定他是有功於中華民族的人而不是有罪於中國的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