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懷若谷 勇於承擔 (香港讀者 鄭小衍)

  歲月如梭,光陰荏苒。不覺間已做了十幾年《明報月刊》的忠實讀者,也迎來了貴刊發行滿五百期的大日子。雖然我不曾擁有全部的五百期,但回眸書架上排列整齊的、自始訂起無一缺漏的百多本雜誌,仍感到由衷的喜愛和欣慰。  最初吸引我的是貴刊的文學性和廣泛性。在香港這個出版自由的彈丸之地有着無數的雜誌,但具有高文學品位和廣泛代表性的中文雜誌卻不多見。隨後我發現除了這兩個特點之外,貴刊對時事的敏感及把握更是吸引我的特點之一。尤其讓我驚歎和欽佩的是貴刊總能捕捉時事亮點,邀請到不少名人智者吐露心聲,卻又能夠在同一個專題下同時刊出立場觀點不同甚至全然相悖的文章,使讀者能夠及時了解事物的不同觀點和立場並做出自己的是非、對錯判斷。我想,沒有敢於承擔的勇氣和駕馭方寸的能力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此外,我對貴刊能虛心接受批評,如實刊登來函的坦誠也印象頗深。記得那還是在我移居香港的初期,有一期中的一篇文章同一個字錯了好幾次,我抑制不住心裏對貴刊的關愛之情,提筆草就了一函。沒想到下期就看見如實刊出。也許正是這種虛懷若谷和勇於承擔,使貴刊在風風雨雨的四十多年中受到如此眾多的讀者和作者的長期關愛和追隨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