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草憶饒公 (鄭欣淼)

饒宗頤先生仙逝,舉世悼懷。我也思緒萬千,忽然想到十多年前曾寫過四首〈踏莎行〉,題詠與饒公有關的活動,現將其刊布出來,略加說明,亦為對饒公的一點紀念。廣州藝術研究院於二○○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舉辦饒公書畫展,筆者有幸出席開幕式,遂填〈踏莎行〉: 金石清奇,禪門意象,更驚潑墨如山嶂。藝壇一幟早高張,暮年腕底風雲 曠。  韻漾情懷,氣求壯旺,不今不古饒家樣。信然腹笥富根基,拈來餘事天花放。 饒公選堂先生嘗針

更多

貫通融會 領異拔新  饒宗頤教授的書畫創作 (鄭欣淼)

  饒宗頤教授博學多才藝,治學之餘,兼通詩詞、書畫、音樂及琴藝,涉獵之廣,造詣之深,即使專業名家,恐怕也難望其項背。此為人所共知,無須多說。至於饒教授為何能有如此成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解說各不相同。如依拙見,似可歸納為八個字:貫通融會,領異拔新。前者需要以大學問為基礎不斷探求,後者需要以大智慧為底蘊堅持創造。其中書畫一門,可為範例。以禪通藝,開無數法門   首先,應該注意,古往今來,即使書畫名家,也大多重實踐而輕理論,知當然而不知所以然。而饒教授於書畫,不僅長期實踐,且有豐富理論。關於書,饒教授曾著《選堂論書十要》(一九八七年),《苞俊集》中又有《論書》七古一首;關於畫,饒教授曾著《畫                》(一九九三年),《選堂詩存》中又有《題畫詩》專集,《選堂樂府》中還有「題畫詞」若干。均為從事書畫創作數十年後,功力、學養俱臻化境之作。故咳珠唾玉,極見匠心。實踐創造理論,理論指導實踐。要了解饒教授書畫成就,非從饒教授書畫理論着手不可。  其次,應該注意,只有像饒教授這樣的大學問家、大智慧者,才能將所學貫通融會,合爐而冶,領異拔新,發人未發。譬如饒教授在《畫(寧頁)》中,將以往「藝術同源」舊論,昇華為「藝術換位」新說。不滿足以書入畫,以畫入書,還要求以律入書,以詩入畫。《論書十要》不僅提出「書道與畫通」,還提出「書道如琴理」。《論書》七古亦稱「一波一撇含至樂,鼓宮得宮角得角」,又稱「以書通律如夢覺,夢醒春曉滿洞天」。《晞周集》卷上識語有云:「曾謂詞之為物,彷彿今之抽象畫。」詞乃詩之餘。反之亦可以詩詞入畫。又譬如饒教授在《畫                》中,有感於當下「學、藝隔閡」,提出學、藝應該「攜手」。其中,將在「中國精神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釋、道之學,與藝術全面「攜手」,尤其值得關注。雖然,以禪理論藝,始於明末董其昌(華亭),但若論深諳禪、藝關係,卻無人能出饒教授之右。如云:「以禪通藝,開無數法門。」又云,「熟讀禪燈之文,於書畫關捩,自能參透,得活用之妙。」又曾論及《莊子》及道教對於書畫創作之影響,自亦參透道、藝關係三昧。  饒教授理論指導實踐,創作大量獨具新意的書畫作品。欣賞饒教授書畫作品,自然成為一種至高、至美的享受。這些書畫作品,不僅用墨、用筆均甚講究,如《論書》七古稱「墨多墨少均成障,墨飽筆馳參萬象」,又稱「乍連若斷都貫串,生氣盡逐三光馳」,使人於欣賞之餘,切實感受到一種酣暢淋漓的墨韻和剛柔相濟的筆情;還將彈琴手法轉化為書畫筆法,將詩詞「幽敻」意境轉化為書畫「空靈」意境,將琴心、詩心甚至禪心、道心統統轉化為書心、畫心,使人於欣賞之餘,恍若聽到撫琴、吟詩,進入一種參禪、悟道的虛幻境界。直至近年,饒教授對其書畫技法,仍在不斷創新和變化。饒教授九秩華誕之際,有關方面擬將饒教授七十餘年來在書畫方面的藝術成就,編輯一套煌煌十二冊的《饒宗頤藝術創作匯集》,不僅以為慶賀,亦欲飽世人眼福。欣淼不才,有幸受邀,成為《匯集》推薦人。在此,謹祝《匯集》出版成功,並祝饒教授健康長壽!  (本文為《饒宗頤藝術創作匯集》代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