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人文素質  通識、思維轉換和創造力 (鄭燕祥 主講 葉國威 記錄、整理)

  面對全球化及國際競爭日趨劇烈的挑戰,各國政府都大力投資人才的培養,視之為社會存亡、能否持續發展的關鍵,故教育作為人才培養的事業,其改革提升勢在必行,但是,我們應如何做才能高瞻遠矚、切合未來大勢所需?也許,職場上及經濟上的競爭過於慘烈,目前的教育或人才培訓,傾向功利,強調短期而可測量的工具性成果;標準化的公開考試,無形中主宰了教育的過程及目標。而影響深遠,甚至決定未來成就的教育核心目標——「人文素質」,卻往往被忽略,不知所終。  這次講座,我談談香港教育的人文素質培養問題。首先,我分享一些個人的學習經驗:人文的視野和體驗對我成長有什麼重要性;然後,就全球人才的發展趨勢,討論香港教育的全球定位:為什麼人文素質對香港發展有深遠影響;最後,我從人文素質培養的角度,來分析通識教育的目標和本質:通識與多元思維的轉移和創造力有什麼關係。人文體驗  六十年代,我在香港的金文泰中學念書,同學間自發閱讀及鑽研的風氣頗盛。數年間,我讀過的課外書非常廣泛,只要聽到是世界名著或經典作品,就找來看,相信從這些偉大的著作中,能使自己的人生及未來得到最好的啟發,有點像站在巨人肩膊上,看得更遠、奔向更前。  我看過大量中外文學名作,例如羅 曼.羅蘭的《約翰.克理斯朵夫》,盧騷的《懺悔錄》和《愛彌兒》,惠特曼的《草葉集》等,當然也有金庸及梁羽生的武俠小說,這都深深影響我對人生、人性的看法和態度。我對哲理書籍也有莫大興趣,拍案讚歎不同哲學對人生、天命及善惡的奇妙思考和演繹,例如,馮友蘭的《人生哲學》、《孫子兵法》、《道德經》及《自然辯證法》等,都對我的思考方式及理性追求,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同時,我也喜歡唐詩宋詞的文學境界,念了不少。  回想起來,我慶幸自己有很好的人文教育。中學時期的課外閱讀及思考,遠較原來的正規課程來得重要,讓我直接受偉大的心靈和思想薰陶、體驗寶貴的人文情懷和相關的核心價值,不知不覺培養了我的人文素質,可包括三方面:  一、人文關懷:相信以人為本,認同人性尊貴,扶助弱勢,促進社會公義,追求自由平等,釋放人的潛能,發揮個性和創造力。作為文教工作者,這些素質更顯珍貴,相信與盧騷和惠特曼的影響有關;  二、理性追求:相信客觀理性、獨立思想在人生的重要性,透過追求真理和其規律,就能不斷完善自己、造福社群。過去多年來做學術研究,讓我深深明白這點的重要性,我很慶幸哲理書籍對我這方面的啟導;  三、超越自我:人生雖有各種現實局限,但可以為了理想和信仰放棄已有利益,不懈奮鬥,追求更高層次的生活意義及精神價值。不少優秀的文學作品,暗中開拓我的胸懷,給我不少生命的啟廸和鼓舞,讓我在人生路上困難的日子,能夠堅持理想,雖然有時要放棄自己的職位,卻勇敢地繼續跑下去。《道德經》的啟蒙  人文教育對我的啟蒙,首推《道德經》,從中學直至四十多年後的現在,可說影響深遠。當時,我發現《道德經》所說的天地萬物之道理,玄妙神通,往往超出一般常識以外,給我全新的視野和理念來思考和觀察人生及世事。這雖是古代典籍,卻非常有創意、歷久常新、很有趣味。在中四時,我就將《道德經》五千字全部背誦下來。這可說是我人生的一項最好投資,終身得益。  讓我舉一些例子來說明。你聽過「窩打老道現象」嗎?是我發現及命名的一種道路交通現象。不少駕駛人士都知道,窩打老道由獅子山隧道出口,往九龍方向,左邊是慢線,右邊是快線。但一般而言,車輛行快線反而走得慢,行慢線卻走得快(除非當時整條道路很少車輛),相信有些職業司機也有這個發現。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當所有人都知道快線是給快車行的時候,大家都擁上快線,快線就擠滿車,不能再快了,反而慢線因少了車輛使用,車行快些。所以,明白這種現象後,每次我駛車從窩打老道出九龍時,多行慢線,往往較行快線順暢。另一種相似現象是股市狂潮,當連不懂股票的街坊、阿嬸阿伯都大舉入市,就是拋售離場的時候了,因股市離大跌之期不遠矣。  其實這些辯證道理,在老子的《道德經》早有明言:「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第二章)當多數人都以為會行得快、升得高時,就隱藏着淤塞、下跌的危機,不可不知。推而論之,是為「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第二章),快慢是相生的,你以為快,是因為有慢的相對;你以為白,因為有黑,你越想突顯白,旁邊的東西一定要越黑,這就是相倚的道理。表面上,這些是經濟學現象,其實是人文思考的深層問題。  在過去的日子,我曾將老子的思想智慧,放在不同情境、不同範疇中,加以演繹發揮,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自己也不覺讚歎不已。因為《道德經》說的是天地間變化的道理,如果讀通了,就容易了解世間很多事情背後的深層道理。例如《孫子兵法》,就因為我讀過《道德經》,顯得容易明白,因為兩者的哲理如出一轍。又例如法國盧騷的《愛彌兒》談到自然主義的教育觀,講人的本位,摒棄虛假妄想,復歸自然,發揮個性,強壯身體。這與《道德經》的自然觀「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第三章)共通,甚至有人說盧騷是受《道德經》影響的。由此可見,不同的人文體驗,在深入的層次上很多地方都可以互相打通。  記得我在準備中五會考前,曾寫過一篇七千字的文章,把讀過《道德經》的道理和《聖經》、《愛彌兒》、《孫子兵法》作比較,找出共通要點。現在看來,雖稍為粗糙,但作為人文思考及學習,得益很大。後來,進入香港中文大學,我將文章投到《聯合學生報》登刊出來。當時讀物理系一年級的我,更因這篇文章,被人誤以為是中文系三年級的學生呢。我的感受是,如果我們有深刻的人文思維,就會使我們看到的世界有些不一樣。人文藝術的創作  大學初期,我讀得不錯,但後來卻逐漸失去對理科的熱誠。為什麼呢?相信是來自個人的人文反思。其時為六十年代末,反戰思潮及社會運動興起,我開始懷疑自己讀物理沒有意義,雖然我還是非常欣賞物理的思考方法,但覺得自己躲在象牙之塔,對社會不公和人間困苦,沒有幫助。於是,我產生反叛之心,把自己喜歡看的書,都放在實驗室中看……。  這段時期,我不務正業,開始了一個藝術領域的文人體驗和學習,特別喜愛及欣賞有關人間溫情、貧苦生活的藝術,例如,米勒有關農民生活的油畫版畫,柯勒惠支有關貧苦工人的石版畫,以至近代中國歌頌勞動民眾的水印木版畫,我都覺得非常感動。大三那年,我綜合一些研究心得,寫成介紹有關中國農民生活木刻作品的長文,在《聯合學生報》刊登,雙開版面、圖文並茂。當時的感覺是,我要追求另一種理想,更貼近我關心的人間世界。  大學畢業後,我特意到偏遠的一間很小的鄉村小學教書,那裏環境優美,生活清簡,可以專注追尋自己的理想,提升自己的藝術素養和能力,探索如何表現心中的世界。我慶幸能從理科轉學藝術。有什麼好處?就是會以科學精神和信念,深刻思考自己想畫什麼、想表達什麼;也會細心揣摩偉大作品背後的意念,直接領悟優秀藝術家的心靈、情緒和思路,吸收到自己的創作上——這就是用在藝術上的科學精神。  我畫水彩畫。讓我用一些八十年代的作品①,印證《道德經》對我繪畫心法多方面的影響。《山影》(一九八二,圖一):這幅畫寫日落群山,跟《道德經》的意念相關:「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二十五章)這幅畫不是寫生。那一年,我去東坪洲畫畫,到處層塊石頭,雖有特色,但硬邦邦的,欠缺氣質,畫來沒意思,一無所得。但是在回程船上,轉頭一看,只見層層山影,融入落日暮色,非常迷人。以人文藝術的角度來看,如何吸收這一刻的美境而成就一幅畫,是很有意思的問題。不用即時對景繪畫,不用依賴相機拍下,我只要深情望着日落、感受其中意境就可以。因為我有把科學運用在藝術上的思考鍛煉,明白群山的形象含意是什麼,什麼是層次,什麼是山色……全在心中。然後當晚船到步後,立即跑回家,就把心中的意境畫了出來。畫中的群山,是否當時所見,完全沒關係,但「道法自然」,只要掌握到自己,領悟自然,就能表達出來,有如天成。  《水澤》(一九八二,圖二):是畫水澤的情境,也不是寫生,在追求水邊的天然境界,有如《道德經》所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第八章)  《天下》(一九八三,圖三)是讓自己融入天地之間,追求人文境界,「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儽儽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第二十章)  我反覆談《道德經》對我成長的不同影響,是想表明不同學術領域的東西,可以轉化,互相激發。例如,累積的人文素質和體驗,可轉化為藝術追求或科學研究的熱誠;由科學上的探索,可轉化為藝術創作的思考,甚至學術研究的思考;同樣,藝術創作也可為其他領域的工作,帶來全新的領悟和視野。這種互相轉化及激發,就形成我們在不同事業上的創造力。過去數十年的體驗,都印證了這些多元的人文素質,對我做學術研究、藝術創作,甚至許多事情的工作,有非常深刻的影響,讓我可以深度思考、全面觀察、抱有人文關懷、保持活潑的創造力和想像力。世界大勢與教育定位  以上的討論,對香港甚至其他地區的人才培養,有什麼啟發呢?回答之前,讓我們看看目前世界人才的發展趨勢,而我們的處境又是怎樣。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數字,顯示由一九九七至二〇〇七年間高等教育不斷擴展,有百分之七十六驚人增長,由八千五百萬增至一億五千萬,在亞太區(特別是中國及印度部分)增長最大。預計未來十年還會繼續高速增長,可近三億。從這巨大的人才供應海嘯的來臨及全球化的衝擊,可見未來經濟上或求職市場上,競爭只有越來越激烈,那麼,香港學生的優勢和特點在哪裏?教育的定位又應怎麼設定?香港學生的工作機會,如何才不會被其他人所取代?  一九八八年,香港服務業佔總產業的百分之五十七,二〇〇八年已接近百分之九十,可增長的空間越來越少。香港如何走下去?直接的發展方向,就是要把第三產業變成更高增值和更高創值的行業,不單是產能在數量的增加,更關鍵是品質的提升及創新,可以增值和創值。若只拘限在現有的技術和工具上的競爭,香港的優勢並不多,相較內地或其他冒升的地區,很難再有增值的空間,因為他們的人才價格更低廉,願意花更多時間去做。  但是,如果我們新的一代,有全新的多元人文素質,能夠想到更高層次的東西,創造出別人從未做過的東西,開創新的領域、局面和市場,帶來更多新的工作和新的價值,使其他地區或對手無從競爭,那麼情況就會完全不同。現在香港談的文化產業、創意產業,都不是傳統的知識型經濟,除利用知識和技術改良外,更重要的是文化創意,帶來新的人文價值,創造更高層次的產業,現在韓國的文化產業做得非常好。但香港能夠做到嗎?這關係到我們人才的教育質素和人文質素。  根據國際學生能力評估,在科學、數學及閱讀等方面的表現,香港中學生與上海、芬蘭、韓國、加拿大及日本的都是名列前茅的,可見香港學生是有優勢的,但這是「工具性優勢」,指的是基本學科能力有不錯的水準。與其他地區比較的話,香港學生的學習動機普遍十分低,除了為考試或其他功利目的外,不願意多看其他書籍,難以培養出人文素質,缺乏「人文優勢」,將來發展非常不利。這讓我們感到憂慮。  從我過去的人文體驗及後來的研究觀察②,我認為,面對未來的挑戰,香港教育要重新定位,重點應在培養學生有「新世紀的多元人文素質」,包括三個基本人文要素:  一、全球胸懷:有全球視野,關心人類共同命運,呼應未來發展,願意跨越地域、種族及文化的局限,合作貢獻大同;  二、本土關懷:立足本土,以人為本,促進社會,追求公義,致力人文關懷;  三、個體發揮:追求多元理性(Multiple Rationalities),發揮創意和潛能,超越自我局限,實現有意義、有挑戰的個人理想。通識、創造力與人文素質  為什麼近年來世界各地的教育改革都強調通識教育?這與多元人文素質有什麼關係?讓我說明如下。  現在,全球化的發展不再是單一的,而是多元的。雖然,很多人強調的是科技、經濟的全球化,但也有社會的全球化,整個地球的人都可以透過網絡及其他方式溝通,相互聯繫交往,越來越密切。又有政治及文化上的全球化,世界各地正分享不同的政治理念和文化價值,民主、博愛與平等的核心價值越來越趨同了。另外還有學習的全球化,現在透過網路,學生可以隨時學習全世界最好的東西。  面對多元化的全球化發展,未來的學生應是一個多元的人,不單是一個科技人、經濟人,也是一個政治人、社會人、文化人及學習人,他們在多元的全球化裏有一個角色,除了懂得用科技或經濟方式來思考及工作,也懂得關注社會發展、關愛他人、重視其他人的權利、追求新的文化價值、終身學習……。換言之,我們學生所處的將是多元的人文情境,包括科技、經濟、政治、社會、文化及學習等不同領域,他們所需的未來素質也將是「多元的人文素質」或「多元的人文思維」,也可稱之為「情境多元思維」③(Contextualized Multiple Thinking, CMT),以應付未來的挑戰。  目前課程改革,重點在通識,目標應在培養學生的多元人文素質,發展學生的CMT及多元創造力。我有一個「CMT五角理論」,可用來設計相關的課程(圖四):第一,發展學生的每一種不同的CMT,包括科技思維、經濟思維、政治思維、文化思維、社會思維及學習思維;第二,強調發展學習思維,「學會如何學」及學習能力和動機的增長將是課程的核心,有助加速其他CMT的成長;第三,課程的設計及安排,要促進不同類型CMT之間的「思維轉換」,例如,科技思維的獲得,可進一步轉換成為經濟思維、政治思維或其他CMT的成長,產生新的多元意念、行動及成果,學生無形中掌握了多元的創造力。現在全球的課程改革非常強調學生的創造力,因為學生有了創造力,就可以持續發展,創造價值,不怕時代變遷而被代換。  推行通識教育,應讓學生有多元的學習觀點、思維能力,將不同學科的知識打通,打得通就是轉換和創造,這也是古代畫家顧愷之及現代國學泰斗饒宗頤都強調的為學之道——「遷想妙得」。  傳統訓練人才的方法,是分科培訓或專才培訓,但現代所需的高階人文質素,不再是單科的,而是看有沒有本領,在不同領域轉換思維,產生新的理念、做法和技術。所以,現在的教育逐漸強調「科際」(interdisciplinary)或「多科際」(multi-disciplinary)的培養,目的讓學生的思想和視野,從某些窄狹的框框解放出來,這也是一般所說的「think out of the box」,從而產生創意。  最後,我相信,這個多元人文素質的看法,是一個藍海的人文夢想。讓我們年輕人成為一個藍海的人,這同紅海的人不一樣。紅海是一個傳統的模式,做的工作,大家都相近,競爭越來越大,價值卻越來越低。如果他們是藍海的人,擁有多元的人文素質和創造力,就有能力開創自己的境界、一個新的領域、新的行業,以及新的工作,所以他們擁抱新的世界,未來完全不同。    附記:香港教育學院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聯同通識教育事務處舉辦的「人文香港」系列講座,第三講於三月三十日舉行,前城大校長張信剛與教院副校長鄭燕祥主講,主題是「從人文角度看香港教育與人才培育」。本講稿經鄭教授審定。  (鄭燕祥是哈佛大學博士,現任香港教育學院副校長(研究與發展)及領導與變革講座教授。本文圖片由鄭教授提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