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半個世紀的道歉(閻陽生)

如果不是像史鐵生所說過的「活體告別」,這三個人是絕對不會穿過半個世紀的煙塵,來專門看我的。時間為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他們是── 三位世紀來客重逢田維煦,中國評劇院名角田淞之子。一九六四年,田維煦和我、李敏同時考入清華大學附中高六四五班。但在以考分排學號的清華附中,地位卻天壤之別。田維煦雄踞第一當然是學霸。我學號第九,僅夠望其項背。「下課鈴兒一響,在課間爭分奪秒拼學習的班上,只有他倆敢在走廊上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