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天 (阮嘉毅)

作為一個三十多年的兒科醫生,我看盡了人生的悲歡離合,這些經驗使我學會了珍惜每一天,珍惜家人和好友,他們在我困惑時鼓勵我、支持我,使我堅強地面對人生的各種挑戰。我更感謝天主,賜我生活在香港這片福地上。願香港人萬眾一心,求存同異,為我們和下一代美好的將來而努力。

更多

進念新解﹕毋忘初心 與時俱進 (周凡夫)

香港回歸二十年,亦是進念.二十面體(下簡稱「進念」)成立三十五年,回顧這三十五年看過「進念」的製作不算多,但亦不算少,將寫過的演後評論的文字結集,亦應有一本小書的分量。但要為今日的「進念」寫點東西,當不能只憑印象,也就花了點時間,翻閱了三十五年來積存有關「進念」的圖文資料,也就不能不承認這三十五年來,確是一直與「進念」同行;雖然不是攜手,但大多數時間仍是知道「進念」在走動。為此,雖然一直都只是旁

更多

潘公凱的筆墨視野 (季玉年)

第一次見潘公凱先生,是一位業界資深的學長推薦認識的。和他聊天,他才華洋溢,學問、視野寬廣,令我十分佩服。雖然曾連續在中國兩所十分重要的美術學院擔任院長—中國美術學院(一九九六—二○○一)及中央美術學院(二○○一—二○一四)—長達十八年,對中國當代藝術教育帶來很大貢獻。其父潘天壽又是二十世紀具有影響力的大藝術家,但他態度和藹可親,沒有一副道貌岸然大學問家的樣子。他兼容並蓄,說話有一種讓人信服的能力,

更多

我與李敖先生的書緣 (李 昕)

聽聞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雖早有思想準備,也還是頗感震驚。春節前兩天,我曾打電話給李敖夫人王小屯,詢問李敖病況。夫人告訴我,他已經到了「最後時刻」,放療不能再做,而靶向藥物無效果,癌腫又有擴大。這些天,我一直想抽時間去台北和他作一告別,誰想到他走得竟然這麼快!我和李敖因書結緣。作為編輯,我一共給他編過十來本書,有過很多愉快的合作,但是也常常爭爭吵吵。總的來說,我感覺和李敖合作,如果他不信任你,就很難

更多

學人的典範—永懷饒宗頤教授 (李焯芬)

余生也魯,有幸在饒宗頤教授身邊工作多年,包括當了十五年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儘管學問未有寸進,仍能深深感受到饒教授的大師典範,包括治學精神和品德行誼。衷心希望,我們年輕一代的學人,也可以認真學習饒教授以下的一些優點。勤奮和專注第一點是他勤奮和專注。眾所周知,饒教授學術領域極之寬廣,學術成果之豐碩,世間罕見。這些成就當然不是僥倖得來的。饒教授曾指出,他不是什麼天才。他所有的學術成就,其實都是經過

更多

遺作二首—天問、半世紀 (余光中)

冬至的那天上午,本刊新年一月號正在進行付梓前的倒計時,忽然收到余光中先生二女兒幼珊的電郵:「這兩首詩乃父親遺作,或許可放在紀念特輯中。」附件是余先生未及發表的兩首詩歌《天問》和《半世紀》。本刊獨家披載,以饗讀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京張吳朱三大家與滬三大亨 (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杜月笙在世的時候,北方的很多事情,都讓吳家元去辦,是去北京找張家、吳家、還有朱家。當時,他們都是北方不可一世的大家族—有錢、有權、有勢力。這三家的情況,特別是吳家和朱家,與我父親一樣,很多都是傳說,流傳在民間、口頭,講得津津樂道也神乎其神的,但就是看不到專門研究他們的書籍。張家就是奉系軍閥張作霖、張學良父子及家族。吳家是吳俊升、吳泰勳(吳幼權)父子及家族,是張作霖重要的嫡系;吳家起家於東北,後

更多

「活着的貝多芬」跨進中國文化:潘德列斯基《中國詩歌》的誕生 (周凡夫)

潘德列斯基(Penderecki,一九三 三─)可說是二十世紀前衛(先鋒)音樂世界中最具代表性的其中一位作曲家,被稱為「活着的貝多芬」!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更譽之為「波蘭最偉大的在世作曲家」,甚至有人認為音樂史中的波蘭人,先有蕭邦,然後便是潘德列斯基。潘大師每次到訪香港指揮他自己的作品演出都是樂壇上的大事(香港的中譯名字則是「彭德雷茨基」),他每部新作面世都讓世界樂壇矚目。他的

更多

中國古典詩之虛實互通 (余光中)

一、近日耽讀《甌北詩話》,感想頗多。甌北就是清代中期的詩人趙翼,是清官廉吏,判案十分仔細。在廣州獲海盜一百餘人,按律皆為死罪,趙翼詳審之後,只殺三十八人,其餘則遣戍三十六年。林爽文之亂,他適時調來粵軍,平亂有功,曾官至三品。他的志趣,是做詩人,與袁枚、蔣士銓齊名。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台灣著名詩人、教授。)

更多

父親的同科兄弟顧嘉棠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我父親杜月笙在杜美路蓋的杜公館洋房,現在是上海東湖賓館了。鄰居顧嘉棠的房子現在也變成了餐廳,他們自稱是杜公館。這個房子不是杜家的,是當年顧家的房子,我也曾住過。有一年我去上海,上海博物館的朋友,盛情帶我來到了東湖賓館旁邊的一個餐館吃飯,這家餐館以經營「杜家菜」聞名,這個杜家指的就是我們杜家。我很好奇地進去,裏面掛滿了杜家的一些老照片,我猜想應該都是一些複製品吧,不會是原件。吃過飯以後,餐廳主人知道

更多

《黨史筆記》出版的前前後後:追憶何方先生 (李昕)

國慶假期,閒暇時間較多,我找出幾本書放在枕邊,其中就有何方先生贈我的新作《歷史要真實》。這是我曾經反覆翻閱過的書,但總覺得它值得一讀再讀。誰想到,正當我重讀這部搶救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並提出作者真知灼見的著作時,忽然噩耗傳來,何方先生於十月三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九十五歲。悲痛之餘,不禁百感交集,浮想聯翩。想到先生光明磊落、一生堅持追求真理的風骨和品格,想到他秉筆直言,憑良知著書治史的膽識與睿

更多

天馬行空、獨往獨來四十年--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川久保玲服裝展」札記(秋成)

歷時四個月的川久保玲服裝設計展於九月四日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隆重降下帷幕。此次題為「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中間的藝術」(Rei Kawakubo/ 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的展覽共展出了川久保玲一九八二年至二○一七年在巴黎發表的核心品牌Comme des Garçons(以下簡稱CDG)的一百三十七件女裝作品,可

更多

杜府賬房先生黃國棟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一九七九年我第一次回大陸去了上海,剛剛改革開放,上海龍華機場,幾乎沒有什麼燈,黑漆漆的一片。那個時候我們住錦江飯店,外賓和華僑一定要住錦江,其他旅館不接受,這是當時的規定。八十年代初,我第二次到上海,黃國棟剛剛從青海勞改回來,他和弟弟黃國樑到錦江飯店來看我,一見面就說:「哎呀,七少爺啊!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面呀!」這話真是意味深長,說着話,兩兄弟就已經是老淚縱橫了。我在家裏排行老七,他們都叫我七少爺

更多

一九六七年武力收回香港? (余汝信)

《明報月刊》六月號劉銳紹先生《六七暴動「三把火」燒鍋烹肉》一文,引述了內地《黨史縱橫》一九九七年第八期刊登的一篇署名厲松、題為《高瞻遠矚 果斷英明—文革中周恩來阻止進軍香港》的文章,並稱此文「較能說明時序」。惟劉先生未能看出,這是一篇胡編亂造、虛構歷史的怪文。經搜索,我們發現,不單劉先生,香港不少人也被此文吸引過眼球,包括:江關生先生於二○一二年七月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下)一書引述過此文;《大公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