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並未禁止使用方言? (何友齊)

  容若先生在《排斥方言錯在何處?》(《明報月刊》二○○八年二月號)一文中說:「發達國家一般是民主國家,並無以強迫手段推行國語的事。以美國為例,更無所謂國語(英語只是通用語言,在法律上不能「統一」其他語言;反而州有州語,如路易斯安那州,以法語為州語)。」  路易斯安那以法語為州語的說法,不知有何依據?據我所知,路州並無法定官方語言,而日常通用的則是英語,根本不見法語的影子。州法中有關段落( ‘Louisiana’s Revised Statutes’ 43:204)僅說:有關法律程序的通告,應使用英語(shall be made in the English language),可附以法語副本(may in addition be duplicated in the French language)。  我十幾年前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讀語言學哲學博士學位期間,曾擔任本科學生的法語課程。其中不少是本州法裔學生,他們已有兩代以上不會說法語,除了法國姓氏,與一般美國學生毫無區別。原本以說法語居民佔優勢的州,已成為以說英語為絕對多數的州了。  路州法裔多為一七五五至一七六二年間遭英人排斥放逐的加拿大阿卡迪亞(Acadia)難民後裔,Cajun的稱呼即來自Acadian的諧音。美國獨立並買下路州以後,曾於十九世紀中葉和二十世紀一戰前後數度禁止法裔在公眾場合使用法語。說法語的學生在學校受到教師和同學責罰、侮辱、嘲弄。在家中父母也不再和子女說法語。二戰以後禁令不再,然而法裔已失去以法語為母語的傳統。  相形之下,大陸在推廣普通話的同時,並未禁止使用方言,更無消滅方言之意。各地方言一直廣泛自由使用,地方電台的地方話廣播和地方戲曲劇團也一直受到地方政府的扶持。反過來說,港、澳居民如今自動學習使用普通話,不正說明了普通話的用處?就連容先生也沒有用粵語來寫專欄文章,否則讀者豈不會少得多?容若回應   一、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面積十二萬多平方公里,居民(不論白人、黑人),世代使用法語,自一八一二年成為美國一州後,居民不斷被迫以英語取代法語在該州的官方語言地位,但他們不斷反抗,終於在一九六八年,州議會通過恢復法語在州內的官方語言地位,至今四十年。如果說路州「根本不見法國語的影子」,簡直發白日夢。這就等如說香港「根本不見粵語的影子」。該州何時變天?倒要請教何友齊先生指出具體日期。事實上,我寫路州一事已有多次,拙文備見各報,也曾為美國報紙轉載,幾十年來未見有人質疑。何先生是第一次。  二、大陸禁止方言,自北洋政府、國民政府乃至中共執政後,都有大量文獻可資參考。一九八六年趙紫陽當政時,才廢止這種政策,不過未能公然廢止,只是隱隱約約叫停,但這個「政策」從此名存實亡。關於這方面,我也寫過不少文章,僅在《明報月刊》上發表過不下十篇,不知何先生何以隻字不提?十年前,拙著《文學基本功》也略有說過,也是十幾年來,從未有人質疑。何先生也是第一次。我相信國人不會忘記中共禁止方言教學、禁止研究方言的書刊出版這些舊事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