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主義」 (何尚斌)

  閱《明報月刊》,二○○八年十二月號許家屯的「社、資演變統一論」,二○○九年一月號尹振環的《毛澤東的皇權專制主義》,還有沈衛威的《胡適思想的力量》,很有味道。  主義,是一種理念的設計,要以實踐加以檢驗,需要時間。真理,確實來之不易啊。哲學上的「否定之否定」、「螺旋式推進」,實際上講的是相對真理與認識的「飛躍」概念。社會發展的過程中不斷發生「調整」與「演變」,看來是必然趨勢和規律。  三篇文章中,對毛澤東的思想基礎的剖析很透徹。但對毛的迷信、只有在中國這一塊土壤裏才能植根。因此,中國只能改變「土質」,才能杜絕愚昧。胡適的「多研究些具體的問題,少談些抽象的主義」,就是實事求是,科學就是講實事求是。只有大量的實事才能驗證真理,而不是為了「真理」而去「尋找實事」,毛澤東的「厚古薄今」就是一例。嚴格來講,他研究科學的方法是錯誤的。他缺乏馬克思的學者風範,「資本論」是馬克思學說之中的成功例子。許家屯的「演變中的統一」是事實,至於未來是否達至「統一」,有這個歷史發展的趨向,但需要時間驗證。  胡錦濤講「科學發展觀」,方向是對的,但每一項具體的步驟需要驗證。中國有了發展的啟動力,尚缺對權力運行的制衡力,但目前採取的制衡力是自我制衡的方法而命名為「中國特色」,我認為不宜斷然否定,而要經時間的檢驗,再來一個三十年,看看怎樣再下論斷。  二十一世紀是「主義」驗證的時代,而不是「輸出」或「強者至上」的時代。  (作者是本刊香港讀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