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百年淬厲電光開──紀念「五四」一百周年(余世存)

五四運動至今百年,知識界對五四的認知也在發生變化。比如很多人曾經把五四和新文化運動混為一談,統稱「五四新文化運動」,甚至以五四代指新文化運動;但狹義的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有差異,時間上有前後。比如新文化運動一般指蔡(元培)陳(獨秀)胡(適)魯(迅)等人主導的運動,但陳子明等人的研究成果卻把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黃(興)納入新文化體系,並視梁啟超等人為現代中國自由主義的第一代代表人物。 五四

更多

專題:守護本土文化 可以優雅一點(余浩然)

嶺南文化之於中華文化,是: 同歸而殊途,本同而末異。 中國各地的方言,各自都保留了一部分的中原古音。粵語、閩南語、吳語等,皆有類似情況。中國本身就是個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化的複合型國家,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可能有任何單一語系可以代表整體。主張自己一方方言為正統的中原古音,那是一個偽命題。在邏輯學上,是非常簡單的一個邏輯概念,個別不可能大於整體。要說粵語或福建話能夠代表整個中國所有時期或朝代的正統語音,

更多

巍巍金庸(余秋雨)

那天中午,在香港,企業家余志明先生請我和妻子在一家飯店吃飯。慢慢地吃完了,余志明先生向服務生舉手,示意結帳。一個胖胖的服務生滿面笑容地過來說:「你們這一桌的帳,已經有人結過了。」「誰結的?」余志明先生十分意外。服務生指向大廳西角落的一個桌子,余志明先生就朝那個桌子走過去,想看看是哪位朋友要代他請客。但走了一半就慌張地回來了,對我說:「不好,給我們付帳的,是金庸先生!」余志明先生當然認得出金庸先生,

更多

特輯:「波友」高錕(余濟美 口述、葉國威 筆錄)

我第一次跟高錕校長見面,是在二十五年前的一九九三年。當時我還在美國教書,適逢休假,就決定到香港中文大學做訪問學人。大概在開學時,他邀請新上任的教授到他的家「漢園」飲茶。當時我想,第一次見校長,想當然地,不是在辦公室就是公眾場合吧,哪會想到是在他的家?所以,高錕校長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很親切。我們一行大約二十人,有專車接送,那是一個小型的下午茶聚,氣氛輕鬆。席間,高錕很關心研究,問大家的研究項目是什麼

更多

「六七暴動」的發起者是港澳工委嗎?──對程翔新書的一些批評(余汝信)

最近,程翔先生據說因為對「六七暴動」有不少新發現,故出了一本名為《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的新書。筆者閱讀後覺得,該書除吳荻舟材料本身外,觀點上並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新突破,原來不清楚的還是不清楚,反而原來清楚的,程翔將其又再搞渾濁了。最明顯的就是究竟誰是「六七暴動」(中方稱「反英抗暴」)的發動者和領導者?程翔就將其說顛倒了。 「六七暴動」發動者究竟是誰?早在二○一二年,筆者在《香港,一九六七

更多

遺作二首—天問、半世紀 (余光中)

冬至的那天上午,本刊新年一月號正在進行付梓前的倒計時,忽然收到余光中先生二女兒幼珊的電郵:「這兩首詩乃父親遺作,或許可放在紀念特輯中。」附件是余先生未及發表的兩首詩歌《天問》和《半世紀》。本刊獨家披載,以饗讀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中國古典詩之虛實互通 (余光中)

一、近日耽讀《甌北詩話》,感想頗多。甌北就是清代中期的詩人趙翼,是清官廉吏,判案十分仔細。在廣州獲海盜一百餘人,按律皆為死罪,趙翼詳審之後,只殺三十八人,其餘則遣戍三十六年。林爽文之亂,他適時調來粵軍,平亂有功,曾官至三品。他的志趣,是做詩人,與袁枚、蔣士銓齊名。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台灣著名詩人、教授。)

更多

一九六七年武力收回香港? (余汝信)

《明報月刊》六月號劉銳紹先生《六七暴動「三把火」燒鍋烹肉》一文,引述了內地《黨史縱橫》一九九七年第八期刊登的一篇署名厲松、題為《高瞻遠矚 果斷英明—文革中周恩來阻止進軍香港》的文章,並稱此文「較能說明時序」。惟劉先生未能看出,這是一篇胡編亂造、虛構歷史的怪文。經搜索,我們發現,不單劉先生,香港不少人也被此文吸引過眼球,包括:江關生先生於二○一二年七月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下)一書引述過此文;《大公

更多

詩心碧海,天眼紅塵:拈花微探余光中(陶 傑)

民國三十八年之後,中國文化凋零,學問、道德、勇氣不再,華人的創作在海外近七十年之後,盤點成績,如果標準定得高一些,我認為只有三家,未來可經得起三百年考驗,或在世界上能代表中國的現代文化成就拿得出去,或在時間的長流可以飄傳至遠,或最接近「偉大」的頂峰而與時間同在,補天而煉石,淘沙而爍金,只剩三位。哪三家呢?詩余、影李、說金。中國現代詩余光中。華人電影世界化李安。由小說而新聞事業的金庸。這三位創意非凡

更多

我所見的東坡居士 (余光中)

我並非蘇東坡的專家,但是不失為其知音,而且寫詩多年,略知其中甘苦,所以也不失為其同行。一提到東坡,我就有不少感想。有一次和朋友說到東坡,我大發議論,指出東坡素有多元全才之譽,其實他不用學英文,更無須讀物理數學。此說實在不知輕重,因為古代文人大半得做官,並非閒題兩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就能打發複雜的政務、繁重的公文。東坡兩度主政杭州,第二度再去,發現淤泥厚積,湖水日淺,就得認真疏濬,而

更多

星月交輝 (余光中)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兩份最好的中文雜誌,一份在台灣結束,另一份在香港誕生:一脈斯文在海外默默接手,今日回顧卻有重大的意義。《文星雜誌》在台灣結束,主要是由於政治壓力,其次是由於編輯方針有了歧見。《明報月刊》在香港開始,主要也是由於文革,其次則是由於對中華文化的重認。在我的印象裏,《文星》回應了台灣的潛在讀者,而《明月》卻誕生於商業的社會,但在海外的華人社會卻吸引了廣大的讀者與作者。香港畢竟是自由港

更多

中西田園詩之比較 (余光中)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舉辦六十五周年院慶學術講座暨第二十八屆錢賓四先生學術文化講座,邀請余光中先生做了兩場演講,主題分別是「龔自珍與雪萊」和「中西田園詩之比較」,此外,還有一場別開生面的「詩與音樂——前言與朗誦會」作壓軸。本刊登載其中一篇演講稿,以饗讀者。——編者

更多

粵語的音樂藝術  ——梅姨的師娘腔南音 (余少華)

  無論唱曲或奏樂,梅姨與今日年輕一輩的樂手及唱家明顯不同的是她那種閒適自然,從不刻意、誇張地造句或在音量上作漸強漸弱的處理。在速度上的收放往往是自然隨腔。她自然、不做作,其優雅細緻可以用廣東話「骨子」來形容。她的南音從容不迫,一開腔就把聽者帶進她的感情世界,甚至冷不防為之淚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