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材料與「反英抗暴」 (吳 輝)

,何故會捲入內地的文化大革命?勞資糾紛何故會發展到軍警鎮壓、街頭到處是「炸彈」?何故時至今日社會上對此仍有對立的意見分歧?我不是歷史學者,不是任何專家,且當時身在北京,年紀尚小,完全沒資格也不妄圖解讀該事件。我只是手上有一些父親吳荻舟留下的原始材料(吳荻舟,一九四八年開始在香港工作,一九六二年調北京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周恩來指示成立「反英抗暴」聯合辦公室,吳任群

更多

臨危受命,開創新局 (吳秋北)

林鄭月娥女士高票當選新一屆行政長官,可以說既是臨危受命,也是早有準備。說是臨危受命,原因她是在梁振英先生宣布不參選後才參選的;說是早有準備,是因為選特首此等大事,怎能隨意說選就選?沒有往績、沒有經營、沒有信任,怎能成事!臨危受命豈是說說那麼容易。梁振英先生不連任的決定突如其來,林鄭女士在反對派獵巫式狙擊的艱難險阻下挺身而出。在反對派為反中央而反特首的思維邏輯下,只要任何有中央認受性、有可能成為特首

更多

尚餘清風拂在心:「香港負責人」二十年收支明細 (吳輝)

一九八九年間,筆者在北京某報館工作。一次,一位上級主管部門領導來召開會議,他針對當時群眾中洶湧的反貪情緒說:「我們不過是拿上幾條烟呀,拎上幾桶油呀,該打倒嗎?他娘的我們窮啊!」弄得在場的記者編輯們哄堂大笑。不過,他提到的那些行為,今天看確實只是「雞毛蒜皮」,隨着落馬貪官名單越來越長,面對令人髮指、令人心寒的打貪「成果」,我們的悲憤已經無以復加。父親吳荻舟(一九○七─一九九二,曾任香港《文匯報》社長

更多

閱先父吳荻舟筆記:緬懷羅孚伯伯 (吳輝)

先父吳荻舟在香港工作了十四年,他的對外身份:一九四九年前後是《華商報》讀者版編輯,一九五○至五七年是招商局顧問,一九五七年起是《文匯報》社長兼招商局顧問。實則從一九五五年起他已是中共香港工作小組負責人,港澳工委成立之後任常委,調回內地後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組長缺)、組長。如此,先父生涯逾二十年工作與香港密切相關。許禮平先生在《六七暴動與八千刀客》(《蘋果日報》,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專

更多

香港十字路口回望﹕從吳荻舟筆記回望六七暴動 (吳輝)

有些從來沒在香港生活過的內地朋友對年初二「魚蛋事件」的議論,很令人痛心。比如說「香港鬧不起太大的風浪來,就是幾萬港人上街鬧事也還是少數人。別說什麼政治覺悟和愛國主義,就是香港人唯利是圖、滿腦子是錢的那種自私心態,也不可能真正參與太多的政治事件。鬧事的,也就是些容易被海外反華勢力挑撥的年輕人」。又比如說「以香港人的心態,搞什麼全民普選和中央委派都是扯淡!只要能讓他們有錢賺和有奢靡文化伴隨,就是讓成龍

更多

意大利世博會金獎獲獎感言 (吳歡)

去年初,我收到邀請,請我參加意大利(米蘭)世博會的美展。 由於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心不在焉,例如只要電梯的門一開,我肯定出去,根本不管到了哪一層樓。 同樣,我早已忘了什麼叫「世博會」。因為世界上和國內的博覽會太多,根本弄不清哪個大、哪個小,哪個重要、哪個不重要,或者都重要、或者都不重要。 當朋友問:「你聽說過前幾年中國辦的上海世博會嗎?」我說:「當然知道,那是和奧林匹克運動會齊名的盛會!」朋友說

更多

飛虎震天  ——馬宗駿先生的抗戰歲月 (馬宗駿 口述、吳章銓、禤福煇 訪問、禤福煇 撰寫)

  一九四一年,國民政府在各大專院校號召青年投考空軍,並送往美國受訓,其間,經過重重嚴格篩選,才能成為空軍。馬宗駿一九四三年底完成訓練後,一九四四年十一月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馬宗駿生動憶述中美空軍的合作情形:「抗戰期間局勢緊張,美國人爭着要表現,中國飛行員也不想丟臉,大家搶着出任務,不甘後人,雙方合作十分愉快。」一九四五年四月,日軍計劃分三路進攻湘西,第五大隊和第一大隊互相配合禦敵,日軍至四月底漸漸不支,六月七日,湘西會戰全面結束,成為抗戰史上最輝煌的一頁。此後,日軍已無力發動任何重大戰役了。——編者

更多

留住人 留住故事  冼昭行談香港薄扶林村的歷史價值 (吳諰煖)

  香港的城巿規劃以地產巿場發展作主導,周邊環境的急遽變化威脅薄扶林村的存亡。二○一三年政府建議放寬薄扶林及半山發展限制,增加了村民的危機意識。有感於在地歷史的重要以及承傳歷史文化的使命,村民自覺再不能抱持僥倖心態,也不能坐以待斃,促成薄扶林村的「留住運動」。

更多

民主規劃民主建村的示例  陳允中談重建菜園新村的過程 (吳諰煖)

  在分享菜園村建村過程之前,陳允中首先慨歎香港的城巿規劃是一種推土機式的規劃,把地方剷平,然後重建!他期望香港的未來不再使用這種方式,而是採用有機的方式,拆一點,不拆一些,保留一些,慢慢規劃,「那樣我們便不再需要菜園村了。希望菜園村是最後一個被推土機推倒的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