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潛龍勿用到飛龍在天 (吳羊璧)

  龍年,談龍,想到了《易經》。  《易經》六十四卦,第一封乾卦,就有多處談龍。  天地間到底有沒有龍?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誰也說不清楚龍是什麼樣子,存在於什麼地方。但人們心中總認為有龍,或常以龍既變幻無常,又無處不在,來象徵宇宙運行的規律。《易經》中的龍  《易經》的乾卦(六橫畫,六爻),據《周易.繫辭》,其卦辭「元.亨.利.貞」意思大致是大氣團流,晝夜四時,永遠循環運行發展。乾卦的卦辭一再出現「龍」,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九四:或躍在淵;九五:飛龍在天;上九:亢龍,有悔,都談到龍。這裏的「龍」,都是啟示人們的行為要符合宇宙規律,才能夠順利發展。  《易經》有《易經》的哲理,爻辭表現了《易經》的哲學理念。潛龍、飛龍,都是在按照客觀規律而行的,以求得到最佳的結果。  《易經》每卦六橫畫(或一畫,或一畫中間隔斷。一畫為陽,橫斷為陰),每一畫(或斷畫)的不同位置,就表示此時這一卦的重點正處在什麼位置。六橫畫的最底的一畫叫初九(九是指陽,如果這一畫是陰,則稱為「初六」),這時陽爻處的地位就像蟄伏着的龍,「潛龍,勿用」,時機未至,此時不宜有所作為;九二:見龍在田,這時的位置,孔子的解釋是「龍德而中正者也」,「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這一爻處表示可有作為;然後是九三,君子終日乾乾;九四,或躍在淵,九五,飛龍在天。飛龍在天,情勢很好,此時正「陽剛中正而在高位」;上九,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知進退存亡而不失真正者,其唯聖人乎!」這裏說的「龍」,象徵着人們能依照客觀規律,或進或退。從「潛龍勿用」,到「飛龍在天」。都是從無為到有為。黃河長江 兩條巨龍  今年二○一二年是龍年,現實情況的龍年,客觀看,正處於什麼位置?  我認為,今年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龍年,應該是飛龍在天的時候吧。每一個龍的傳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奮發有為,這一條龍就一定飛起來。  中國強大,龍也強大。  回顧歷史,一百年前、二百年前,那些年的中華大地,都有許多苦難,國弱民窮,龍的子孫不容易高高昂起頭來。那是「潛龍,勿用」;現在,國家安定了,人民強大了,我們開始建設從來未有過的事業。就在龍年的這個時候,我們不但有能力建設大地,更有能力望向宇宙,我們的太空人在宇宙間高高興興過龍年。  是真正飛龍在天的時候了。  人們愛唱一首歌:「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河,她的名字叫黃河;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她的名字叫長江。」黃河、長江是有代表性的東方大河大江。現在這大河大江,就像兩條巨龍,精神奮發的巨龍。我們有廣闊的大地,大地上兩條巨龍現在正以前所未有的生機進行前所未有的歷史大業。《易經》的六十四卦,把世上的千萬變化歸納綜合為六十四條,六十四種狀態。可以更多嗎?當然可以更多,但六十四條也已經有相當足夠的概括了。人們掌握了足夠的客觀規律,再以自覺進行符合客觀規律的努力,可以使每一年都像生龍活虎的龍年。飛龍在天,飛龍在天。  祝福讀者們龍年吉祥,龍馬精神!  (作者是香港作家。)

更多

人比兔子耳朵更長 (吳羊璧)

  虎年去了,兔年來。  兔年,想到了兔子的長耳朵,想到了「狡兔三窟」,又想到了人類正在努力想飛出地球。  這個聯想看似有點古怪,但我想,兔子要找三個窟,是為了安全;人類想飛出地球,不就是及早找好另一個窟嗎?  也許你已經在兔年的郵票上見到了兔子溫馴可愛的形象。兔子有個特點:長長的耳朵。如果你喜歡養兔子,那一定早已注意到牠的長耳朵了。所有強勢的動物,不是有利爪尖牙如老虎,就是形體龐大如大象,生下來就要獵食小動物。兔子卻簡直沒有武裝,無從自衛,個子又小,正像天生給猛獸做小點心吃。然而,兔子一族就是能存活世上,還在十二生肖中佔一席位,更排列在老虎後面,真不容易。  兔子弱勢,必須有生存之道,長耳朵對牠很有幫助,讓牠敏銳地接收四周環境的訊息,有什麼動靜,即使是很微小的變化,牠都能夠知道。  但兔子,說來真令人同情,牠那靈敏的長耳朵雖然為牠預報了消息,也只夠牠趨吉避凶而已。  在甲骨文中,找不到「兔」字,但這個字是有的。  甲骨文中常常有一些字,是兩個字連在一起,叫做合文,兔字就是個合文,上面一個「兔」,下面一個「口」,合在一起,是個很象形的字。上面的「兔」,就像畫了一隻兔子,少不了長耳朵;下面的「口」表示什麼呢?可能表示兔子的另一個特點:這是牠的窟,有什麼動靜,「狡兔三窟」,牠隨時就能躲進靠近的窟去,兔字合文下面的口,應該就是表示一個窟。  狡兔三窟。也算是盡了力量找到生存之道了。  有了靈敏的耳朵,有了三窟,遇到危險時,走避的動作還必須快。兔子自然反應佳,遇上危險懂得立即脫走。成語「動如脫兔」就是形容兔子脫走得快。  兔子的靈敏耳朵和快捷動作,人是可以學一學的。兔年,如果說要從兔子中得到什麼啟示的話,就是要像兔子那樣,有長長的耳朵。對大世界與小環境的變化,都及時掌握。耳聽八方 計劃未來  人不能使耳朵變長,但是現代科技使人的耳朵可以比兔子還長。每天,世界上無論哪一角落發生的事情,人們很快就可以從播音上聽到,從電視上看到,有時甚至是現場直播,讓你馬上親眼見到。別的地區發生衝突,有時你需要知道的,即使距離很遠:你也許正做那個地區的生意、你也許經常買那個地區出產的東西。歐洲發生大風雪,你本來想到那兒旅行,還去不去?某大集團收購了一家公司,他們的股票也許會上漲,這對你是不是好消息?某個產米的地區失收了,明天你去超級市場,米價是不是不變?全球金融海嘯發生了,你受到影響了嗎?中國經濟崛起,對你又有什麼直接間接關係呢?生活中諸如此類的訊息,我們都應該知道,還要迅速知道。  就這些與日常生活有關的訊息,人的耳朵比兔子更長了,不過還應該做得比兔子更積極。耳聽八方之外,可以憑藉靈通的消息,為自己做出更進取的新計劃。嫦娥與玉兔  事實上,我們身處一個充滿變數的大宇宙中。有些人是隨時隨地都有危機感的。二〇一一年甫至,美國阿肯色州比比市發生三千多隻燕八哥死亡後從上空墜落的事件,之後在西北部又有近十萬尾石首魚暴斃。這都是前所未見的事情,一時也未能找出合理的原因。於是有人驚歎,這是不是世界末日來臨的預兆?這一歎有點過了頭,這只是互聯網令人類耳朵變長的結果。  地球的日子還很長。人類還可以運用自己的智慧,伸長自己的耳朵,更多也更深入了解我們的宇宙,因為也許有一天,人類真的需要飛出地球。不是因為地球末日,而是人口太多了,地球承載不了,再過五百年一千年,人類也許需要找尋另一個適合人類生存的星球,這就是人類的另一個窟。  世界各地都有飛天的神話傳說,神話中飛天是很容易的,說飛就飛。中國傳說中的嫦娥,得到了長生不老之藥,就飛到月球上去。現在我們舉頭望皎潔的明月,心中仍然很樂意為美麗的嫦娥祝福。傳說玉兔在月宮搗藥。那麼好,今年兔年,讓我們也為月中的玉兔祝福吧。太陽系又一「窟」  月亮,只是附着地球的小衛星,比之於全宇宙,地球和月球的距離,其實很近很近,但是人類要飛到月球上去,就要掌握大量科技知識,花費巨大資源與努力。人類要送一個太空人到月球去走幾步,還真不簡單。  飛出地球,已經不容易。宇宙的距離,不能用我們生活中的概念來計算,要用光年。太陽系中八大行星,大家都只是鄰居,但是我們現在還未能夠去任何一處走走,叩鄰居的門。  但是,人類要走到這一天。  天文學家用他們的專業知識探索無垠的宇宙。有專家發現太陽系之外所存在的無數星系之中,有的星球可能就與我們的地球相似。那麼我們不但要飛出地球去,更可能有一天飛出太陽系去。  宇宙很大,人類會有許多可以好好生活的又一「窟」。  兔年好。  (作者是香港作家。)

更多

讓地球虎虎有生氣 (吳羊璧)

  虎年到。談虎年,先祝虎年事事大吉,生龍活虎。  再從今昔老虎的處境,說說世界。由三百年前一個小故事說起。射 虎   一六九八年,清康熙三十七年。這年十月,康熙皇帝去打獵。  隔着一個山澗,見到對面有老虎,雙方有相當的距離。康熙皇帝玄燁,引弓看準,射了出去。去勢很猛,中了,箭穿透老虎腋下肋骨。這是皇帝所射的了不起一箭,在《清史稿.聖祖本紀》中,便記載了這一段文字﹕  冬十月癸卯,上行圍,射殪二虎,其一虎,隔澗射之,穿其脇。  清朝建立王朝以後,高層保持尚武傳統,每年秋冬,皇帝與王公們總要出去打獵,皇帝自己以身作則,顯示他自己也沒有放下武藝,仍然能夠有不凡的身手。上面記事中這一箭,便是又準又猛。  清史書上的皇帝本紀,在行獵方面有許多記述,不只上面這一段。康熙三十年,檢閱各部的時候,「下馬親射,十矢九中」。康熙四十年行圍,「一矢穿兩黃羊」。乾隆皇帝也有很多這樣的記事,乾隆四年,行大閱禮,「連發五矢皆中的」;八年,「親射殪虎」;二十年,「上幸晾鷹台行圍,殪熊一虎二」。  清朝行獵稱秋獼,地方多在木蘭一帶。離京城不算太遠。從這些記載看來,那時京城不遠的地方自然生態仍然相當完好,行獵時能夠獵到許多熊或老虎。  這些事情,距離現在不過三百年左右。但是現在,如果仿照那時候組織一次大行獵,再也不能找到那麼多熊、老虎來做目標了。老虎消失   今年虎年,人們仍然會談論老虎的許多老話題,但是不能不面對的現實狀況是﹕老虎已經成為稀有動物了。  現在我們仍然能夠見到活生生的老虎,但是只在動物園、馬戲團裏面見到。許多種類的老虎,在自然環境中已經絕迹。像華南虎,現在只在動物園中存在幾十頭。香港以前傳說也有老虎,那應該是華南虎。現在香港只留下老虎岩之類的地名。(編按﹕老虎岩是樂富舊稱,但部分設施仍保留老虎岩之名,如「老虎岩變電站」。)  世界各地的老虎,爪哇虎、蘇門答臘虎,都稀少或者消失了。印度森林中大概仍存在着幾千頭孟加拉虎,是最大的老虎族群了。  老虎的消失,不完全是由於人們的直接捕殺,更主要的原因是生活環境的變化。任何動物都要有足夠的食料,老虎猛獸,個頭大,吃的量也大,要吃的也是個頭不小的獸類。牠們捕鹿、捕羊、捕野豬。沒有敵手,只管挑有肉的、好吃的來追捕,在食物鏈中居於高位。只有深山茂林,才有那麼多食物讓老虎活下去。隨着人類居住的地方擴展,自然環境一寸寸改變,食物鏈中斷,才是老虎難以生存的最重要原因。總的來說,是環境大改變了。  環境改變,這是今天的大問題。人類文明社會的發展,自然是一種進步,進步展示了人的主觀意志和能力很強,可以改變世界,但是這種改變如果包含了破壞客觀世界平衡的成份,年月積累,就為人類社會帶來了危機。現在危機漸露,拿近日看到的報道,一個簡單的小例子是,洗衣化學劑大大方便了洗衣,但是這些化學劑溶在水中,排出以後,流入土壤中,帶來的後遺問題也很多,甚至很長遠。在大的方面,工業上排放的有害氣體,直接破壞了地球的大氣層,間接破壞了和諧的自然環境。工業社會大大改善了人類的生活,但現在我們知道,每一種積極的改進,又會帶來破壞。  老虎的消失,只是自然環境劇變的標誌之一。何處虎山行?   人們長期談論老虎,有兩個重點,一是談老虎的威猛,一是談人類有勇氣,不怕老虎。十二生肖中,老虎是唯一的猛獸,作為猛獸的代表出現。牠虎虎生威,虎虎有生氣,虎踞龍盤,坐在那裏就已威鎮八方;但是人又不怕權威,人能夠打虎,能夠驅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人們的話題中,老虎就是這樣的具有兩個方面的意義。  人類在擴展自己的生活環境的時候,少不免與各種野生動物發生衝突。非洲的肯亞,獅子食牛,農民要射殺,這就產生了複雜的問題。怎樣既保護人類的生活,又不使地球上的生態失去和諧。這是人類面對的新問題,也許需要建立一套新的學問來探討。  今天,人們要拯救地球了。這事情太不好辦,需要全人類拿出更多的勇氣,更多的智慧,更多的毅力。今日山無虎,何處虎山行?如果把「虎山」作為自然生態的象徵,今天人們就要一處一處重建虎山。三百年,夠不夠?  虎年的祝福是,讓整個地球虎虎有生氣。  (作者是香港作家。)

更多

小記畫家丁聰 (吳羊璧)

  畫家丁聰先生去世,高齡九十三歲。  丁聰先生曾為香港《文匯報》的副刊專欄作過畫,很受讀者歡迎。  上一世紀文革十年浩劫過後,一九七八年,這年是香港《文匯報》創報三十周年,五月初,我奉派到北京約請作家撰寫報慶三十周年的稿件,有了一次在那時算是難得的聚會。因為自文革以後,文化界普遍遭受重壓,現在在又一次解放的氣氛中見面,大家都很高興。到會的作家有茅盾、夏衍、葉聖陶等近百人,由金堯如先生(香港《文匯報》總編輯,當時被召回內地,在北京中華書局任職)邀約。在這次聚會中,我有幸見到了許多文化界名人,也見到了丁聰先生。我手頭現在保存丁聰的一封信,說到「情緒甚高」,大概也是那時文化界普遍的情緒。信中的一段話是﹕  近日奇忙。問題一經「改正」,各方都又想到我這個人了。需要動手、動嘴之事,實在不少,真是疲於奔命。之方最近在京,亦為「改正」之事,情緒甚高,準備「大寫出手」。  「改正」,大抵是指那時拋給文化界的種種帽子,現在一一改正了。  信中說的「之方」,是《文匯報》上海北京特約記者龔之方,名記者。龔之方為《文匯報》副刊寫「北京小事記」,每篇都由丁聰作圖,因此我也與丁聰有通訊聯繫,但難得見面。那時去北京是一件大事,沒有飛機,需坐三天火車。  「北京小事記」寫生活中的小事。當時來自北京的差不多都是政治性的報道、文章,從側面寫生活小事,很多讀者愛看,丁聰的插圖自然也是一個吸引點。  丁聰的畫,線條非常簡潔,看他的原稿,覺得他下筆之前,已經完全抓住了特徵,輪廓清晰,因此一下筆,那麼精簡的幾筆,就把一切都表達了。他的畫富幽默感,這裏保存有一幅寫水庫的插圖,一網都是魚,誇張,畫面美,令人笑着讀。  四人幫垮台,小丁畫了一幅江青漫畫四像,同樣是筆墨簡練,把江青當年不可一世的囂張模樣留在紙上。  在北京時,朋友帶笑說,小丁有「氣管炎」,我茫然等待解說,朋友說的是同音的「妻管嚴」。原來小丁不大理會生活上的事,一切由他太太沈峻主理,人們稱沈峻為「家長」。我那時是第一次知道有「氣管炎——妻管嚴」這一趣話。  這些往事,匆匆,就三十多年了。  (作者是香港作家。)

更多

鼠年說碩鼠 (人文天地-吳羊璧)

  又到中國人的「子」年了,戊子,是十二生肖紀年中的鼠年。十二生肖,鼠排在第一位。  老鼠令人覺得不快。為什麼古人把牠排在第一位?不過,這裏先放下不說,說一個與鼠有關的故事。鼠剝曹元理臉皮  漢代,有一個精於算學的人,叫做曹元理。《西京雜記》(東晉時的著作)中記,有一天,他的朋友陳廣漢說,我有兩個圓穀倉的米,忘記是多少石了,你能替我算出來嗎?曹元理就用他的方法(用筷子若干),算了出來,說﹕「東囷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又用筷子算了十餘轉,說﹕「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斗」。計算到升、合(《漢書》上的標準,「十合為升,十升為斗」),對於一個大穀倉來說,是很精確的了。  後來出米的時候,核算的結果,東囷的米果然是這個數,西囷的尾數有點出入,曹元理算出的尾數八斗,出米時的實數是七斗九升。相差一升。不過,「中有一鼠,大堪一升」。也就是說,把鼠算了進去,就很準確了。  後來陳廣漢告訴曹元理,你算得很準確呀,曹元理卻說,米是米,鼠是鼠,我沒算準,沒臉皮見人了。(「遂不知鼠之殊米,不如剝面皮矣!」)曹元理說這話,顯見他對自己的精算是極有信心的。因此覺得有一升的出入,也很丟臉。其實,很有理由把這頭鼠算入米中去,因為這頭穀倉老鼠就是吃了米,才把自己變得肥肥大大的。  中國的《二十四史》中有一門類,是當時精通某種技巧奇術的人的傳記,列為《方術列傳》,或《方伎傳》。這是從《後漢書》開始的。《後漢書》的方術列傳有華佗——著名的醫術家,但沒有曹元理的傳。其實曹元理的精算水平這樣高,應該有傳。葛洪作《西京雜記》(托名西漢劉歆作),記西漢時的許多珍聞,就把曹元理這個算米的精彩故事寫進去了。  我們讀這個故事,除了知道漢代的算術已經有了曹元理這樣的水平,還再一次想到﹕老鼠的遺害實在太重大。老鼠跑進人們家中,什麼都亂嚙,什麼都吃。在大穀倉中,老鼠吃得肥肥大大,但人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受到了大損耗。碩鼠碩鼠,無食我黍  《詩經》是中國最古老的一部歌謠集,其中的《魏風》收了一首《碩鼠》,就唱說﹕大老鼠呀大老鼠,你別吃我的黍,別吃我的麥,別吃我的苗吧。你把我們的糧食吃光了。這歌謠有三節,第一節是﹕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古老文字中的「女」是「汝」,第三句的「貫女」是「伺候你」的意思,第五句的「逝」即「誓」。整首歌謠唱的就是,大老鼠,你把我們的糧食吃光了,我們伺候你三年了,你一點不體恤我們,我們只好另找地方去,尋求我們的新樂土了。看這些語氣,這首歌謠其實還不只是罵大老鼠,更是借大老鼠罵苛刻的統治者,統治者逼得人們要另外去找樂土。十二生肖之首?  但回頭說到老鼠,老鼠的禍害,卻是人類沒法子擺脫得開的。田裏有老鼠,沙漠地底有老鼠,農村有老鼠,城市有老鼠,老鼠無處不在,無處不鑽,無處不繁殖。鑽進輪船,鑽進飛機,到處去。科技再發達,到現在還是難以治鼠。  看樣子,我們的老祖宗在排列十二生肖的時候,並不像我們現在只找正面形象,而是面對現實,把現實生活中與生活最密切相關的若干動物拿來,作為或這或那的象徵。十二生肖中,鼠屬子(子配鼠,丑配牛,等等。為什麼這樣配,古人大概自有一套道理,不易說清楚),那麼,子時在前,鼠也就排在前了。不因老鼠可厭而迴避,這也是一種正視現實的精神吧。  中國人過新年,但求事事吉利祥瑞,那麼,到鼠年,把老鼠的機敏靈動,作為一種象徵,說是靈鼠,不也熨貼順遂。  老鼠為什麼在十二生肖中排第一,我小時聽母親說家鄉的民間故事,我覺得最為有趣。故事說,玉皇大帝要選十二生肖,一批動物已經去排隊。老鼠也得知了,鼠頭鼠腦的混進隊裏來。這時牛排第一,老鼠往前鑽,一下抓着了牛尾巴,牛的即時反應是尾巴往前一摔,把老鼠摔到最前面去了。於是排了第一。(作者是香港作家。)

更多

家有福豬 (吳羊璧)

看「家」字 下面一個「豕」  說「家有福豬」,倒不只是新春的祝福語,有個來由,因為「家」與「豬」很有關係。「家」字的構成,是一個「[家]  」的上蓋,下面一個「豕」。這上蓋,《說文》的解釋,就是指屋子,象形,看篆書,就是一個覆蓋着的屋子形狀。屋子裏面有「豕」,就是豬。古人造字的時候,認為屋子裏有豬,就是像樣的一個「家」了。  看甲骨文,尤其像。下面的「豕」,側看是很象形的。  我第一次注意到「家」字是這樣的構成時,有點奇怪。首先,用現代人的觀念想,家,通常想到有老有幼,一家大小。那麼,家字應該是屋裏面有大大小小很多人啊,但為什麼不是?再想想,中國是個農業大國,家字,是不是應該首先反映這方面的特點呢?  例如家裏有禾,有米。再不,應該是遊牧業,如羊,牧羊不是很重要的農活嗎?再有,就是牛,牛與耕種有更直接的關係。造成一個「家」字,應該優先考慮以這些來作象徵,然而幾千年的中文裏面,「家」字的構成偏偏不是這些,而是「豕」,就是家屋裏有一頭豬。有肥豬 才家肥屋潤  豬當然也很重要。但為什麼是最重要的,要以牠來象徵家?  慢慢地,想出點道理來了。  人類社會的發展,先是遊牧,後來才是耕種。遊牧是流動的,牧馬牧羊,不定居。耕種了,才定居,定居了才有「家」的觀念。  懂得耕種是定居重要的原因,但是耕種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範疇。人是到田裏去工作,田地不是放在家裏的。「田」字部的字有很多,把田分成一塊塊,叫做「畦」,有力氣的人在田裏工作,叫做「男」。這都說明耕種是一個大概念,要表現的很多,不能簡單歸在「家」裏面。  牛是耕種的重要助力,牛很強壯,有牠本身的特徵。養牛,首先想到的也是耕種,屬於那個大範疇的概念。  有了耕種技術,人可以定居下來了,於是形成一個個的家庭,這些家庭單位,要經營自己的居所,這才是「家」的觀念。  住下來了,在住處再養家禽、家畜,有雞鵝鴨,有狗豬貓,家禽家畜裏面,要找一個主要的象徵,選豬就很有理由了。你定居下來了,你養了豬沒有?養豬是重要得很的副業,有肥豬,才家肥屋潤。  說到這裏,我想起小時鄉居,那就是這樣的一幅圖畫,你不難見到家家有雞鴨,又都養了頭肥肥胖胖的豬,這真是福豬。說實在的,只是因為城市生活,才使人們腦裏消失了這幅圖畫。要理解「家」字的文字構成,為什麼是在屋裏有一頭肥豬,你回到古老的農村生活中去,理解起來,就直接得多了。能夠畜養了豬,是定居、家居的重大象徵。  《說文解字》中,探究「家」字音的來源,說是從「豭」字借音。豭就是豬。我們彷彿可以聽到先民在互問﹕你有豭沒有?有豭了,那就是有家了。(豭音家。)從文字 看豬的形象  豬和人們一直是親近的,親切的。  但是豬的形象,實在說,並不很美好。胖胖的身軀,長長的豬嘴,有點笨拙,有點貪饞相。  古人相信,人與許多生物,是可以互相幻化的。比方高貴的皇族,就是龍的幻化。豬是不是也可以幻化為人呢?有,傳說中也有。唐代有個造反的安祿山,他也想做皇帝的。傳說,有一天,他午睡時,就露了原形。皇帝睡着露原形,是龍,安祿山露的原形,是龍頭豬身。因此他的作為是有限的。這傳說見《楊太真外傳》。其實,安祿山個子大,又是個胖子。這傳說,是因他有這樣一個肥大的外形而生造出來的吧,說他像肥豬。  在中國文學史上,豬卻有一個非常親切,非常可愛的文學形象,那就是豬八戒。《西遊記》是吳承恩的傑作,寓言式小說,想像力豐富。他想像唐三藏去西方取經,要有個神通廣大的孫悟空扶助。但一個究竟不夠,再寫一個悟能。這個悟能(豬八戒)性格特點不應與孫悟空重複。孫悟空是猴子化身,精靈極了。那麼,豬悟能就有點笨拙,悟空叫他「這個獃子」,這個獃子也很有本領,悟空七十二變,他能三十六變。但他實在貪饞,怕死,以至好色。他做了高家的妖怪女婿,卻不害人,「喫了你家些茶飯,也與你幹了許多好事」,「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兒。」  豬八戒三十六變,最有趣的一變是在盤絲洞。那裏的蜘蛛精七個仙姑捉了唐僧,悟空悟能去救師父。豬八戒先趁仙姑在裸泳,變成一條鮎魚精,「只在那腿襠裏亂鑽」把她們戲弄了一回。這段故事在七十二回,有興趣可以翻開再讀讀。這豬八戒還有個特點,內心很想成家,就是個凡人,好人。看來,在吳承恩心中,豬就是這樣平凡而又不平凡。  到這裏,話再說回頭,再恭賀春禧,祝家家戶戶,家有福豬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