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材料與「反英抗暴」 (吳 輝)

,何故會捲入內地的文化大革命?勞資糾紛何故會發展到軍警鎮壓、街頭到處是「炸彈」?何故時至今日社會上對此仍有對立的意見分歧?我不是歷史學者,不是任何專家,且當時身在北京,年紀尚小,完全沒資格也不妄圖解讀該事件。我只是手上有一些父親吳荻舟留下的原始材料(吳荻舟,一九四八年開始在香港工作,一九六二年調北京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周恩來指示成立「反英抗暴」聯合辦公室,吳任群

更多

尚餘清風拂在心:「香港負責人」二十年收支明細 (吳輝)

一九八九年間,筆者在北京某報館工作。一次,一位上級主管部門領導來召開會議,他針對當時群眾中洶湧的反貪情緒說:「我們不過是拿上幾條烟呀,拎上幾桶油呀,該打倒嗎?他娘的我們窮啊!」弄得在場的記者編輯們哄堂大笑。不過,他提到的那些行為,今天看確實只是「雞毛蒜皮」,隨着落馬貪官名單越來越長,面對令人髮指、令人心寒的打貪「成果」,我們的悲憤已經無以復加。父親吳荻舟(一九○七─一九九二,曾任香港《文匯報》社長

更多

閱先父吳荻舟筆記:緬懷羅孚伯伯 (吳輝)

先父吳荻舟在香港工作了十四年,他的對外身份:一九四九年前後是《華商報》讀者版編輯,一九五○至五七年是招商局顧問,一九五七年起是《文匯報》社長兼招商局顧問。實則從一九五五年起他已是中共香港工作小組負責人,港澳工委成立之後任常委,調回內地後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組長缺)、組長。如此,先父生涯逾二十年工作與香港密切相關。許禮平先生在《六七暴動與八千刀客》(《蘋果日報》,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專

更多

香港十字路口回望﹕從吳荻舟筆記回望六七暴動 (吳輝)

有些從來沒在香港生活過的內地朋友對年初二「魚蛋事件」的議論,很令人痛心。比如說「香港鬧不起太大的風浪來,就是幾萬港人上街鬧事也還是少數人。別說什麼政治覺悟和愛國主義,就是香港人唯利是圖、滿腦子是錢的那種自私心態,也不可能真正參與太多的政治事件。鬧事的,也就是些容易被海外反華勢力挑撥的年輕人」。又比如說「以香港人的心態,搞什麼全民普選和中央委派都是扯淡!只要能讓他們有錢賺和有奢靡文化伴隨,就是讓成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