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泰潛意識按下快門的瞬間 (周婉京)

展覽名為「浮瓶.浪」,從字面意思上來看,「浮」與「浪」都與水有關,正是二○一三年秋天梁家泰與太太吳讚梅三十五日環遊南美的寫照。他們搭乘一艘法國大型貨櫃船,在深圳赤灣登船,穿越整個太平洋,涉足哥倫比亞、智利、厄瓜多爾、秘魯、古巴、阿根廷等地。雖然時有上岸,旅途的多數時間是在海上漂游。展場按「浮瓶」與「浪」兩個系列,分成海洋與陸地兩部分展區。觀者從海洋部分開始瀏覽,穿過長廊,慢慢走到陸地部分。陸上

更多

「紀念」才剛開始:專訪陳丹青談木心美術館 (周婉京 訪問、陳丹青 筆答)

周婉京(以下簡稱「周」):木心先生不像貝聿銘,不像陳逸飛,他似乎從未刻意融入某個華人藝術家圈子,也沒有建立或鞏固起自己的藝術權力。相反,他對世界文學有很深刻、內斂、自省式的了解,但他同時對所謂包容的美國社會卻也保持一種無奈又清醒的距離。您是如何看待木心旅美時的處境?與他的交往對您旅居紐約的階段有什麼影響?陳丹青(以下簡稱「陳」):是的,木心很清醒,但未必「無奈」。「無奈」的意思是,他試圖「有奈」,

更多

林瓔與她的詩意針灸 (周婉京)

對林瓔而言,建築如寫小說,藝術如寫詩;那麼,她在做建築時是小說家,在搞藝術時就是詩人。不過,無論從事何種創作,她均利用「局外人」的身份從邊界入手,在事物的對立面之間進行探索。科學與藝術、東方與西方、分析與直覺、藝術與建築、公眾與私人,林瓔同對立的兩端都保持清醒的距離。再看身份,林瓔也不認為自己屬於東西任何一方,因而在疏離感的作用下,她手中作品的情感愈加飽滿。林瓔早年多以創作場域景觀藝術(Sit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