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簡便化 (周有光)

  漢字筆畫繁、字數多、讀音亂、檢索難,清末開始提倡簡化漢字,要求定形、定音、定序、定量。定形:異體字要統一,印刷體和手寫體要接近,要以清晰、易認、易寫的簡化字為規範。上海在1935年掀起手頭字運動,選定三百多個手頭常寫的簡體字,在15種雜誌上公開使用。同年,南京教育部公布第一批簡體字表,包含324個社會上比較通行的簡體字,可是第二年遇到反對就收回了。1956年公布《漢字簡化方案》,簡化字初次得到正式推行。這個方案規定515個簡化字和54個簡化偏旁,後來類推成為《簡化字總表》(共2235字)。這些簡化字大都是「古已有之」,這時候只是把俗體提升為正體,在中國大陸普遍應用於教科書、報紙和雜誌。但是馬路兩旁的招牌等所謂社會用字,繁簡並用,沒有統一。定量:字數太多、字無定量,是漢字難學難用的主要原因。在難以減少字數的情況下,可以用分層方法,減少學習和使用的不便。已經分為常用漢字(3500字)和通用漢字(7000字)兩個層次,前者用於小學教育,後者用於一般出版物,此外為罕用的漢字,用於古籍和專門性的出版物。定音:民國初年,開始漢字讀音統一,字典一律用字母注明標準讀音,代替反切。後來進行普通話審音工作,統一異讀詞的讀音。定序:部首法和筆劃法都難於適應自動快速檢索的時代要求。1918年公布注音字母之後,開始有了利用字母順序的音序法。在《現代漢語詞典》使用拼音字母的音序法排列正文之後,大型出版物如《中國大百科全書》,也採用音序法排列正文。(摘自《「文字改革」的百科新稿》,收入《百歲新稿》一書)簡體字與書法和文化傳統  書法不受簡化的限制。古代書法家常寫簡體字,王羲之的《蘭亭序》中有三分之一是簡化字,歐陽詢的《九成宮》中有六分之一是簡化字,可見古人不認為簡化和書法藝術有矛盾。  有人擔心簡化會破壞傳統文化。從篆書到隸書的「隸變」大大簡化了漢字;久已通行的草書和行書大大簡化了漢字。這些簡化沒有破壞傳統文化,從它們繼承而來的簡化字,怎麼會破壞傳統文化呢?(摘自《中國語文的時代演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