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什麼未來的中國音樂和藝術? (周永祥)

  鋼琴大師傅聰說過,最好的音樂是古琴音樂,最好的畫是山水畫。隨便問問香港的大學生,相信十居其九都不知道古琴和山水畫是啥。如果連這些最精緻的中國文化,年輕人都不知道,我們還能談什麼未來的中國音樂和藝術呢?許冠文拍過一部電影《雞同鴨講》,他就分析得很好,肯德基炸雞和漢堡包可以世界流行,並不是東西特別好吃,而北京填鴨(廣東火鴨)和小籠包(叉燒包)只能在外國唐人街有得賣,不是自己的東西不好吃,而是不知道怎樣去包裝推銷罷了!  當代中國音樂、藝術還未有傑出的作品,主因是政治文化。沒有個性的作品,又怎可能和人家比呢?半個世紀都過去了,就只有一首《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還流行,固然是它的旋律優美,深層的意義則是梁祝故事深入民心。祝英台一個弱質女子,為了追求自由,能反抗父權並抗婚,聽眾特別欣賞主題音樂,這是情感投射的結果。  很多人說過,音樂其實是流動的抽象畫,而畫就是靜止的音樂,如果說音樂可以表達七情六欲,當然畫也可以;寫實畫可以,抽象畫更無所不能,如果說「非形象」的繪畫,不能表達人文精神,可能有些失言了。先講近的,一百年前康定斯基就提出抽象畫可以用色彩和線條,在無形無狀的情形下,加以安排,表現出深沉的精神世界,這是新觀念。講遠的,佛祖說法,他拿出一朵花,已經有形狀了,弟子就是沒有反應,只有摩訶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佛祖將他的「禪心」傳給他。抽象畫的本意就是希望觀眾能欣賞到畫家當時作畫的感覺,真是不立形狀,直指人心,吳冠中送給香港藝術館的《雙燕》真是一幅傑出的作品,我們不知道香港畫評人有沒有分析過這件作品,它深得蒙德里安的風格,更結合了中國傳統繪畫留白的極致,越簡單,越豐富,主題「雙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不為名利所困。不知香港有否真正的「知音」!香港人不懂「抽象畫」就像不懂「禪」一樣!  香港一名富豪在紐約用兩千萬美元投得安迪.華荷所作的毛主席像,照片更登上了美國一流美術雜誌,那有什麼稀奇!金玉其外罷了,真正的藝術哪用錢買?天地之間你擁有的何其多?星星、月亮、山、水,一花一草都因你而在,《明月》時常刊登顧媚、高行健、王無邪諸位大師的畫作,我看了就歡喜,洋人只了解趙無極、朱德群、高行健,當他們是國寶。劉曉波大師還在為我們坐牢的時候,再一次,我們還能談什麼未來的中國音樂和藝術呢!  (來信寄自美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