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慵懶政客振作 (明 肖 撰;夏 瑞 譯)

  讓我們琢磨一下這些數據:德國去年十二月工業生產的年跌幅是百分之十二,西班牙是百分之二十,日本是百分之二十一。韓國今年一月的出口比去年同期減少了百分之三十二點八。國際航空運輸協會表示,去年十二月全球的國際航空貨運量與前年同期相比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二點六。這意味着全球經濟前景可能比我們原來想像的要糟糕得多。經濟衰退快而急   奧洛克是位於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的三一學院的經濟學教授,他估計,上個世紀的大蕭條期間,全球貿易從峰頂到谷底的跌幅大約百分之二十五;他認為,如今的全球貿易跌幅還沒有那麼糟糕,但根據現在的表現來看,我們正朝着那個方向迅速移動。全球經濟在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二年所遭受的苦難,可能會在今天濃縮到不足一年的時間裏發生。經濟衰退,產品市場和資本市場之間的密切聯繫當然是部分原因,但全球貿易急劇崩潰的速度仍然令人震驚。可怕的是,我們並不真正理解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  幸而,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衡量全球貨運成本的波羅的海乾散貨綜合指數(Baltic Dry Index)已經有所回升:去年十二月該指數從頂峰下跌了百分之九十四,如今的跌幅只有百分之八十六。該指數也是衡量全球貿易的一個波動性很大的指標。是否「大蕭條」?   那麼,這次的危機是否會被後人稱為二十一世紀初的「大蕭條」?這要看你如何界定「大蕭條」的含義。你可以根據單一國家的失業率來定義「大蕭條」,但由於失業率是一個滯後的指標,你不會知道你現在是否處於「大蕭條」之中,除非在一段時間之後。你也可以根據經濟增長從峰頂到谷底的跌幅來定義「大蕭條」,選擇一個合適的整數(例如百分之十或百分之二十)作為「大蕭條」的界限。  根據一項預測,日本經濟目前的年跌幅將接近百分之十。如果我們把GDP從峰頂到谷底下跌百分之十定為「大蕭條」的界限,那麼,已經有幾個國家正在步向「大蕭條」。即使根據更為嚴格的界限來衡量,愛爾蘭也正在步入「大蕭條」。除非今年第三季度開始出現經濟復甦,否則步入「大蕭條」的國家數目還會增加。慵懶政客浪費時間  考慮到全球貿易和經濟增長的急劇下滑,人們自然會預期決策者們在不停地開會,以協調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甚至匯率政策。但恰恰相反,美國新財政部長卻在指責中國操縱匯率,美國國會也把「買美國貨」的條款塞入經濟刺激法案;在歐洲,事實證明,法國和德國領導人無法在今天重建那種曾在昔日類似危機中興盛的關係。  我能理解人們對那些用納稅人的錢為自己發獎金的大銀行家們感到憤怒的原因,但沒有一個社會團體(甚至包括信用衍生品交易員)對全球經濟造成的損害能夠比得上慵懶的當代全球政客。  如果人們追溯到目前這一階段的危機的開始之時,也就是去年九月中旬雷曼兄弟崩潰之日,就會發現政客們至今已浪費了近五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裏,大部分的辯論都集中在國內經濟刺激計劃的規模和內容。而一些國家甚至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才會開始實施這些經濟刺激計劃。全球經濟還會收縮  如果各國領導人能夠制訂一個更快速、規模更小的全球協調計劃,那麼,全球的經濟狀況本應比現在的局面好得多。這一全球協調計劃本應刺激中國、日本和歐元區的內需、鼓勵美國公共部門的投資、幫助陷入困境的借貸者、調整全球金融業的結構。而全面貸款擔保計劃和問題資產救助計劃其實不過是一些恐慌性的措施。大灑金錢之後,金融業仍然處於同樣的脆弱狀態,因為各國政府懼於採取措施,以解決金融業更為深層的結構問題。  由二十國集團主辦的下屆重要的全球峰會要到今年四月才會舉行,在此之前,全球經濟還會進一步收縮。如果我們不那麼幸運的話,世界經濟可能會首先步向「大蕭條」(至少就全球貿易而言),隨後再步入類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日本所經歷的「失去的十年」。(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原文刊登於二○○九年二月九日英國《金融時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