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李敖先生的書緣 (李 昕)

聽聞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雖早有思想準備,也還是頗感震驚。春節前兩天,我曾打電話給李敖夫人王小屯,詢問李敖病況。夫人告訴我,他已經到了「最後時刻」,放療不能再做,而靶向藥物無效果,癌腫又有擴大。這些天,我一直想抽時間去台北和他作一告別,誰想到他走得竟然這麼快!我和李敖因書結緣。作為編輯,我一共給他編過十來本書,有過很多愉快的合作,但是也常常爭爭吵吵。總的來說,我感覺和李敖合作,如果他不信任你,就很難

更多

學人的典範—永懷饒宗頤教授 (李焯芬)

余生也魯,有幸在饒宗頤教授身邊工作多年,包括當了十五年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儘管學問未有寸進,仍能深深感受到饒教授的大師典範,包括治學精神和品德行誼。衷心希望,我們年輕一代的學人,也可以認真學習饒教授以下的一些優點。勤奮和專注第一點是他勤奮和專注。眾所周知,饒教授學術領域極之寬廣,學術成果之豐碩,世間罕見。這些成就當然不是僥倖得來的。饒教授曾指出,他不是什麼天才。他所有的學術成就,其實都是經過

更多

《黨史筆記》出版的前前後後:追憶何方先生 (李昕)

國慶假期,閒暇時間較多,我找出幾本書放在枕邊,其中就有何方先生贈我的新作《歷史要真實》。這是我曾經反覆翻閱過的書,但總覺得它值得一讀再讀。誰想到,正當我重讀這部搶救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並提出作者真知灼見的著作時,忽然噩耗傳來,何方先生於十月三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九十五歲。悲痛之餘,不禁百感交集,浮想聯翩。想到先生光明磊落、一生堅持追求真理的風骨和品格,想到他秉筆直言,憑良知著書治史的膽識與睿

更多

初心不改的「老布爾什維克」:我眼中的許家屯 (李大明)

洛杉磯的七月,正值風和日麗、令人愉悅的度假佳期,但在東郊柯汶納「森林草坪紀念園」,在那座名為「心靈憩所」(Sanctuary of Inspiration)的弔唁大廳,莊嚴沉重的氣氛卻使人感受到深秋般的悲涼。備受尊崇的世紀人瑞許家屯走完了漫長的人生旅途,此刻就安卧在鮮花簇擁的靈柩中。我肅立棺前,凝望老人宛如酣睡般的面容、輕撫他身上那件熟悉的紫紅色唐裝絲綿外套,想到這便是永恆的訣別,禁不住淚如泉湧。

更多

憶明事理拒張揚的慈祥老人 (李景端)

楊絳先生走了,按說壽高百零五福終,在民間稱為喜喪,但內心還是無限傷感。近幾年老人聽力極度衰退,每逢她生日或過新年,我都是通過服侍她的梅月阿姨,轉達我的祝福。今年春節,電話中得知老人身體依然康健,倍感欣慰。入春後,時常關照她的傅研醫生(已故施咸榮兒子施亮之妻。施咸榮是錢鍾書學生)發現老人飲食欠佳,就將她接到自己主管的泰康老人公寓休養,情況一度好轉。但不久出現肺部及腸道異常,隨即轉送協和醫院。此病雖非

更多

記畫家王以時 (李雪廬)

一九八八年初,筆者籌辦拾藝廊,經常走訪國內各地的畫家,有緣結識了畫家王以時(一九三九年出生,又名以石,畫上簽名多用以石)。北京是全國文化薈萃、名家雲集之地,肯定是藝術品來源重點。重慶也有一所鮮為人知,卻有七十多年歷史的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尤其完善。但是油畫這西方傳統藝術,輸入我國卻是清乾隆皇朝時期的事。清末至民初,雖有名家如熊秉明、常玉、林風眠、吳冠中等先驅赴法學藝。但中國,尤其是農民革命成功後

更多

威震港九的劉黑仔:東江縱隊史迹採訪筆記 (李以莊)

東江縱隊是華南人民抗日武裝的主力部隊,活躍於東江下游、廣九沿線。一九四一年日軍進攻香港,東江縱隊決定開闢港九地區戰場,一九四二年二月三日東縱港九獨立大隊成立。劉黑仔(原名劉錦進)的短槍隊,便是港九大隊的一個中隊。 不用瞄準槍槍中劉黑仔認為:短槍隊打仗是短兵相接,貴在迅速。不是靠子彈多、人多解決戰鬥的。且人多礙手礙腳,易誤傷自己人,他選隊員一定要精幹勇敢。出發時走到荒山處,他常會忽然退回來,看看跟來

更多

李銳壽宴前前後後:期頤老人的力量 (李南央)

父親說他生性膽大,上中學時在湘江學游泳,一天江水漲了,他不知道,游到平常歇息的地方喘氣,一腳沒有踩到江底,沒了頂。幸好一艘擺渡船就在附近,划過來將他救起。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山東平津流亡同學會和省民先隊部委託他到武漢去募一筆錢和買一批書回山東,準備上山打游擊。徐州車站恰停着一列國民黨要員的專列,他想搭乘,可是無論怎樣請求衛兵就是不讓上車。趁火車開動的剎那無人注意,他跳上火車頭前一米見方的踏板。一路上

更多

只有文化是永恆的 (李焯芬)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的狂開始席捲神州大地。基於一份傳承中華文化的使命感,金庸先生毅然創辦了《明報月刊》,至今已歷半個世紀。歲月如歌,「明月」這五十年間為中華文化事業所作的巨大貢獻有目共睹,早已成為華文世界最具影響力和最受知識分子尊崇的文化刊物。這五十年間,中國大陸也經歷了巨大的變化。文革把國民經濟推到了破產的邊緣。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不但扭轉了局面,還讓中國的國民總產?上升至全球的第二位。儘管

更多

芝士撻 (李偉民)

銅鑼灣某商場內。 八十歲婆婆問創新食品「芝士撻」的店員:「什麼是芝士撻?有沒有奶油,我年紀大,可以吃嗎?如何製造的?」 年輕店員白眼,冷冷地說:「芝士撻是芝士造」。婆婆失望,點點頭,離開。 好奇、不恥下問、認真查究,是人類思想行為進步的動力,人格和智慧也來自每天的「為什麼」,婆婆對身邊事情的查究,不是好事嗎?神氣揚揚的售貨員才是可憐蟲。 在今天的香港,像婆婆的人,一天比一天少,大家都自滿自負,發生

更多

我畫任仲夷張志新胡耀邦——油畫《共產黨人》的緣起 (李斌)

三十年前,中國文化大革命結束的日子應該是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四人幫倒台了。之後,中國面臨兩大歷史任務:第一要從思想上推翻「兩個凡是」,第二從組織上平反冤假錯案,解放廣大受害的幹部與群眾,以重新喚起人們對新生活的熱情。 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一九七七年三月,胡耀邦任中央黨校負責具體工作的副校長,他組織了楊逢春、葉楊、陳中三人寫出題為《把四人幫顛倒了的幹部路線是非糾正過來》的文章,於同年十月七日發表在《人

更多

巴金,一個人與一個時代 (李輝)

  歷史變化之後,我們那一段經歷不講,所以那些八十後、九十後的年輕人不知道,對紅衛兵的表現也不知道。於是,紅衛兵的懺悔好像也成了很新奇的事情。這恰恰反映了我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歷史沒有遠去,我們確實還要讀巴金的東西,要傳承巴金的精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