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羅在中國 (李文俊)

  對我來說,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獲諾貝爾文學獎並不意外,因為長久以來,我就在注意她的作品了,而且自己也翻譯了一些。在西方,《新政治家》、《讀書》等有影響的報刊早就都對她讚譽有加,像拜厄特(A.S. Byatt)、奧齊克(C. Orzick)等女作家非但不妒嫉她,而且還承認她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短篇小說作家」(拜厄特語),「是我們時代的契訶夫,且其文學生命將延續得比她大多數的同時代人都長」(奧齊克語)。美國有影響的批評家哈樂德.布魯姆在其煌煌巨著《西方正典》後附有一份《經典書目》。在加拿大部分一共列舉了八本書,其中之一居然是門羅的《我一直想要告訴你的事》。絲絲入扣分析現代女性  在中國,首先注意到她的是英語教師與外國文學研究者。《中國大百科全書.外國文學卷》中的「加拿大文學」辭條裏提到她的名字,說她的作品「大多寫小資產階級婦女對愛情、友誼、理想的追求」(李淑言語)。南開大學谷啟楠等老師所編的《加拿大短篇小說選讀》(一九九四年南開大學出版社)中收進了門羅的一個短篇《一盅司療藥》(”An Ounce of Cure”)。編者在「作品介紹」中寫道:「作者採用第一人稱敍事手法,使主人公及其經歷的事件真實可信。敍事者用生動樸素的語言再現了少女細膩的心理活動和微妙的感情變化,並不時插入對往事的分析和反思。幽默風趣的敍述使讀者猶如身臨其境,從感情上與主人公產生共鳴,這正是門羅小說創作的高超之處。」《世界文學》雜誌在一九九八年第六期上刊出了莊嘉寧翻譯的門羅的中篇小說《一個善良女子的愛》。後來譯文與原文一併收入李文俊所編的《英語中篇小說精選讀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二○一一)。在「作者簡介」中,編者寫道:「門羅的作品用詩意文字娓娓道來,從容不迫。以農村與小城鎮為背景,似乎一切都平靜安詳,實際上也同樣充滿衝突與危機。她對現代女性分析得絲絲入扣。」《世界文學》曾多次介紹門羅。除了《一個善良女子的愛》外,還在二○○七年第一期上介紹了《逃離》與《激情》(譯者為何朝陽、陳瑋),又於二○一○年一期刊登了《熊從山那邊來》(李文俊譯),都曾博得讀者的讚賞。北京的十月文藝出版社於二○○九年七月出版了李文俊譯的《逃離》全文。聽說初印數為兩萬冊。王安憶張悅然讀門羅  中國作家中注意到門羅的亦不乏其人。如王安憶,就曾在大學講課時談到她,並在所著隨筆《劍橋的星空》中有所記錄。青年女作家張悅然亦曾多次將《逃離》列入她所喜歡的書單子中。  有點令人難以相信的是,艾麗絲.門羅居然還曾於一九八一年六月訪問中國。她是和傑里.葛德士、羅伯特.克勞耶奇、艾黛兒.懷斯曼、派翠克.萊恩、蘇珊娜.帕拉第斯、傑奧弗里.漢考克一行七人應中國作家協會邀請前來的。他們和當時作協副主席丁玲女士見了面,參觀了北京、西安、廣州等地並和當地作家交流。回國後他們合寫的一本書:《加華大:七人幫中國印象》(Chinda: Memoirs of the Cang of Seven),出版後引起注意。門羅所寫的章節篇名為《透過玉簾》。  (作者退休前任《世界文學》主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