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文化是永恆的 (李焯芬)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的狂開始席捲神州大地。基於一份傳承中華文化的使命感,金庸先生毅然創辦了《明報月刊》,至今已歷半個世紀。歲月如歌,「明月」這五十年間為中華文化事業所作的巨大貢獻有目共睹,早已成為華文世界最具影響力和最受知識分子尊崇的文化刊物。這五十年間,中國大陸也經歷了巨大的變化。文革把國民經濟推到了破產的邊緣。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不但扭轉了局面,還讓中國的國民總產?上升至全球的第二位。儘管

更多

二○一一年的《時代》風雲人物 (李焯芬)

  美國《時代》周刊二○一一年的風雲人物是「示威者」。  的確,這一年全球多處相繼出現了大規模的示威場面,先是中東,繼而是歐洲、美國,就連我們香港也不寂寞。  中東爆發示威浪潮的原因較複雜,既有經濟的因素(例如埃及的失業率長期高企),也有政治的因素(例如數十年的強人統治和貪污腐敗)。族群之間的矛盾亦是原因之一。歐洲的示威浪潮既有社會的因素,也有經濟的因由。希臘、西班牙、英國、意大利等國二○一一年相繼爆發了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行動,參加者有不少是失業的年輕人,包括大學畢業生。在歐洲大陸上大學不難,在許多歐陸國家,念大學還是免費的,但畢業後找工作則是另一回事。有不少年輕人大學畢業後多年仍找不到工作,靠政府福利金維持最起碼的生活。如今又遇上歐債危機,政府要削減福利開支,這些年輕人覺得自己在社會上無立足之地,亦無前途可言,變得激憤起來。美國爆發「佔領華爾街」運動,其原因亦大同小異,美國有些地方(例如加州),失業率長期高企,經濟停滯不前,許多年輕人長期找不到工作,怨氣亦不少。  過去一個世紀,教育(包括高等教育)越來越普及,大學畢業生也越來越多,找工作越來越不容易。市場和職場競爭也日趨激烈,向上流動性(或工作前景)明顯地大不如前,這當然也加深了年輕一代的怨氣和不滿。  過去一個世紀,世界經歷了一場波瀾壯闊的共產主義運動,目的原來是希望能夠較平均分配社會資源和財富,消滅貧富懸殊的現象。這場實驗的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均富的理想幻滅後,鐘擺又再由左向右擺動,資本主義再一次主導了世界經濟的命脈,繼而發展成為今日的金融資本主義。進入金融界或投資銀行工作,成了許多新一代大學生的夢想。就如哈佛大學校長浮士德(Drew Gilin Faust)二○○九年所說的,商科如今成了最熱門的學科。哈佛如此,其他大學亦如此。大學教育普及的一個負面後果是書中不再有黃金屋,年輕人出路成了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與此同時,社會上的貧富懸殊現象亦日益嚴重;在歐美國家如此,在大陸和香港亦如此。  多年前,人們因為關心環保,曾提出可持續發展的理念;當時主要是指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如今,這個概念已逐漸擴展至整個社會經濟體系的層面。有經濟學者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每家上市公司都求最大利潤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是否最有利於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也有不少學者倡議:或許我們可以考慮採用一種「可持續盈餘」(sustainable surplus)的發展模式,綜合平衡人類社會的整體及長遠利益,以利社會的永續發展(holistic sustainability)。 這方面的新學報、新研討正方興未艾,很可能會影響人類社會的未來發展,值得我們注意。  (作者是本刊顧問、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院長。)

更多

喬布斯的禪機 (李焯芬)

  精彩摘錄:禪修讓喬布斯變得更冷靜、更有智慧面對周邊的事物;也令他做事更專注,更能把握當下、活在當下。他曾說:「只有專注,才能把每件事情做到極好」。他進一步解釋說:「人只要專注於某一項事業,那就一定會做出令自己都感到吃驚的成績來。」又說:「成功其實很簡單,就是做你最感興趣的事,並把它做到最好。」

更多

走向廿一世紀的佛教 (李焯芬)

  二〇一〇年九月,香港中華佛教文化院在楊釗居士的倡導下,舉辦了一個莊嚴隆重的「中華佛教宗風論壇」。中國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專家學者們大都參與了這個盛會,並回顧了中國佛教過去一百年的歷史進程。會議開幕後,知名學者、前人大副委員長許嘉璐教授以二十世紀人間佛教運動的始創者太虛大師為題,作了精闢的主題演講。論壇隨後亦環繞着二十世紀人間佛教的發展展開深入研討。筆者認為,這次論壇主題鮮明,討論十分聚焦,成果亦十分顯著。人間佛教有助紓解生活壓力  二十世紀是中國佛教從山林走向人間,從低谷走向蓬勃發展的世紀。在太虛大師、印順長老、趙樸初居士、星雲大師等倡導下,人間佛教成了一個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以台灣佛光山為例,星雲大師以極其生活化的語言弘法,吸引了數以百萬計信眾。佛光山文教單位把大量佛教典籍譯成白話文,以利流通,並通過電視、報章、網頁等媒體及工具進行弘法工作。佛光山又在全球各地辦了多所佛教學院和大學,積極培養人材,以便讓更多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了解佛教。台灣的慈濟功德會,一向以救災扶危見稱,其實亦是佛教走向人間、服務社會的一個好例子。除此之外,兩岸四地乃至海外,還有許許多多積極推動人間佛教的高僧大德和社會人士,蔚然成風,難以一一盡錄。以香港為例,過去十多年間,有志研習佛法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越來越多。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辦的佛學碩士及漢文佛典課程,多年來均額滿向隅。其他院校和佛教團體辦的課程,亦廣受市民歡迎。讀者只要翻閱一下佛教雙周刊《溫暖人間》,便可感受到佛學教育在今日香港的蓬勃。二〇一〇年十一月,越南高僧一行禪師來港,在會展舉辦了一場佛學講座,出席者逾八千人,其中不乏城中名人,還包括一些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全場肅靜聆聽,氣氛令人動容。這亦反映了不少人願意了解佛教、學習佛法的潮流。  或許有人會感到奇怪:在科學昌明的今天,為何仍有這麼多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對佛教感興趣?這和我們的現代生活不無關係。科技的進步和通訊的發達,大大提高了我們的工作效率,但也同時增加了現代城市人的壓力。許多上班族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晚上八點或九點以後才下班的人比比皆是。不少人回家後還得用電腦或電話繼續工作或作業務聯繫。專上教育越來越普及,大學畢業生越來越多,工作職位僧多粥少,晉升的機會也比以前少了。商業社會和職場裏的競爭日趨激烈。凡此種種,均可構成現代城市人的生活壓力和煩惱。佛教提倡的禪定靜慮能幫助人紓解精神壓力,讓人活得更舒心、更自在。許多人認為佛學是一種生活智慧。它的因緣觀讓人明白世間萬事萬物(包括人生路上的成敗得失、喜怒哀樂)背後皆有其因緣(或原因)。洞悉這些原因,便能更坦然地面對各種變化或逆境。佛學中的「四諦觀」,亦能助人客觀冷靜地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許多人在研習佛法後,覺得自己能生活得更有智慧,在緊張繁忙的現代生活中變得更從容不迫,輕安自在。這也就是今天眾多「潮人」願意研習佛理的關鍵原因。影響所及,佛教信眾也有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利用電子媒體向年輕人弘揚佛法  有見及此,一些佛教團體近年亦積極展開了讓年輕人接觸並研習佛法的工作,包括香港佛光協會的青年分會、香港佛教聯合會的弘法使者團(輔導法師:衍空法師)、香港東蓮覺苑弘法精舍舉辦的青年音樂會系列和青年領袖溝通才能培訓課程等。內地則包括已辦了十七屆的河北柏林禪寺大學生夏令營、深圳弘法寺青年生活等。以東蓮覺苑為例,該苑董事衍空法師、苑長僧澈法師,以及弘法精舍的主持法護法師一貫從事青年工作,近年尤其活躍。東蓮覺苑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由何東爵士及其夫人張蓮覺居士創立,對香港佛教早期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它也是香港佛教聯合會創會初期的會址所在。許多老一輩的香港佛教領袖,早年均曾在此修習佛法。近年來,在上任主席何鴻毅先生的積極倡導下,東蓮覺苑投入大量資源,在法護法師的主理下,建立了一個內容包羅萬象的「佛門網」(buddhistdoor.com),以中英文雙語編寫,流通全球,二〇一〇年的點擊次數達六百萬人次,被谷歌(Google)列為全球最受歡迎、最多人點擊的佛教資訊網站之一。作為一位資深傳媒人,何先生深諳年輕人上網獲取各種資訊將越來越普遍,因此悉心構建這個「佛門網」,務求在內容豐富之餘還能引起年輕人的興趣,結合他們的生活。毫無疑問,電子時代將為佛教帶來不少新的機遇與挑戰;佛教的弘法工作也要與時並進。  也是在河鴻毅先生的倡導下,東蓮覺苑近十年的另一個工作重點是贊助大學的佛學教育,包括香港大學、多倫多大學、國際佛教大學(泰國)等。此外,何先生還自資贊助了卑詩大學(加拿大溫哥華)、美國史丹福大學的佛學課程;目的正是為了讓大學生接觸佛法。影響所及,近年許多歐美的名牌大學也相繼開辦佛學課程,反映了年輕人對佛學的興趣正方興未艾。  二十世紀是人間佛教運動由興起到蓮勃發展的世紀。二十一世紀將是人間佛教更全面融入社會、融入生活,更年輕化、更電子化的世紀。佛教的基本教理「緣起觀」及「四諦觀」等,均能幫助現代人生活得更有智慧,讓人在高度競爭、壓力日大的現代社會中活得更自在。愛因斯坦曾謂佛教是最能契合現代科學的宗教。現代醫學與神經科學,已充分證明了禪修對培育人的專注力和平常心大有禆益。不難預見:二十一世紀的人間佛教,將成為人類共有的生活智慧和精神財富。  (作者是本刊顧問、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院長。)

更多

丹青不老  選堂先生九五華誕紀事 (李焯芬)

  二〇一〇年八月八日晚上八時,國務院中央文史館、敦煌研究院及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在敦煌莫高窟聯合舉辦了題為「莫高餘馥——慶祝饒宗頤教授九五華誕」書畫藝術特展開幕禮。當晚莫高窟九層樓外的露天廣場上張燈結彩、喜氣洋洋,五百多位中外學者和嘉賓為饒教授舉行了既隆重又溫馨、節目多姿多彩的祝壽晚會。與會嘉賓中有三百多人來自香港,包括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先生,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女士,駐京辦主任曹萬泰先生,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教授及副校長周肇平教授,饒宗頤學術館之友、香港潮屬社團總會及潮州商會的各位會長,以及眾多香港知名人士。百萬生日賀儀捐贈敦煌  北國的夜空裏,人們經常能看到閃亮的星星。八月八日晚上的敦煌夜空,更是星光燦爛,其中最耀眼的一顆星,自然是北斗星——我們學術界的泰山北斗饒宗頤教授。  饒教授在開幕禮上答謝(由筆者代為恭讀)時,感謝大家不遠千里、在盛暑高溫的三伏天裏來到敦煌給他祝壽。特別令他感動的是:香港許多來賓好友把他們(共數百萬元)的生日賀儀,以他的名義捐獻給敦煌,作保護石窟藝術之用。尤其難得的是,饒宗頤學術館之友一眾會長即場捐出一百六十萬元,認購了展場內饒教授的一幅題為《榆林秋色》的繪畫,然後連畫連錢一塊捐給敦煌。饒教授呼籲大家多關心敦煌、多關心文化保育事業,為中華文化的復興多做貢獻。祝壽晚會上,香港潮屬社團總會及潮州商會又即席發起並即時募集了一百六十萬元善款,以饒教授的名義捐獻給甘肅南部舟曲地區,供泥石流災區賑災之用。晚會最後在「大愛無疆」的感人氣氛中圓滿結束,讓與會者感到溫馨無限、歷久難忘。  饒教授的九五華誕活動在敦煌舉行,實在饒有意義。饒教授自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即開始研究敦煌學,成就輝煌、舉世矚目,是文化學術界極為尊崇的敦煌學大師。他的許多專著,早已成為敦煌研究的經典之作。是次展出的一百五十多件書畫佳作,包括了饒教授所臨摹及繪寫之敦煌風格白描及彩繪、寫經及木簡書風的書法;主題是敦煌佛教藝術和大氣磅礡的西北山水。世界最大原址美術博物館  溯自漢初張鶱通西域以降,敦煌便是漢地通往西域的千載國門。兩漢之間,佛教由印度經西域逐漸傳入中國。當時新疆境內的許多綠洲國家,如于闐、龜茲、焉耆、高昌等相繼接受了佛教,並以佛教為國教。魏晉之間,五胡十六國最西端的是北涼政權,由匈奴人沮渠氏所建,其全盛時期之版圖曾包括高昌(今新疆吐魯番地區)。北涼因此亦逐漸接觸並接受了佛教,其王弟沮渠京聲並出家為僧,成為佛教史上有名的譯經師之一。敦煌亦是在北涼時期(公元四世紀末)開始在河谷山崖上開鑿洞室,修建石窟寺。佛教這種修建石窟寺的傳統,源自佛陀時期的結廈安居。印度的阿旃陀、中亞的巴米揚、新疆庫車的克孜爾及吐魯番的柏孜克里克,都是典型的石窟寺。敦煌的莫高窟及安西的榆林窟,當年亦是甚具規模的石窟寺。僧侶及信眾在石窟內禪修禮佛,並在窟中塑造佛像禮拜供養,又在窟內的牆壁上繪上佛菩薩像以及取材自佛經的故事畫,乃至反映當時社會生活的各種圖像。繪畫師大多是佛教徒。他們以恭敬的態度來描繪佛菩薩像,因此絕大部分敦煌壁畫都十分精美和莊嚴。這樣子歷朝歷代不斷加建洞窟,畫了一千多年的壁畫。今天的敦煌莫高窟,成了名副其實世界上最大的原址美術博物館。與此同時,莫高窟第十七窟出土的數以萬計的歷史文獻,儘管其中不少於上世紀初被外人取去,但仍成了研究當時社會及人民生活的重要史料,由是衍生了敦煌學這個專門學科。敦煌石窟的保育,對中國美術史和中外交通史的研究,以及中國文化藝術的傳承有着重大的意義。饒教授因此鼓勵大家多關心敦煌,多支持這項重要的文化藝術保育工作。  在祝壽晚會上,多位曾慷慨捐資支持敦煌石窟的維修保護和壁畫數碼化的仁者獲大會表揚。他們分別是余志明先生、莊氏昆仲(莊學山、莊學海及莊學熹先生)及翁裕雄醫生。此外,紀文鳳小姐等多位社會賢達亦曾為敦煌壁畫的數碼化工程盡心盡意、出錢出力,教人感動。饒教授衷心希望敦煌這個藝術寶庫和珍貴的文化遺產能在大家的關心和支持下好好地保護和傳承下來。我們衷心祝願饒教授丹青不老、松柏長青。他永遠是我們學術及藝術領域中的北斗星。  (作者是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

更多

道教倫理觀淺說 (李焯芬)

  精彩摘錄:道教的主要目標是讓人「得道成仙」,但一貫強調:得道之人也應是個道德完善之人。只有在世俗生活中先修好人道,才有可能成為一個完善的人,才有得道成仙的可能。道教所說的修人道,是要通過「為善去惡」,不斷積德,使人的內在精神世界達至神聖而高尚的境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