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都感覺對不起國家」 (杜斌--圖說今日中國)

  當河南省淅川縣丹江口水庫四萬九千名移民被國家幹部押送到六百公里外的湖北省鍾祥市落腳地時,他們很多人都驚駭地哭了:一望無際的湖水被蘆葦蕩佔領了。青花蛇在水中探着頭,看它一眼它就近一點。這是一九六六年三月,他們是三十八萬移民中的一部分。時任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給這兒起名叫「大柴湖」。  四十年過去了。如今大柴湖已有七萬五千名居民,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史上獨一無二的整體搬遷最大的移民集中安置地——柴湖鎮了。「(丹江口水庫)自一九六七年下閘蓄水以來……截至二○○一年底,累計創防洪減災效益二百六十八點二億元。同時,累計發電一千一百五十六億千瓦時,售電產值達七十五點一四億元。」中國官方傳媒說,「引丹灌區的三百六十萬畝耕地共引水一百四十二點五億立方米,灌溉效益為八點五五億元……」  但是,數萬移民缺吃少穿,人畜同室,孩子一個又一個失學,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和照明用電,食道癌發病率高於全國二十多倍,一旦生病,無錢醫治,以致病死。  彎腰下跪的生活,讓移民哭了又哭,不信,就請柴湖鎮管福山村七十七歲的移民全警申和五十八歲的移民全啟照來哭上一哭吧。

更多

上訪村:奧運滅絕第一拳 (杜斌 撰稿、攝影--圖說今日中國)

  「國家的最終目的是消滅自身。」有人說。當北京在國際背上「支援蘇丹達爾富爾屠殺的幫兇」的惡名,並被指責二○○八年奧運會是「種族滅絕的奧運會」時,很少人注意到中國國內正發生另一場滅絕行動:圍剿上訪者在北京賴以棲身的上訪村。成群結隊的上訪者,被人稱為中國五十六個民族之外的第五十七個民族——上訪族。北京寄望奧運會能博得好名聲。「奧林匹克即將到來,」一名中國官員興奮地告訴傳媒說,「每個人都希望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而上訪者是不好的一面,務必連根拔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