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天空  和諧之視野  藝術創意歷程之八 (林文傑)

  物換星移,不知不覺撰寫此專欄已逾一年之久,在這「藝術創意歷程」的回顧之中,深感通過藝術創作足可表達與促進對人民和諧及世界和平的理想,這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藝術的境界和理念恰有吻合之趣。  習主席於二○一四年十月十五日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創作更多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他又認為「追求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恆價值。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動心,讓人們的靈魂經受洗禮,讓人們發現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靈的美。我們要通過文藝作品傳遞真善美,傳遞向上向善的價值觀,引導人們增強道德判斷力和道德榮譽感,嚮往和追求講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  習主席的啟示與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之理想不謀而合。二○一二年初,國際奧委會奧林匹克文化促進會原秘書長王奇先生到訪香港時告訴筆者,國際奧委會在北京奧運期間成立了「奧林匹克美術大賽」,主旨是除了體育以外,亦希望以藝術宣揚奧林匹克的精神,表達人類在這精神的感召下追求團結、進步、和諧、發展的共同願望。他以二○一二(倫敦)奧林匹克美術大會總召集人之身份邀請筆者參加此項比賽。筆者於是畫了一幅三米寬的油畫《從長城到泰晤士河:擁抱世界》。這幅畫很幸運地在二○一二年倫敦奧委會獲得金牌,並於奧運期間在倫敦Barbican Center展出。此畫現在收藏於北京中國文化部奧林匹克藝術館。歡樂頌與奧運精神  其實,筆者和國際奧委會之關係早始於二○○四年。當時,中國奧委會秘書長魏紀中先生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邀請筆者用藝術來表達和紀念二○○八年北京奧運之世紀盛事。久思之下,筆者創作了《歡樂頌:奧運的精神》。李歐梵教授為這畫撰文時觀察到「林文傑折光畫中的這個『樂』字造型,更另外有一層深意:這五個圈(慣常以為代表的是世界五大洲)是架構在一個白色(用丙烯製成)的人體符號上面,這個『人』的兩臂適成一條槓桿,把五大洲平衡於上……我看到這幅畫,又再次在耳際聽到貝多芬的《歡樂頌》。」這幅畫被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選為二○○八年之賀年卡和月曆封面,寄往二百零五個奧運成員國。自由香港的藝術見證  此外,筆者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創作的《奔向光明》亦被香港郵政總局製成二○○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奧運會開幕的首日封,用以紀念這奧運會之馬術比賽在香港舉行。其間林沛理先生在《亞洲週刊》撰文形容此畫是「自由香港的藝術見證」(二○○八年八月十七日)。  從一九八二年筆者與「奧比斯國際飛行醫院」創辦人大衛佩頓教授(Dr. David Paton)首次訪問中國,至一九九九年成立世界眼科組織,筆者的理想是幫助世上貧窮的失明人士恢復視力,這工作除了需要專業知識之外,亦需要不少資金。筆者得到不少親友與企業的支持,亦有幸能將自己畫作之收益捐助給這些公益事業。此外,筆者近年的個展包括二○一二年在上海美術館和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均以「和諧之視野」為主題。  謹以此文為「創意天地:藝術篇」畫上句號。(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作者是世界眼科組織及世界文化組織主席。)

更多

九宮圖  藝術創意歷程之七 (林文傑)

  筆者十多年前創作「從眼球至星球」系列之際,吾友國際著名藝評家張頌仁先生提議我將這些畫伸展至「九宮圖」。筆者當時對此一無所知,在鑽研之後才了解在中國古文化之瑰寶之中,「九宮圖」無疑是一門廣博精深的學問,對後世以至今日的哲學、科學、倫理和文化等領域都具有重要的影響。

更多

從折光畫到幻彩金  ——藝術創意歷程之四 (林文傑)

  我們認為假使能令金塊的表面產生不同大小的納米粒子,理論上金塊亦應如折光畫一樣,呈現不同顏色。在搜索這方面的資料時,我們發現假使可以結合兩項現有的科技:全像       術(Holography)的光學繞射原理(Diffraction)加上納米精密電鑄技術(Precision Electroforming Nanotechnology),便會令金塊呈現幻彩的效果。

更多

向朱銘大師致敬  藝術創意歷程之三 (林文傑)

  二○○○年十月,著名藝術家朱銘大師由台灣赴香港舉辦個展和演講,我有幸結識,並得到大師伉儷邀請到他們位於台北和台中清遠的家,學習雕塑和發展新的藝術意念,所以我尊稱他為老師。其後兩年,我多次在他們家中逗留,並曾運用過老師所用的工具和材料,而他更多次駕車帶我到離台北一小時車程的朱銘美術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