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笑 (林文月)

  深夜,斜臥牀榻,隨手抽取一本小几上疊放的書漫讀助眠,已是常年習慣。書宜輕巧易掌握,內容勿過於深奧嚴肅,否則刺激興奮,反失效果。左右兩側牀頭櫃,日久累積的書籍,多屬此類賞覽多益的類別。  那一夜,原本已在左側案上拿到一本書,忽又變心,翻身到另一側書堆裏抽出了體積特小的日本岩波書店口袋型書。是一本關於文學的書,曾經閱讀過一部分而未竟,書頁間還夾着一張書籤,大概是某一夜讀到這裏就睡着了吧。  姑且從有書籤的那一頁讀起來。翻閱兩三頁後,忽有一張小小的比書籤還短的紙片滑下,落在被子上。那上面印着淺淺好看藍紫色的日文鉛印字﹕   山笑 語言的寶匣(3) 根據《廣辭苑》  俳句的季節語。謂眾樹一齊吐芽的華麗的春季景致。相對的,「山眠」指枯槁失卻精彩的山,「山粧」則是被紅葉裝扮的山,各為冬、秋季節語。見於北宋畫家、兼山水畫理論家郭熙的「四時山」。《廣辭苑》雖未採入,但青青的夏季的山是「山滴」。  這幾行文字是什麼呢?雅極了,但無緣無故,與我手中捧讀的書全不相關。  我把紙片反過來看。背面的正中央印着岩波書店新印製的《廣辭苑》書脊樣本。 其上有較粗大的字體﹕「信賴與實績」,在此五字之下有極小的字排印着﹕「日本語辭典的No.1」,書脊樣本下方,亦有極小的五行字,標示五種不同大小的版本及其價格。也都是淺淺含蓄的藍紫色。  《廣辭苑》,是當今日本的重要辭典之一,由岩波書店編印,而岩波書店則是一九三八年創辦的老牌出版社,其普及版袖珍型叢書更以攜帶方便,為一般民眾所喜愛。  原來,正面那雅致有品味的藍紫色文字,是為新的第五版《廣辭苑》所做的廣告。  然則,廣告何以題為「山笑」,又引用郭熙「四時山」的字句呢?從「語言的寶匣③」看來,在此紙片之前,或許曾有過②及①,不同的廣告內容吧。辭典是追究語文的書,確實可以稱為「語言的寶匣」。而根據《廣辭苑》,「山笑」一詞,是俳句(日本古典短詩)的季節語,典出於北宋郭熙的「四時山色」。到底原文是怎樣的?按捺不住好奇,我索性從臥房走到書房去查究。那《山水訓》的原文是這樣的﹕  真山之烟嵐,四時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欲滴,秋山明淨而如粧,冬山慘淡而如睡。  雖然日文的廣告詞引述的文字,把原文的「如笑」、「欲滴」、「如粧」、「如睡」改為「山笑」、「山滴」、「山粧」、「山眠」,以適合其語言習慣,而且文章的次序也略有變動,但郭熙的絕妙比喻,卻被如此生動地化為一則其實是含帶商業性質的文字裏,不得不令人佩服!至於在四季不同的山色中特別擇取「山笑」為題,從我原來閱讀的書印刷發行時間推斷,應是配合其春季版的效果,也是神來之筆。  中古時期以來,日本汲取中國文化以滋養其本土文化。他們的文士不僅寫作漢詩文,即使和歌、俳句也深受中國文化的影響。這一段《廣辭苑》的廣告詞,可以為證。  查得這些文字的來龍去脈,我心中釋然。雖則睡意全消,卻經驗了一次愉悅的失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