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感謝歷史和時代 (謝春彥 演講 林曉倫 記錄、整理)

  精彩摘錄:我對畫畫的主張,是寧可畫一張有缺點但必須是有特點的畫,而絕不畫那種面面俱到卻一無己心己面的泛泛之作尺寸之作。我的有些同行已經違背了從前我們所學的,你要畫畫、做藝術家、做詩人,那是靈魂工程師,現在,更多的是在經濟的狂潮之下失去了一個藝術家應該有的人文精神和文化立場,變成一個十分不守規距的低級文化商人。

更多

什麼可以做 什麼不可以做?  香港的外交事務與對外事務 (沈旭暉 主講、林曉倫 記錄整理)

  去年發生的馬尼拉人質事件,是一件外交事務,還是一件對外事務?香港的人在外地出事,算是國家層面的事,還是我們自己可以處理的事?灰色地帶本身已經影響我們對不同事情的處理和演繹,可一亦可再。

更多

走出二十世紀  高行健劉再復對談 (孫 梅、林曉倫)

  《明報月刊》主辦的「高行健劉再復對談:走出二十世紀」於五月二十五日假沙田大會堂舉行。在二十世紀中國現代作家中,從魯迅到高行健樹立了「熱」與「冷」兩種不同的文學典型。一個是「我以我血薦軒轅」,「俯首甘為孺子牛」;一個是從人道主義回到個人,抒寫「一個人的聖經」,充分正視個人在社會中的真實處境,尤其是內心的困境。為何從魯迅到高行健,出現了這種轉變?且從對談中找出答案。——編者

更多

在多元背景下傳揚儒家文化  專訪杜維明教授 (人文天地-陳芳、林曉倫 訪問)

  二○○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杜維明教授接受本刊訪問。訪談中,杜教授暢述參與聯合國文明對話的具體工作以及理想信念。對內地出現國學熱潮的現象,杜教授語重心長地說,學術界、知識界和文化界應該配合,學術界深入扎實的研究,能提高知識界的品味,最後也提高了文化素質。杜教授努力不懈地傳揚儒家的文明價值,並且認為「觀念能創造新的可能性」,讓我們感受到他的赤子之心。——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