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御醫」傅連璋之死 (沈國凡)

  誰也不會想到,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林彪、江青集團嚴密控制,並用來關押黨和國家高級幹部的秘密監獄——秦城監獄裏,第一個被他們迫害而死的竟然是曾做過毛澤東保健醫生的傅連璋。紅軍救星  傅連璋,福建長汀人,一八九四年生。一九三三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衛生學校,任中央紅色醫院院長,一九三四年跟隨紅軍長征,一九三八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建國後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第一副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副部長,並負責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的保健工作。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一九三四年,毛澤東曾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生過一場重病。他渾身發燒,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由於當時紅軍所在的根據地缺醫少藥,加上國民黨軍隊的圍剿,使毛澤東的病愈來愈嚴重。這時有人想到在附近教會醫院裏做醫生的傅連璋。其時國共水火,兩軍對壘,國統區醫生誰敢到根據地給紅軍的病員看病﹖但傅連璋得到消息後,背著藥箱就來了。經過仔細檢查,毛澤東得了虐疾,這在當時可是致命的病,有不少紅軍戰士都死於這種疾病。傅連璋給毛澤東打了針,又開了一點奎寧丸讓他服用。在傅連璋的精心醫治下,毛澤東很快康復了。從此,二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紅軍長征的時候,毛澤東又動員傅連璋一同北上,並在途中負責紅軍的醫療和傷病員的救護工作。「他是個好大的毒蛇」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林彪死黨、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說﹕「衛生部不燒傅連璋就是沒有黨性。他是個好大的毒蛇,他放毒。」接著,邱會作一夥就組織人批鬥傅連璋。一九六八年三月十四日早晨,邱會作根據林彪「把他抓起來」的旨意,在京西賓館坐鎮指揮,將傅連璋夫婦逮捕,關入秦城監獄。傅連璋被單獨關入二○一監區十六室,囚號六八四七(這是林彪為被他們迫害的高級幹部編的代號,即一九六八年被關入秦城監獄的第四十七位高級幹部)。傅連璋的妻子陳真仁則被關入另一間囚室。  由於在審訊時傅連璋「拒不交代問題」,因此被打斷了三根肋骨。此時傅連璋已是七十四歲高齡,拖著斷了三根肋骨的身體,又有胃病,不能吃窩窩頭,要求吃稀飯,監管人員不給。根據秦城監獄的《看守日記》記載,三月十四日、十六日,傅連璋一連兩天沒有吃飯,他一再要求吃稀的。醫生雖給開了病號飯,但是監管處不批,並說﹕「叫他隔一時期餓餓看,吃點苦是應該的。」  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被如此折磨之後,感到身體實在不行了,傅連璋就向監獄方面提出要求,要「出去打電話,給毛主席、楊(成武)代總長寫信」。可是,這樣的要求不但得不到允許,反而被看守人員訓斥了一頓﹕「現在你不想一想,你還是將軍呀﹖你現在是個反革命分子,還想去給毛主席打電話,給楊代總長寫信﹖」  傅連璋說﹕「我是一名醫生,不在於是一名將軍,我參加革命幾十年,跟隨毛主席長征,怎麼就成了一個反革命,你們天理良心也說不過的呀﹗」看守人員根本不理,還大聲訓斥。三月十八日,傅連璋敲門要求出去,再次遭到看守人員訓斥,當晚被換到三十三室看押。「我要找毛主席去」  換到新的囚室後,傅連璋整天對著外面大叫﹕「你們這是迫害,我要找毛主席去,你們問一問,毛主席能讓你們這樣做嗎﹖」由於一再的要求都遭到拒絕,傅連璋感到了失望。  三月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接連三天,由於極度的痛苦和失望,傅連璋都吃飯很少,吃了一點也吐出來了,老將軍終於睡在床上起不來了。  三月二十二日,傅連璋不再吃東西。看守人員怕人死了不好交代,就在他第四天不再吃東西之後,才答應給他開病號飯。可是,這病號飯來得太晚了,三月二十三日傅連璋「兩頓未飯」,這時傅連璋又被換到二十七室關押。  據《看守日記》記載,三月二十四日傅連璋「身體看來很弱,情緒很低,吃飯還是很少」,三月二十五日「一天吃飯很少」,三月二十六日整整一天都「沒有吃飯」。他拖著十分虛弱的身子,在牢房裏不停地從床上爬到床下,然後又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爬來爬去,不時還抬起頭來,透過高高的窗子,看著外面晴朗的天空,從嘴裏不斷地發出各種低微的聲音,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到了晚上,看守不斷地從門縫裏觀察,發現他「一夜未睡覺」。老將軍時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輾轉著身子,有時又從床上爬起來,拖著虛弱的身子爬到門前,用手不停地擂著沉重的大鐵門。擂累了之後,他又爬回到床上,對著頭上的天花板,發出一聲又一聲的長歎。三月二十七日,傅連璋「吃飯很少一點」,「晚上躺下了,但一夜似未入睡」。毛批示﹕「應予以保護」  三月二十八日,傅連璋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呼喊之後,眼看著一直都無人理睬,也無人來對他審訊,這使他感到很奇怪﹕自己究竟犯了什麼罪呢﹖  一年多前,即傅連璋在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九日開始受到迫害時,曾給毛澤東主席寫過一封信,說他在一九三四年曾救過毛澤東的命,如今懇求毛主席救他一命。毛澤東曾在信上批示﹕「此非當權派,又無大罪﹔應予以保護。」可是,林彪一夥仍不放過他。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恩怨呢﹖  傅連璋弄不明白。  這一天,他拒絕吃飯、拒絕吃藥。《看守日記》是這樣記錄當時的情況的﹕傅連璋「一夜沒有睡覺,在地板上反(翻)來複(覆)去,到處佔(鑽),一會把頭佔(鑽)在鋪板底下不出來,看來活不幾天了」。  三月二十九日早晨七時,有人從監視孔裏看見傅連璋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動不動,就立刻告訴看守﹕「好像傅將軍不行了。」可是看守竟說﹕「我還要打我的飯,沒有工夫管他,回來再說。」等到八點多鐘打開牢房時,傅連璋早已死去多時,渾身冰冷。  傅連璋從入獄到死,前後只有半個月時間,死時手上還戴著沉重的手銬,兩腕及肘部表皮脫落,結著黑紫色的血疤。林彪反革命集團為何要如此迫害一位終身從事醫護的老將軍,迫害一位曾救過毛澤東和許多中共領導人的命的恩人﹖「他說了林彪沒有病」  一九八○年十二月十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第二審判庭對林彪集團主犯邱會作進行審判。審判員問邱會作﹕「你為什麼要批鬥傅連璋﹖」邱會作答﹕「第一次對傅連璋批判,主要是因他說了林彪沒有病。我是擁護林彪的,那麼我就反對他。」  原來,在一九五○年決定派志願軍入朝「抗美援朝」時,毛澤東首先點的將不是彭德懷,而是當時解放軍中的「少帥」林彪。革命已經成功,正是可以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候,誰願意再到那炮火連天的朝鮮戰場,而且對手竟然是號稱「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的美國﹖於是林彪便稱有病,不去「抗美援朝」,到處求醫。根據毛澤東的意見,中央請醫術高超的傅連璋為林彪診斷,傅連璋看後曾對人說,林彪沒有什麼大病,只有吸鴉片的毛病。後來這話傳到了林彪耳朵裏。從此,林彪對傅連璋便懷恨在心。文化大革命一開始,林彪便通過死黨邱會作,把這位軍醫出身的將軍置於死地。  誰知十多年前的一句真話,竟給這位老將軍引來了殺身之禍。  於是,傅連璋成了文化大革命中關押在秦城監獄的第一個含冤而死的高級幹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