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仰蘭與父親馬寅初──〈母親的閨蜜〉之四(沈 寧)

母親曾經不止一次自己總結,她的一生苦難多於快樂。而她生命中真正可算幸福快樂的時段,只有四個:一是北伐戰爭後回到上海,她讀小學頭幾年。二是外祖父在北京大學做教授,她小學畢業進中學的幾年。三是在昆明西南聯大和重慶中央大學讀書四年。四是跟父親結婚後在南京度過四年。我的父親和母親兩人不約而同,一九四二年分別從暨南大學和西南聯大轉學到重慶中央大學,就讀外文系二年級,他們那個班是一九四一年開始,稱作四一班。加

更多

沈寧回應(沈 寧)

感謝轉來陳必大先生的留言。我曾努力設法聯絡陳璉阿姨的後代,得到陳必大先生在美國的電話後,多次發短信,不得回覆,未能取得直接聯繫。關於家父與陳璉阿姨中學時期戀愛一事,家父曾有專文記敍,二○○一年發表於《西湖》第一期和《煙雨樓》第三期。家父寫此文的二○○○年,曾與陳琇阿姨聚會,未見異議。家父雖不及袁永熙先生位高權重,但在北京也曾知名,發表文章,斷不至無中生有。出於對陳璉阿姨的尊重,家父文章寫得簡約隱晦

更多

是楊苡,也是楊靜如──〈母親的閨蜜〉之三(沈 寧)

我的母親考取西南聯大,讀的是中文系。母親自幼熱愛文學,讀書寫作當教授,曾是她年輕時代的夢想。可是轉學到重慶中央大學之後,母親也轉了專業,到外文系,讀英國文學,想從歐美文學中汲取營養,以求更好地寫作。於是她結識了重慶中大外文系的同學楊靜如。靜如阿姨原來也是在西南聯大讀書,讀了兩年,因為大女兒出生,轉到重慶,然後進入中央大學繼續讀後兩年。但是她大學畢業時,還是拿到西南聯大的畢業證,成為正經八百的西南聯

更多

與許湘蘋在政治毒霧下的友誼──〈母親的閨蜜〉之二(沈 寧)

母親陶琴薰到昆明西南聯大中文系上學,幾乎立刻成了校園裏的名人。一因為她是陶希聖的女兒,陶希聖原是北京大學的教授,而且不久前才在香港公布了《日汪密約》,轟動天下。二因為母親為掩護外祖父脫離日汪虎口,被日汪扣做人質,幸被杜月笙和萬墨林先生救出,是個女英雄。母親在香港《國民日報》發表長篇文章,記錄這段經歷,連載兩日,廣為流傳。三因為她從香港考進來,衣著容貌都比內地人時髦許多,在眾多本來保守又因戰爭而家境

更多

陳璉被革命吃掉的人生──〈母親的閨蜜〉之一(沈 寧)

當下中國,有個新詞,叫做閨蜜。我猜想,所謂閨蜜,指女孩子年輕時候交的親密朋友,可以無話不談,實實在在地交心。一般而言,孩子們在青少年時期,相互尚無利益關係,所以交友比較純真,因而也會比較長久。待年紀稍長,有了排名就業升級漲薪等現實考慮,人與人之間,便多了相互戒備和防範甚至競爭陷害,友情漸漸淡漠,再少真誠友誼了。女人是必須有閨蜜的。男人可以有朋友,但大多不至親密到無間。古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男人之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