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大陸政策的內涵 (邵宗海)

  馬英九贏了台灣大選之後,基於他過去的一些有助於「兩岸關係」改善的立場與說法,固然很多人對他的大陸政策開始有了較高的期待。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不少人也對他在選舉時期的「本土傾向」有了另外一種注意,覺得他執政之後的「兩岸關係」會否因為他競選時的政策宣示有點「台化」,進而讓目前僵持的局面繼續停滯。  因此本文將在三個層面上去尋求答案,分析那些才是他一貫的立場,那些則是他遷就的轉折。只有經過這樣的過濾與釐清,我們才能真正看到馬英九大陸政策的內涵,才能清楚描繪兩岸關係的發展。與北京「一中」沒交集   在「大陸政策立場」層面上,馬英九的看法不僅延續了國民黨傳統觀點,也接受了國民黨在連戰主導時期的走向,當然也與台灣民間多數的主流意見相符合。最重要的是似乎北京也在相當程度上認同了他的看法。為了更清楚了解馬英九的大陸政策,我們用縱向解剖的方式,去分析馬英九選前選後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一、對於一中原則或九二共識,馬英九一直是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對於一中,馬英九仍拘泥於一九九二年台北國統會「一中意涵」的框架,那就是所謂「憲法一中」的解釋:「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馬英九在二〇〇五年十二月說過,大陸方面要解釋一中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按照《國統綱領》的處理方法,就是台北不去否認它,但若依照《中華民國憲法》,那麼台北就無法承認它。  至於未來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及其路線,馬英九也表示應以《中華民國憲法》為本,因為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很明顯已定好框架,是一國兩區:一是台灣地區,另一是大陸地區,而不是「一邊一國」也不是「兩個國家」。  馬英九當選之後,他在三月二十三日接受國際媒體訪問的記者會上,是對「一個中國」與「九二共識」做通盤處理。在記者會上,馬英九不太願意對「一個中國」只是做贊同或反對的單純表態,他相當堅持來說明「一中」在中華民國憲法層次上不是問題,只是對兩岸來說具有不同的內涵。所以馬英九相當清楚的給予目前在兩岸有爭議的「一個中國」重新定位:「不是兩個國家之間的問題,而是兩岸主張有衝突」。  對於一中原則是否要處理,馬英九間接提出另外一種看法來尋求「擱置」。他的建議是,現在的國家理論還不可能一個國家有兩個政府,或者一個領土上有兩個國家,這需要兩岸去談判,但是目前無法解決,所以最好就是現在不必去計較。  嚴格說來,馬英九從未迴避過「一中原則」這個問題,不過,他與北京所認知的「一中」內涵,也從沒有任何交集。  二、馬英九曾在選前(三月四日) 與各國駐台使節包括美國AIT處長楊甦棣以及數十家國際媒體茶敍,說他一旦當選,將在「三不(不統、不獨、不武) 原則」下,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與北京重啟兩岸對話。等到他當選之後,更認為一旦恢復兩岸談判,要回歸到兩會協商制度,確定今後將由兩會直接處理兩岸敏感問題,不必非得經過高層或密使。  不過,兩岸重拾談判看起來也並非坦途,因為馬英九提出了和談前北京必須先行撤除飛彈的前提條件,而且他也同時釋出「和平協議會談沒有時間表」,表示台北已有長期等待的心理準備。「常態包機」方式三通  三、對於兩岸經貿、文化交流,由於不受兩岸主權或政治定位的影響,因此馬英九認為可以加強。至於二〇〇五年「連胡會」五點願景中涉及兩岸交流部分,馬英九對於對岸同意共組「共同市場」顯然相當讚許。在這次大選中,「兩岸共同市場」成為馬英九拼經濟的一張重要王牌,而且,即使在對手污名為「一中市場」時,馬英九也沒有退縮過,證明他對此政見的重視。此外,馬英九也希望台灣多珍惜「兩岸交流」中一些因特殊關係而獲致的成果。譬如說,在農產品銷大陸時,其中就有十五項農產品對岸給予零關稅優惠。依馬英九的看法,有許多人已質疑大陸違反WTO規定來獨厚台灣,如果大陸都已做到這種程度,而台灣尚不領情,就有點矯情。  四、在三通方面,馬英九主張全面開放。馬英九在三月二十二日接受海內外記者專訪時所拋出「就職後立即開放直航」的說法是他推動三通的最新建議。但是要注意馬英九的宣示是指「包機直航」,而非「班機直航」。馬英九在今年二月二十九日對多位台灣科技產業高階主管說的話最為清楚,他說:他如果當選,預定最快七月一日前即可實施兩岸「周末包機」,年底前進一步推展至「每日包機」,預計明年六月前包機將成為「常態包機」,那個時候也可稱是兩岸正式三通。統一立場與胡錦濤相同   馬英九曾表示,國民黨不贊成國家永久分離。但是他也不認為這個時候要去討論統一問題。馬英九強調說,並非這個問題不該談,只是時機未到,談了也是白談。與胡錦濤說過「統一的路會走的很長」相較,兩人都具有共同的觀點,那就是現階段兩岸對防獨的看法具有相當程度的重疊,而對於未來兩岸統一的事宜,則是認為尚需要時間來培養雙方的默契與氣氛。  馬英九固然是反獨,而且也主張國民黨不以「台灣獨立」為選項。但在「統一」議題上,馬英九仍然認為屬於「選項」。在二〇〇六年一月五日接受報章訪問時,他說:「台灣是個自由社會、統一、獨立、維持現狀都是選項,每次民調都是選擇維持現狀的民眾最多,國民黨的目標也是維持現狀。」其實馬英九的心裏,固是反對法理台獨,但又不是急着想與對岸商談「統一」,所以只有「維持現狀」才是他目前比較傾向的兩岸狀態。  在當選後的國際記者會上,馬英九說了極具新意的一句話,他說:就職後他不排除訪問中國大陸,原文的說法是「如果有必要,我會考慮」,如對照前一晚他當選後的國內外記者會上對同樣問題的回答,馬則是說他「沒有這樣的考慮」。值得注意的是,記者詢問的題目雖然相同,但是三月二十二日記者問題的「時間」是設定在「當選後、就職前」,而三月二十三日的國際記者會的時間點則已設定在「就職後」。前者時間點馬英九還未具官方身份,可是後者時間點他已是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前後回答的內容固然有異,不過若對照馬英九在記者會上一再強調「台灣主體性要獲得尊重」,他後者的回答就極具意義。  基本上,馬英九從來沒有否定過中國走向統一的可能性,但是他也沒有排除台灣民眾應有台獨選擇的權利,不過在他的內心世界,台灣至少在面對大陸重啟協商或進行整合時,絕對要先有「主體意識」與「對等權利」。區分「中共」與「中國」   另外要解讀馬英九的大陸政策,到底是「兩岸關係」發展的動力還是阻力,必須從下列兩個層面深入探討:  第一、是他個人從小因環境就養成的「反共」個性。首先,馬英九出生在香港,造成他成長背景的艱困正是國共內戰的結果;加上馬英九就讀台灣大學法律系時,也擔任了台大學生會的總幹事,當時正值釣魚台保衛戰事件發生,對於北京處理態度的軟弱,馬英九的不滿一直是溢於言表的。  此外,馬英九對中共也有固定刻板的印象,覺得它是專制、集權、缺乏民主的制度。他非常同情「八九」民運學生與法輪功人士,最近尚多了西藏。但馬英九就他對中共印象的公開談話,確是相當有限,語氣比較重的一次,是在一九九二年十月:「五年來中共的對台政策,在『一國兩制』,『武力威脅』及『國際孤立』三方面,並沒有根本的改變。因此,我們絕不可對中共存有任何一廂情願的想法。」  對於中國,馬英九其實是把「中共」與「中國」區分了。他曾說:「我們反對的是『中共』及『中共政權』,我們關懷的是『中國』與『中國人民』」。  第二、馬英九在競選過程中經常帶有「本土言論」,除了他要認知到台灣選舉必須具備「本土意識」外,也是由於他作為外省第二代必須避免被對手抹紅。有二件他在競選過程中的因應措施,可以非常明顯看出馬英九必須用「本土VS本土」的策略:一是因應陳水扁的「入聯公投」攻勢,馬英九提出了「返聯公投」的對應措施,而且還不排除採用台灣的名義;另一則是因應西藏的動亂,馬英九在對手還沒有攻擊他是中共同路人之前,就已經先行猛批北京藐視人權,而且還提出不排除要杯葛北京奧運。  但是事後我們也看出,國民黨中央在馬英九的默許下,並沒有強烈推動「返聯公投」,最終,讓北京傷透腦筋的兩個公投案最後均未能通過;而杯葛奧運一事,馬英九至少說了幾次:「這是有前提的。」  更重要的是,馬英九再怎麼企圖走向本土,憲法一中的立場他從來沒有動搖過,這也是他多年來堅持「九二共識」的關鍵所在。  馬英九作為外省的第二代,的確很難抹去那股原生的「中國情懷」;但是住在台灣這塊土地超過五十七年後,幾乎就是他一生的記憶,更難去否認那份本土的「台灣情結」。看馬英九的大陸政策,不應只看政策內容的解讀,可能更多要滲入一份對他「中國情懷」與「台灣情結」的感受。至於北京方面,如果北京把馬英九的新意對照陳水扁的舊酒,這應該讓中南海剛出爐的領導班子有了份寬心;如果北京覺得馬的新意只是重新包裝的新瓶,那麼兩岸關係的改善,還有一段漫長、艱困的路程要去跋踄。(作者是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大陸所教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