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藝壇一青松 (金董建平)

  藝術大師趙無極先生二○一三年四月九日在瑞士家中逝世,噩耗傳來,我很悲痛,夜不成寐,許多往事浮上心頭。  無極先生是家父浩雲先生的摯友,是我的「父執」。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在美國賓州大學讀書,暑假與家人去巴黎度假,便認識了無極先生,叫他「叔叔」。我知道他是四十年代由國家選拔保送到法國留學的畫家之一,記得他早期的畫風是帶有中國書法特徵的抽象繪畫。  時隔二十年,一九八二年無極先生在西方藝壇已譽滿天下,他來香港出席香港藝術中心為他舉行的個展時,我再次有機會與無極先生晤面。承蒙無極先生不棄,從此與他結成忘年之交。每次我去巴黎必定拜望他,他每次來香港也一定撥冗與我小敍。大家用上海話溝通,倍感親切。無極先生學養精湛、見聞廣博,談天說地,尤其講述藝壇趣聞逸事,娓娓動人,我洗耳恭聽,獲益良多。在巴黎時,無極先生還介紹朱德群先生與我認識,後來我與德群先生也結成忘年交。當年趙無極先生、朱德群先生和吳冠中先生都是林風眠大師的高足,杭州藝專的「三劍客」,他們三位後來又都留學法國,都取得非凡的成就,都成為「大師」,都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我能與這三位大師結交,可謂三生有幸。如今「三劍客」三去其二,惟德群先生健在(在此謹祝德群先生創造壽星畫家的記錄),令人太息。豐沛的感情轉換對大地的遐想  出於對我的支持和鼓勵,無極先生把他作品在香港地區的代理權交給藝倡畫廊,從而提高了畫廊的品位,擴大了畫廊的影響,我永遠銘感於心。藝倡畫廊曾為無極先生在香港舉辦了五次個展﹕一九九三年、一九九六年展出他的布上和紙上作品。一九九九年展出他的石版畫和金屬版畫。二○○三年舉辦他以水彩畫為主的展覽。二○○九年舉行一次綜合展覽,展出他一九四九至一九九四年創作的油畫、水彩畫、石版畫、金屬版畫及水墨畫。此外,為無極先生印行過三本畫集。一九九八年,藝倡畫廊還協助上海博物館舉辦趙氏大型回顧展,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無極先生的藝術成就,早有定論。舉其要者,如著名法國詩人兼畫家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說他﹕「豐沛的感情轉換對大地的遐想,大地形成之初,混沌初開,飛舞升騰,無比輝煌,籠罩整個畫面,給人一種無限振奮的感受。」著名藝評家馬歇索(Daniel Marchesseau)說﹕「他找到一種融合東方細筆和西方古典建築結構的畫風。」建築大師,也是無極先生好友貝聿銘則說﹕「我覺得他的油畫和石版畫十分迷人,使我同時想起克利繪畫的神秘和倪瓚山水的簡練,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趙無極是歐洲畫壇當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簡而言之,無極先生的繪畫融合了東西方文化特色,以西方現代繪畫形式和油畫色彩技巧,結合中國傳統藝術的內涵和意境,感情洋溢,特別耐看。他的畫是無言的詩,無聲的音樂,有火一般的激情,也有水一般的柔情,論者評為「抒情抽象派」的代表,飲譽數十年,誠世界藝壇一棵不老的青松。他的作品為世界各大博物館、美術館和著名鑑賞家競相購藏,是各種拍賣場的「寵兒」。  無極先生,您壽臻耄耋,您一再說﹕「雖然我加入了法國籍,但我骨子裏的東西,還是中國人的。」您為中國,為中華民族贏得榮耀,您的名字和作品將與世長存,安息吧!  (作者是藝倡畫廊創辦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