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白居易 (阿 濃)

  三月十五日,溫哥華紅鶴酒家,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春茗聯歡,出席者約八十人,包括幾位顧問身份的詩人﹕葉嘉瑩、洛夫、瘂弦。  我像往年一樣,負責猜燈謎遊戲。既是文人聚會,謎題不妨文學一些,於是選了白居易兩首長詩《長恨歌》和《琵琶行》,製謎十則。  怕大家一時記不全,我分發了事先影印的詩稿。約法兩章﹕想猜謎,先舉手;猜到了,還要講得出為什麼。  我說因為謎底雅,所以謎面故意俗。  第一則,謎面是「搭檯」。香港人都知道中午食肆人擠的時候會出現這情況,一張桌子坐幾伙人。座中有人猜﹕「同是天涯淪落人。」我說﹕「有茶喝、有飯吃還不算淪落。」一個剪平頭的中年猜﹕「相逢何必曾相識。」我說﹕「中!」卻有幾個認識他的人在嚷﹕「別叫他猜,他是猜謎專家。」  第二則謎面是「切洋蔥」。加華筆會前主席余玉書舉手答﹕「對此如何不淚垂。」看來他也是下過廚的。  第三則謎面是「離騷」,果然又給猜謎專家猜中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第四則謎面是「雲城鴉噪」,溫哥華又名雲城,早晚都聽見烏鴉叫,結果有人猜中﹕「其間旦暮聞何物?」  第五則謎面是「奈何橋」,傳說人死後過此橋便是陰間。有人猜「一別音容兩渺茫」,我給了獎品,但補充說原來的謎底是「到此躊躇不能去」,描寫心情似更為貼切。  第六則是「皇室黑白照」,很快給猜中是「六宮粉黛無顏色」。第七則「諧星生涯」,葉嘉瑩教授立刻說是「今年歡笑復明年」。她今年八十有五,自稱像候鳥,春暖花開飛回溫哥華,秋風起又飛往中國北方,到處義務講學。  第八則「曾灶財長期露宿」,要向不是香港來的朋友介紹一下這位新近亡故的塗鴉名人,他多年來自稱「九龍皇帝」,墨迹遍港九。靜場了一會兒終於有人猜中「御宇多年求不得」,「御宇」運用謎語的「別解」,意思是帝皇的屋宇。  我製謎不喜用謎格,因為熟悉謎格的人不多,這晚上唯一用了「諧音」格的謎語是第九則「無戲做,糧照出」。一個年輕人想說不敢說,終於在同桌的慫恿下猜「梨園弟子白髮新」。我問他何解,他說不出來。同桌的一個女子代答﹕「白髮新就是白發薪水嘛!」結果獎品歸她。  到最後一則謎語了,我說這一則是掉轉來,用這兩首詩中的一句猜金庸小說中的一個人物。謎面是「從此君王不早朝」。一位男士猜「郭靖」,我問他何解,他說國家靖亂之後,君王無須早朝了。倒也有理,可是「郭靖」不同「國靖」,因為我沒說是「諧音」中的「白頭」格呀。結果一位女編輯猜中「楊過」,君王不早朝是楊玉環造成的過錯。舊時總喜歡把君王失德推在女人身上。  散席時好幾個參加者對我說﹕「謎語好深!」我說﹕「不都給猜中了嗎?」晚會統籌人陳浩泉說﹕「阿濃是在逼大家讀詩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