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教授的最後一課 (青 松)

  最近北朝鮮向三八線附近的延坪島開炮二十餘發,擊傷南韓軍人兩名,並使不少韓國百姓家園被毁、流離失所。這一事件已引起國際方面的高度關注。北朝鮮方面竟稱事件的挑釁者是韓方,朝方完全是自衛云云。  這是北朝鮮的慣技。回首五十多年前爆發的「韓戰」,確是北朝鮮方面挑動,卻推賴南韓為罪魁禍首。當時國內的一切信息和宣傳都是指南韓為先發者,直至二十多年以後,北朝鮮發動那次戰爭的真相,才漸為國人所知所信。  我想起了胡教授。抗美援朝時,他是南開大學歷史系世界史專業的教授,他給我們授課的時間很短,加之時隔多年,所以對他的情況知之不多,甚至姓名也逐漸淡忘了。依稀記得他姓胡,英文、法文都不錯,有留學歐美的經歷。但對他的模樣,我還有較清晰的印象,尤其是他在給我們上最後一課時,凝重的表情和堅定的語氣,有時會在我腦海中迴蕩。  那一天,他講課內容是關於朝鮮半島之形勢,涉及當時北朝鮮和南韓的戰爭是如何爆發的?誰是挑釁者和發動者?胡教授問一個同學,同學不加思索答說﹕「是南朝鮮賣國集團。」胡教授接連又問了幾個同學,回答都是相同的。他停頓了一下,然後慢慢地說道﹕「同學們的回答錯了!我們分析和研究每一次戰爭的性質以及其他,應該探討的是這次戰爭的是非曲直,首先應該了解和明確這次戰爭的起因,是哪方面發動的,然後去探討發動者的背景、動機、目的等等,這樣才能作出客觀的判斷和正確的結論,還事實以真相。」胡教授接着說﹕「如果連戰爭的發動都說不清楚,含混、掩蓋或者歪曲真相,那麼又怎麼去揭示戰爭的真相及其本質呢!不管是誰發動的,必須實事求是,發動方未必就是非正義的,應對方也未必是正義的,有時也許恰恰相反,具體條件具體分析。」這時胡教授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他接着說:「這次戰爭是北朝鮮發動的,事實俱在,已為全世界所公認。」  教室內一片肅靜,大家面面相覷。……這時下課鈴聲響了,胡教授慢慢收拾好他的講義,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就講到這裏了,同學們再見了!」  胡教授沒有再來給我們上課,在校園裏我們也沒有再見過他。有人說他到南方另一所大學裏任教去了;也有人說,組織上為了解決他和夫人兩地分居的不便,照顧他們團聚一處了。……過了些日子,沒有人再提起胡教授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