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金庸──倪匡、潘耀明對談(葉國威 整理)

日 期:二○一八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地 點:倪匡北角寓所人 物:倪 匡、潘耀明 潘耀明(下稱「潘」):你是什麼時候認識查生的?倪匡(下稱「倪」)﹕我認識查生是董千里等人介紹的。他們很早就認識查生了,一九五五年查生寫《書劍恩仇錄》時已經認識的了。我就是一九五七年來香港,那時還沒有認識他,大概在一九五九年左右吧……潘:這一年《明報》創報了。倪:沒錯,他辦《明報》,一九六○年又辦了《武俠與歷史》,《武俠與歷

更多

查先生的文字(胡菊人)

查良鏞先生逝世了,不勝傷感。查先生寫武俠小說,又寫《明報》社評,是很不容易的。他兩者都寫得好,是香港的第一流文章。我不敢說是香港的第一文章,而加「流」字,是謙虛的說法,因為「第一」是太主觀的說法,無論怎樣說,「第一流」是怎樣都說得過去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接納心歡喜(韋 然)

年輕時曾為某電台的廣播劇寫過一首名為《接納心歡喜》的插曲。當年,我只是為文造情。老實說,我也是許多年以後,才慢慢明白堆砌在歌曲裏的文字。原來,有一些客觀的事實,我們是改變不了,就如人生的事業起跌、生老病死、姻緣子女,過分的牽掛,就成了苦的源頭,只有接納、放下、盡力、隨緣,頭上才有一片青天,正是「浮雲隨風散,成敗轉頭空,接納心歡喜,盡力而聽天。」

更多

特輯:記北京柏楊逝世十周年學術研討會(徐榮昌)

二○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傍晚,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李敬澤在「柏楊先生創作與人生學術研討會」閉幕式的致辭裏倡議:「中國現代文學館將在柏楊研究中心推動『柏楊學』的成立!」讓這一個紀念柏楊逝世十周年、為期兩天的大會活動與會學者,眼睛為之一亮,話語剛才落地,隨即贏來一片掌聲。 不為君王唱讚歌回顧二○○六年十二月,柏楊晚年始終念念不忘祖國,當時,柏楊雖然是民進黨執政時期的總統府資政,他仍義無反顧地將一萬一千七百

更多

細說友聯──回應余英時〈友聯諸君多來自新亞同門〉一文(柴宇瀚)

余英時先生在〈友聯諸君多來自新亞同門〉(下稱余文)中,憶述友聯出版社(下稱友聯)同寅、《祖國周刊》的歷史,以及友聯與新亞書院同學的關係,令筆者回憶起撰寫《胡永祥及祖國周刊之研究》博士論文時,研究胡永祥(又名胡欣平,筆名胡越、司馬長風等)的生平、《祖國周刊》發行十一年以來,合共五百八十五期的刊物,以及友聯的發展過程。期間,筆者兩度訪問曾經在友聯工作的宋敘五教授,對友聯歷史有更深入的了解。筆者藉此回應

更多

我被掛在耶魯的牆上(孫康宜)

最近我一直回憶過去這三十六年以來在耶魯大學教書的許多難忘細節,尤其是那種與耶魯之間的不尋常緣分,簡直就是在為人生的奇妙遇合做注解。請容我慢慢道來。 話說,二○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是耶魯大學戴文坡特學院(Davenport College)一個重要的日子。就在那天我和該學院的前任院長Richard S. Schottenfeld、另一位教授Paul Kennedy、三位校友以及三位職員分別被展現在兩幅很

更多

孜孜不倦的藝術家──悼念沙葉新(高志森 口述、葉國威 筆錄、整理)

人們認識的沙葉新,有很多面向。但我跟沙葉新之間的溝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藝術,是戲劇。認識沙葉新,始於一九九三、九四年左右。那時我剛做完《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舞台劇,由鄭黎明女士介紹我們相識的。她是吳綺莉的母親,當時我找吳綺莉演出《南海十三郎》,從而認識了鄭黎明,之後她就介紹沙葉新和我認識。我當然一早知道沙葉新是誰,他的《假如我是真的》很有名,《尋找男子漢》也有香港的劇團做過。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

更多

再見阿虫(馬 龍)

那天清晨,舒眉弄醒了我。 快看快看!她邊說邊塞給我手機。 前一個晚上,為了下月澳洲悉尼畫展而寫畫,弄得很晚才睡。撐着惺忪睡眼一看,剎那間睡意全消。 阿虫在美國走了! 朋友傳來短訊向我求證,我立即盡一切渠道打聽,心中寄望於萬一,希望是個假消息。 才不過兩個月前,我在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舉辦畫展,開幕後和一班師友吃晚飯,席間談起阿虫,有人立馬用手機打長途電話給他,然後我們每個認識他的人,輪番和他嘻嘻哈哈胡

更多

雙喜──祝賀吾友宇文所安(孫康宜)

二○一八年確實是宇文所安(圖)的「雙喜年」。四月間(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我們才在哈佛大學慶祝他榮休,恭賀他四十年來不遺餘力地培養弟子無數,在中國文學研究方面貢獻傑出,參加該大會的學者紛從世界各處趕來,共有上百人之多,場面之大,不愧為學界盛事。 才兩個月後的今天(二○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又從台灣傳來宇文所安榮獲唐獎.漢學獎的大好消息,真令人欣喜萬分。在此,我想獻上一首祝賀詩,與讀者分享。那是我兩個

更多

特輯:美國人看「特金會」 (堅 妮)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談像是唱京戲,開頭來幾段悶簾導板,演員未上場,聲音從幕後唱上來,同時有中國社交媒體無數的分析和叫板。我也被問及,你們美國那邊一定很熱鬧吧?這可是件大事情。自從特朗普上台,美國這邊就天天熱鬧,從來沒有寂靜過。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最愛搞事的總統,從早上起床到晚上入睡前都在發推特,三天兩頭就有新花樣出籠。如果說這次與金正恩的會面新聞有什麼特別,就特別在他剛剛宣布

更多

龐薰琹:「活着」的工業設計先驅 (姚榮銓口述、姚 姚筆錄)

記得有人說過,活着猶亡,已死活着。今朝就說一說依舊「活着」的一百一十二歲的中國工業設計先驅龐薰琹。在跨入新世紀的二○○○年十一月七日至十四日,在上海「文化街頭」的東方展示廳舉辦了由國家文化部批准的《龐薰琹三代九人藝術展》(龐薰琹及丘堤,他倆的女兒龐壔、女婿林崗、兒子龐均、兒媳籍虹,孫女龐銚、外孫女林延及外孫婿韋佳),並由當時的上海市委副書記興致勃勃地觀摩了展覽並題詞「藝術世家」。 中國首個現代藝術

更多

憶父親王國維和他的時代--專訪一百零六歲王東明 (陳志明)

為紀念王國維先生誕辰一百四十周年(一八七七─一九二七),趕在二○一七年最後一天即十二月三十日,「獨上高樓:王國維誕辰一百四十周年紀念展」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隆重開幕。主辦方是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校史館以及校檔案館等。臨近紀念展開展大約一周,通過多方周折,主辦方終於拿到了王東明特意為展覽親筆題字:「獨上高樓」。落款是:「王東明,二○一七,冬至。一百零六歲」。二○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在撥通遠在台灣的王東

更多

沉痛悼念谷長春先生— 對〈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一文的補遺 (胡顯中)

《明報月刊》十月號發表了我的回憶文章〈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當即複印數份分贈友人。其中有位很不客氣地指出:「文章中的『左派變右派』遺漏了一位重量級的大人物,是不敢寫吧?」答曰:「非不敢,乃不忍為也」。這位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便是本文所要悼念的谷長春先生。何以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呢?因為此人非等閒之輩,乃是原吉林省委副書記,副省級離休幹部(享受正省級待遇)。我乃一介寒士,何以結識如此位高權重的大

更多

「汪逆日記」首披露與「十一姑」 (姚榮銓口述、 姚姚筆錄)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上海《新民晚報》文化版發了一則本報訊,主題是「汪精衛投敵日記今日上午露面」,引題為「歷史檔案中的一個謎終於大白天下」,副題是「上午對捐獻人進行表彰,日記將在有關刊物連載」。想當年,我是文化新聞版記者,別位同事都有專業分工,跑的範圍相對面窄些,而我除了跑滑稽、評彈之外,補缺拾遺,沒人跑的盡收囊中,因而文化版編輯李堅兄戲稱在下是「清道夫」。寫這條引人注目、後來還評為上海好新聞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