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寶兒--人生小語

一九五四年臘月初八,酷寒的夜裏,父親只披着一件單衣,在轟隆吆喝聲中給架走了。他顫抖著拼力回過頭來:「寶兒,你莫愁!」之後父女倆便沒有再見面。這話縈繞在我腦中半個世紀,無論何時何地,想起都會落淚。季羨林先生說,這不是仇恨的報復,是一面鏡子……。季先生真是可愛可敬。我受了他的感召,丟下了恆久的憂鬱和憤恨,期待著更光明的中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