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正在崩塌的城堡──英國牛津抗疫記(唐 凌)

一直覺得英國最難熬的是冬天。陰冷、灰暗、寒風日日肆虐。沒想到二○二○年,最難熬的卻是春天。一月三十一日,兩個中國人在約克確診,一個留學生,一個家長。大概沒有任何東西會被遺漏在全球化的大潮之外。資本是,人是,病毒也是。中國內地和香港在英國有十二萬多留學生,佔英國學生總數的四分之一。二月,病情在國內肆虐,我們身在異鄉,心繫家鄉。一方面,身邊不少朋友在積極籌款、捐款,想辦法運物資送回國。另一方面,防疫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