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門之役到韓戰爆發 (孫 克)

  《明報月刊》二〇〇九年十二月號刊一文,記述一九四九年八月中旬,國軍第二〇一師師長鄭果,奉命率領兩個團(六〇一團和六〇二團)從台灣開往金門前線,十月下旬迎戰登陸古寧頭的共軍。該文着重描寫六〇二團團長傅伊仁的戰功和英雄氣概,為他事後未得升遷而鳴不平。假如以「金門戰役一團長」為題,倒是題文相符;有錯亦屬次要。可是,《金門古寧頭戰勝共軍六十周年》,分明是紀念整個金門戰役,是否應該寫得全面些?按﹕金門一役,國軍有三個軍參加作戰﹕原來駐守金門的是第廿五軍(軍長沈向奎),歸第廿二兵團司令李良榮指揮;稍後加入作戰成為反擊主力的,是第十八軍(軍長高𣁽元)和第十九軍(軍長劉雲瀚),歸第十二兵團司令胡璉指揮。兩個兵團三個軍,並聽命於在台灣的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陳誠,如何配屬,如何迎戰,都由他策劃。這一切對整個戰局至為重要,該文隻字不提;反而將陳誠淡化,突出孫立人,使讀者誤會孫對此役重要。第二十五軍轄三個師,該文也隻字不提。固然不說該軍擁有第四十四師(師長范麟)和第四十五師(師長勞聲寰),番號、人名都不提,也不把二〇一師當作該軍的一個師,而且也將鄭果師長淡化,突出傅伊仁團長,使成戰場主角。第十九軍,本與第十八軍一齊登陸,反擊古寧頭共軍,該文卻把「十九軍」說成「廿五軍」,張冠李戴(十九軍這番號固然勾銷了,而廿五軍也說成同二〇一師無關)。該文更颳浮誇風,形容古寧頭一戰「扭轉乾坤」,「把在風雨飄搖之中的國民政府拯救過來」,「促成經濟起飛」,無異掩蓋了古寧頭戰後國軍依然兵敗如山倒,棄守大片土地,使「反共基地」台灣形勢更加惡劣的真相。任何人只要一讀歷史,都會知道,所謂「拯救」、「促成」,都與古寧頭戰勝共軍無關,而與八個月後韓戰爆發才有關。因此,我將從金門一役到韓戰爆發的時局發展交代一下,俾讀者了解金門一戰的作用,而恍然於「扭轉乾坤」的真正轉捩點。共軍誤判敵情大敗   為使讀者明白金門戰勝共軍,不是一個團長叱咤風雲的結果,有必要介紹此役的前因後果。  遠在一九四八年,大陸戰局已經逆轉,國民政府總統蔣介石在內外壓力下,次年一月宣告「引退」,交副總統李宗仁代行職務,自己在幕後策劃繼續反共。他以陳誠為台灣省主席,經營這個面積僅三萬多平方公里的寶島為「反共基地」,陳又兼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將多個戰役敗退下來的國軍整訓,並盡量保全嫡系部隊實力。一九四九年四月以後中共百萬大軍渡江,橫掃東南各省(另一方面也橫掃西北各省)。退駐金門的是第廿二兵團第廿五軍。胡璉統率的第十二兵團退到廣東汕頭。十月十七日,中共第三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陳毅)第十兵團(司令員葉飛、政委韋國清)佔領廈門,乘勝將攻隔海相望的金門,交其第廿八軍(軍長朱紹清)和第廿九軍(軍長胡炳雲)負責。葉、韋判斷﹕只需用五個團兵力,即可「解放金門」。由於所徵船隻不夠用,只能以三個團(廿八軍兩個團,廿九軍一個團)於十月廿四夜乘船先行。又為潮汐所誤,到廿五日凌晨二時後,才能登陸金門古寧頭,遇到全副美式裝備的國軍以強大火力對抗。原來這就是陳誠由台灣調來配屬於廿五軍的二〇一師。由於共軍船隻都被炸沉或擱淺,無法返航更載援軍。葉、韋緊急徵召小量船隻,只能運載四個連到金門增援。古寧頭方面,雙方鏖戰竟日,儘管共軍英勇穿插,突破國軍防線,但亦損失慘重。正於此時,胡璉率領的第十八軍和第十九軍,出乎共軍意料,登陸金門,以優勢兵力,將共軍三個團四個連圍殲。十月廿七日戰事結束,國軍宣佈斃傷俘共軍一萬五千人(其中俘虜七千零五十九人全數運往台灣)。  共軍自十月廿五日宣稱「登陸金門」後,三十年後才有下文,透露金門一役,是第三野戰軍成立以來第一次打敗仗;損失數字,一曰傷亡九千餘人,一曰傷亡七千餘人另加俘虜。國軍損失多少?據說僅「一千二百零二十七人陣亡」,信不信由你;但古寧頭大捷,不由你不信。共軍之敗,在於屢勝而驕,誤判敵情,例如以為攻下汕頭前,胡璉率眾浮海而去,是「保全實力」,可能撤往台灣。哪知胡璉在海上兜個圈,速往金門登陸,為此仗爭取了「決戰點優勢」。蔣介石不認為「扭轉乾坤」  蔣介石在台灣得到捷報,也未認為「扭轉乾坤」,他將胡璉等人擊敗共軍,比作二千年前戰國時期齊將田單在莒城反攻,用火牛陣,大破燕兵,當作自己反攻的起步點,手寫「毋忘在莒」四字,叫人拿去金門刻石,振奮士氣。事實上,他未嘗不知,金門雖獲小勝,大陸方面兵敗如山倒。  金門十月廿七日奏凱,共軍卻於此時由廣東打入廣西。十一月廿三日至十二月四日,共軍連陷桂林、柳州、梧州和南寧。此時,共軍又由湖北、陝西分頭打入四川,十一月卅日佔領重慶。十二月九日,雲南省主席盧漢、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分別以昆明、雅安投共,使中共兵不血刃而得滇、康兩省。十二月廿七日,共軍佔領成都,結束了四川戰事。國府代總統李宗仁,先已逃往香港再飛美國,國府在大陸的管治告終。  沿海島嶼,亦紛紛棄守。一九五〇年一月,共軍攻佔廣東(近香港)的萬山群島和福建的東山島。二月,國軍放棄浙江的舟山群島——這有段插曲。守軍十五萬(比金門戰勝共軍者多三倍左右),由第九兵團司令石覺率領,自一九四九年五月上海失守即撤往舟山保全實力。此後每當黑夜,浙江沿海(近舟山)居民,都可看到舟山上空「打下舟山,奉送台灣」八個霓虹大字,金光燦然。消息傳開,觀察家多謂﹕必然有劇戰,好戲在後頭。又豈料十五萬大軍,於某個黑夜分乘十六艘巨輪悄悄離去,翌日天亮,發覺「兵去島空」。香港某報社論為之諷刺曰﹕「從此中共永無打下舟山之虞,台灣自然不必奉送!」三月份幾個黑夜,共軍以營或團為單位,分批乘船偷渡琼州海峽,四月三十日全佔海南島。此島面積也是三萬多平方公里,與台灣相差無幾!金門大捷兩個月後,國軍丟掉桂、黔、川、康、滇共五省,再過四個月,又丟失了相等於台灣面積的諸多島嶼。「把在風雨飄搖之中的國民政府拯救過來」,時辰未到!美終於全力撐蔣   古寧頭大捷之後,國軍處境更加惡劣,有目共睹,但蔣介石在台灣「處變不驚」。他寄望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雖則歷來都惹人嘲笑,我認為他的估計沒有完全落空。蔣氏明白,中共敗於金門,必再組織更強大的兵力準備再大打,而國共雙方軍力又不成比例,如無外國特別是美國支持,台灣「反共基地」恐怕不保。他對此亦早有打算。在「引退」前,已先後訪問菲律賓和南韓,和兩國反共的總統(季里諾和李承晚)談及反共計劃。對於美國,則不斷派說客,游說參眾兩院親蔣議員,取得他們支持以影響美國政府,改變一九四九年「白皮書」的對華政策,再度援助老蔣。當一九五〇年一月五日美國總統杜魯門重申對華採取不干涉政策,強調美國將不介入中國內戰。換言之,不肯出手援助台灣。親蔣人士(包括台灣的和美國的)都忍不住勸蔣寫文章大罵美國當權派,蔣只說要「忍辱負重」。果然,一月廿四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宣佈一項向台灣提供經濟援助的計劃。原來,這是親蔣的美國參議員諾蘭「影響」美國政府的結果。美國政府高層,不再相信毛澤東是「中國的鐵托」,必然「一邊倒」倒向斯大林,他們對付美國會有共同行動,美國要鞏固「太平洋防線」,就一定要支持蔣介石,支持南韓、菲律賓及其他東南亞的反共勢力。儘管美國給予台灣經濟援助後仍繼續觀望,但形勢發展,說明諾蘭一派的預見。  一九五〇年六月廿五日,北韓突然大舉進攻南韓,南韓措手不及,三天之內,首都漢城(今稱首爾)失陷。當時美國已得到情報﹕北韓突襲,出自斯大林主意,北韓軍亦全副蘇式裝備;而北韓軍更包括在東北與中共軍合組的軍隊,他們曾參加中國的抗日戰爭。美國政府全力撐蔣,就此決定。六月廿七日,杜魯門總統除了宣稱派海空軍支援南韓抗共,還下令第七艦隊駛入台灣海峽,聲言要阻遏中共進攻台灣。本來中共已結集十五萬兵力,準備再攻金門,面對美國艦隊,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把國民政府在風雨飄搖之中拯救過來」,就是韓戰爆發和美國派出第七艦隊干涉中國內戰。  韓戰發生後,北韓軍勢如破竹,佔領漢城後,直下大田,擊潰駐韓的美軍第二十四師,俘虜師長狄恩,長驅直進,打到大邱,只因戰線拖得太長,暫且停止前進。而美國因大田一敗,老羞成怒,不但在聯合國動員各親美的會員國「援韓」,而且直接派出陸軍入韓。九月五日,美軍在西岸的仁川登陸,迅速向東擴展,截斷深入南韓的北韓軍退路,並以優勢兵力,大舉北進。先前是北韓軍越過「三八線」南下,現在是美軍和南韓軍越過「三八線」北進,且佔領北韓首都平壤,十月,美軍飲馬鴨綠江,美國飛機轟炸中國東北。中共也在十月出兵,「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以五十萬之優勢兵力,壓逼美軍使其退回「三八線」附近。大陸隨即掀起「抗美援朝運動」。局勢發展至此,中共已面對世界第一強國——美國,集中力量「抗美援朝」,無力也不敢在東南面「開闢第二戰場」,蔣介石及其「反共基地」台灣也就轉危為安。換言之,韓戰爆發才真正是「扭轉乾坤」的轉捩點。  今年六月廿五日是韓戰爆發六十周年,也是美國「把在風雨飄搖之中的國民政府拯救過來」的六十周年。至於所謂「經濟起飛」,當時未有眉目,是多年後的事,與韓戰無直接關係,同金門之役更是「離天九丈遠」。說到蔣介石寄望於世界大戰爆發,雖然不中,亦不太遠。韓戰是兩個陣營角力,又有十八國參加作戰,規模雖不如兩次世界大戰,畢竟也是國際戰爭。要靠外援,才能在台灣立足,蔣在這一點有自知之明。韓戰還給我們何等啟示,已不在本文範圍了。(作者是香港資深戰事評論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