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可疑的「秘室」》 (柳和清)

  本刊二月號刊登柳和清藏林風眠畫作,有一個叫劉健威的先生三月二日在《信報》專欄發表文章,質疑這些畫的真偽,柳先生作了回應。此前,馮葉女士曾於一月廿五日與本刊編輯通電話,獲悉本刊發表這批畫作,她認為是假畫。當時馮葉父親過世,她在上海奔喪,編輯希望她看到作品後,若真如她所說是作假,歡迎她作出回應和澄清。當時她答應回港後寫文章給本刊發表,結果一直沒有消息。劉健威的文章發表後,她也曾與本刊聯繫,也再表示會寫文章來。本刊誠懇表示,歡迎她寫文章並提出理據。遺憾的是,本刊到截稿前,既找不到馮女士,也未收到馮女士的文稿。——編者  《信報》副刊專欄三月二日刊登署名劉健威的文章《可疑的「秘室」》。文中提到敝人,現答覆如下:  一、我與林先生交往已有六十三年。我從未說過,這批畫是文革前,一次性從林手上購得的。而是分幾個時期得到的:(一)五〇至六〇年代從林手上購得的。這一時期可以說我是林的主要經濟支持人。(二)文革前夕,林委託我保管或毀掉的。其中裸女和草稿佔多。(三)林獲釋後收我小女學畫,因而保留的一些教學用畫稿。(四)林離滬前特贈的(有信為證,見圖一)。(五)到港後,林親手送我的和委託我代賣的。  二、文革前,我自己買下的和經我手代人買下的,數量不少,絕大多數是因為喜歡,而不是因為「套匯」。我可列出好幾位香港的地產商,烟草商及其夫人們當時買的畫(包括我的)目前仍在手上,就是明證。  三、「馮葉由小到大在林家長大,故她熟悉林風眠的交往」,此話太可笑了,你也可打電話(上海)問一下馮葉的親生母親,她們同意這種說法嗎?在馮出生前,我已經與林交往好幾年了。說到林到港後一直沒有與我見過面,更是胡說八道。這正說明,林在港的一些活動是不願讓馮知道的,免得麻煩!  四、說到這批畫的「真偽」,我可保證全部出自林風眠之手。至於說到「優劣」,那就各表高見了。至於那些草稿類的,是有人認為還有研究價值,所以才拿出來的。我從來沒有想去找買家,只想留個紀念。如果有人一口咬定這是假畫,那麼你得拿出證據,要知道香港是一個法治的社會。  另外交代,林先生文革期間給我的信,因當時緊張時期,收信後都不敢保留,以免被羅織罪名。林先生給我的信件,都是他自己放在我家信箱中的,信封上都寫清楚收信人和地址,恐怕被人拿掉。幸運保留的幾個信封(圖二),可惜信件都沒有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