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出走 (胡化)

  二○一二年一月中旬,余杰和他的妻子劉敏,帶着不滿四歲的孩子,辭別故鄉,飄洋過海,流亡美國。這件事,官方發言人極力迴避,卻成為中國大陸政治生態的最新動向,成為官方標榜的和諧社會的一個反諷。  余杰何人?他一九七三年出生於四川,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是一個年少成名的才子,在校期間,就寫了幾本書稿,鎖在抽屜裏。一九九八年,他的第一本書《火與冰》公開出版,迅速風行全國,那年他二十五歲。此後,他文思泉湧,勤奮筆耕,先後完成了二十多本著作。最初,他的文字成為報紙、雜誌、出版社追捧的對象,他也成為大陸文壇一顆耀眼的新星。他追慕先賢,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堅持獨立思想、自由精神的敢言之士,獨立表達政見。隨着言論範圍的拓寬,力度的加強,他的生存環境也一步步惡化。碩士畢業時,他找到中國現代文學館的工作,卻受到高層干預,被強行撕毀協議。他只好以自由撰稿人身份謀生。幾年後,他想在大陸出書,但發表文章的權利被剝奪,與中國大陸文化市場的聯繫被強行切斷,只好在海外發表文章,出版書籍。近一年多來,大陸警方對他的控制進一步升級,為了阻止他發表文章和言論,先是由警方找他喝茶,在他家周圍安裝攝錄鏡頭,繼而經常押送到外地「旅遊」,最後乾脆把他抓到秘密地點,脫光衣服、嚴刑拷打,當場休克。當地醫院沒有能力救治,幸能轉到北京最著名的醫院搶救,才免去一死。同時,警方誘使劉敏和他離婚,劉敏斷然拒絕,於是對劉敏工作的公司施加壓力,使她失業,斷絕了余杰一家的經濟來源。  當局之所以如此不能見容余杰,主要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余杰的文字直抒己見,批評中國政府及其領導人,直言不諱。在當今世界的多數國家,公民通過媒體公開評論政府領導人的得失,是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的常態,是民主政治的底線。執政者由公民通過一定的程序選舉產生,自然必須履行接受社會各種批評的義務。但中國大陸的政府,不是可以批評的政府;中國大陸的領導人,也不是容忍批評的領導人。他們想延續古代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君臣關係,堅持從列寧斯大林那裏學來的暴力專政。他們要維護的潛規則是:對執政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只能歌頌、讚美,不能批評、非議。余杰的存在,挑戰了這種潛規則,所以不惜動用一切手段讓他噤聲,並藉此收殺一儆百之效。  余杰的遭遇,是中國幾千年文字獄的當代變種。所不同的是,在古代皇權體制下,文字獄是公開進行、大張旗鼓的,現在的文字獄是暗中操作、秘而不宣的。二者之間的區別不過是五十步和百步而已。當局對余杰的暴行,已經通過口耳相傳、微博網絡,為越來越多的國人所知曉。他們有的震驚,有的憤慨。更多的有識之士認為,靠暴政維持統治,最終的結果難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更多

不該遺忘的道縣大慘案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以階級名義行大屠殺 (胡 化)

  精彩摘錄:黃義大給道縣打長途電話,聽說道縣農村已經開始殺人,並成立了「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院」,不經任何上級機關批准,將人抓起來就殺,手段極其殘忍!全縣已被殺一千多人,瀟水河裏飄起很多死屍。黃義大連忙找到省革籌小組成員梁春陽匯報,梁感震驚,經電話聯繫,章伯森和華國鋒答應次日上午見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