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谷長春先生— 對〈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一文的補遺 (胡顯中)

《明報月刊》十月號發表了我的回憶文章〈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當即複印數份分贈友人。其中有位很不客氣地指出:「文章中的『左派變右派』遺漏了一位重量級的大人物,是不敢寫吧?」答曰:「非不敢,乃不忍為也」。這位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便是本文所要悼念的谷長春先生。何以被稱為重量級大人物呢?因為此人非等閒之輩,乃是原吉林省委副書記,副省級離休幹部(享受正省級待遇)。我乃一介寒士,何以結識如此位高權重的大

更多

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丁酉之難倖存者的回憶 (胡顯中)

前幾年,結交了一位吉林大學校友。當年他曾經聆聽了一個重要人物的演講,經過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仍然極有耐心地保存着這份講稿。不久前,他把這份講稿複印件送給我。打開一看,令我驚訝不已。這件「禮物」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六十年前那些暴風驟雨、驚心動魄的日子,那個徹底改變我人生道路和生命軌跡的年代,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歲月。 被收藏了六十年的舊文件他給我的「禮物」是一九五七年七月十日由東北人民大學(吉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