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和我們這一代  《鄧小平與中國的民主、法制和人權》代序 (郝鐵川)

  世界上並沒有天生的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早年並不是馬克思主義者,而是青年黑格爾派的一員;列寧早年並不是馬克思主義者,而是在對民粹主義的思考、批判中逐步接受馬克思主義,後來又在革命實踐中逐步創立列寧主義的;毛澤東早年也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他信奉過康有為,追隨過孫中山;鄧小平也不是天生的馬克思主義者,他曾經相信過科學救國、工業救國;同樣,我們這一代人也不是天生的馬克思主義者,而是在鄧小平和鄧小平理論的引領下,信仰了馬克思主義,決心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鬥終身。從錯誤理論中解放出來  鄧小平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精神導師。  ——是鄧小平把我們這一代人從「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錯誤理論中解放出來,告別「左」的歲月,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我們這一代,屬於眼下社會的中年一代(六十年代出生)。少年時代,我們遭遇了「文革」,社會灌輸給我們的「馬克思主義」,就是錯誤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因此,那時我們心中的馬克思主義,主要就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一類支離破碎的語錄片段。  當時,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指導下的社會實踐,也極容易讓我們接受那些語錄。一九六六年「破四舊」、揪「走資派」;一九六七年「打派仗」、「文攻武衛」;一九六八年「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一九六九年「鬥、批、改」、「清理階級隊伍」;一九七〇年「廬山會議」;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一九七二年關於林彪反黨集團是極「左」還是極右的爭論;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四年的批林批孔;一九七五年批判「資產階級法權」和評《水滸》;一九七六年「反擊右傾翻案風」……一連串的事件,使我們用了不少「左」的實踐檢驗了我們所知的「經典語錄」和「左」的理論。  當時的我們年輕氣盛,激情澎湃,這種年齡段使我們對狂飆突進的「革命」、「造反」很容易傾心。感謝鄧小平,是他在粉粹「四人幫」以後撥亂反正,使我們明白了毛澤東所說的:世界上有香的馬克思主義,也有臭的馬克思主義。「文革」中灌輸給我們的馬克思主義,有些是指導革命奪權而不是指導建設、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有些是歪曲、片面理解和詮釋的馬克思主義;有些是文字翻譯錯誤帶來的馬克思主義。更重要的是,鄧小平把階級鬥爭納入法治軌道,廢止以階級鬥爭為綱,不再搞「左」的運動,使我們知道了我們還可以有文革之外的活法。回首往事,我們真的是發自肺腑地唱道:「再也不能這樣活,再也不能那樣過,生活就得前思後想,想好了你再做。」(電視劇《轆轤.女人和井》片尾歌)——是鄧小平把我們這一代人從對西方文化的頂禮膜拜中解放出來,避開了右的漩渦,免去了蘇東那樣的社會動盪。「左」的批判、右的防範  我們這一代告別文革之後,在信仰領域確實出現過迷茫。文革十年給我們灌輸的那套價值體系被拋棄了,新的價值體系在哪裏?當我們發現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並非完全是「日落西山、氣息奄奄」時,當我們意識到文革之禍與中國近代缺乏西方近代那樣的啓蒙歷史有關時,再加上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西方對我國的策略有別於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我們這一代人不可避免地會把思想的天秤倒向「全盤西化」。  感謝鄧小平,是他在我們頭腦還未完全清醒的時候,發出了「中國不能亂」的警示,提出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主張。而我們真正理解鄧小平理論的深刻內涵,是在蘇東劇變之後。蘇聯為什麼解體?解體之後為什麼內亂不斷?我們這一代不管政治信仰如何,絕大多數都是愛國主義者,絕不希望國家分裂、民族衰弱、社會動盪。看到蘇東劇變,我們深深地理解了鄧小平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堅定立場,深深地感謝鄧小平使中國沒有發生蘇聯那種國家分裂、衝突頻仍、生靈塗炭的悲劇。  鄧小平對「左」的批判,使我們的生活走上了正常軌道;鄧小平對右的防範,使我們的生活避免了對正常軌道的脫離。我們這一代在經歷一「左」一右的碰撞之後,真正服膺了鄧小平理論。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今生今世,我們這一代再也割不斷與鄧小平的深厚情緣。在鄧小平誕辰百年之際,我們梳理自己的心路歷程,感悟導師的思想遺澤,不知九泉之下的小平同志是否感到欣慰?  (作者是中央駐港聯絡辦宣傳文體部部長、中國法學會比較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華東政法學院副院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