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阿虫(馬 龍)

那天清晨,舒眉弄醒了我。 快看快看!她邊說邊塞給我手機。 前一個晚上,為了下月澳洲悉尼畫展而寫畫,弄得很晚才睡。撐着惺忪睡眼一看,剎那間睡意全消。 阿虫在美國走了! 朋友傳來短訊向我求證,我立即盡一切渠道打聽,心中寄望於萬一,希望是個假消息。 才不過兩個月前,我在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舉辦畫展,開幕後和一班師友吃晚飯,席間談起阿虫,有人立馬用手機打長途電話給他,然後我們每個認識他的人,輪番和他嘻嘻哈哈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