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孜不倦的藝術家──悼念沙葉新(高志森 口述、葉國威 筆錄、整理)

人們認識的沙葉新,有很多面向。但我跟沙葉新之間的溝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藝術,是戲劇。認識沙葉新,始於一九九三、九四年左右。那時我剛做完《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舞台劇,由鄭黎明女士介紹我們相識的。她是吳綺莉的母親,當時我找吳綺莉演出《南海十三郎》,從而認識了鄭黎明,之後她就介紹沙葉新和我認識。我當然一早知道沙葉新是誰,他的《假如我是真的》很有名,《尋找男子漢》也有香港的劇團做過。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

更多

人生小語 (高志森)

  作為一個藝術行政人員,每天需要回答員工各式各樣的問題,包括在藝術創作、市場推廣、節目宣傳等各個範疇的事宜,久而久之,便成為了一台回答問題的機器。為了減輕困擾程度,最近我在辦公室門外貼上大字報一張,內容如下﹕  「有問題要找我解決嗎﹖請你先想清楚﹕一、問題在哪裏﹖二、問題的起因﹖三、你有問題的解決方法嗎﹖(最少兩個)四、你建議用哪個方法去解決﹖想好才找我,謝謝﹗」  告示貼出後,我就把大門關上。人間樂事,我想我可以鬆口氣了。  貼這張大字報,是希望員工在帶問題給別人之前,自己先思考解決方法,積極面對。現今很多青少年,每遇挫折,多表現畏縮,較少努力尋找解決之法,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雙手一伸,身邊的父母、老師、社工,甚至家傭,都會出手相助,故此他們從不擔心,我倒擔心他們將來如何面對人生﹖在我身邊,卻有一位擅長於解決種種問題的杜國威,起碼作為編劇,他交稿準時,從不會讓工作人員擔心、困擾、苦惱,這已經是台前幕後的天大之福﹗  大字報貼出後,頭三天大家感覺新鮮,也能有一陣子做到要求﹕想過才敲門。其後很快便遺忘,又再不假思索推門就問,我不發一言,先指指門上的告示,再示意把門關上﹔三個月後,慢慢的漸見成效,大家開始有解決問題的習慣了。  我得堅持,不讓自己墮入陷阱,否則身心永無寧日,可悲也。

更多